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求·得 (贰)

前文戳头像
*本文又名孽缘(大概)
*cp我自己都不知道,慎入
*只是想讲一个他们(创设期的他们四人)的故事而已
*第一次真正开始上手玩lof,有很多地方不明白,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文笔渣+小白,慎入
*OOC,慎入

----------




夕阳西斜,落日的余晖将天空染成漂亮的金红色,连带着云彩也染上了那绚烂的光辉。金色的暖光透过树枝与树叶间的缝隙洒落在树林间的空地上,依稀可见灰尘在空中飘舞——只是此时此刻,并没有人关注夕阳和天空是多么的美好,透过树林间的缝隙洒在身上的阳光又有多么暖。
林地间零散开着的白色小花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显眼,连同白色花瓣上飞溅上的斑驳血迹;地面与树干上被火燎过的痕迹在光照之下黑中透着亮;正往下滴水的叶片一晃一晃,地面上和树干上的深褐一时难以让人分清到底是血还是水留下的痕迹。
隐蔽在高高的树杈上,千手扉间终于能够有点时间处理自己腰间的伤口了。他松开了捂在腰间的手倒,将止血的药粉草草撒上的同时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心里暗骂这次真是倒了血霉。
怎么就偏偏碰到宇智波泉奈那个疯子了。
他在心里啧了一声,将身体紧紧贴着树以便隐蔽的更彻底一些。
千手和宇智波出任务的小队在任务途中撞上,因为人数都差不多所以一开始双方都僵持着没动。但是由于不知道是谁放的起爆符被突然引爆,两拨人就那么打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宇智波泉奈也正好在那队宇智波中,自然是第一个就找上了他。
说起宇智波泉奈那也真是孽缘。
自从那日在战场上相见,知晓对方身份并且交手之后,他们的对手几乎一直一直都是彼此,若非特殊情况毫无例外。
他们之间本来不应该有过多交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宇智波泉奈和他认知中的宇智波有些不一样——大部分族人都说和宇智波一族的人对上的时候和与其他家族对上的区别只是在于对方是宇智波,战场相见作为敌手大家其实基本都不多话。
所以这样一看,宇智波泉奈简直就是个奇葩。
在宇智波田岛唤那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男孩“泉奈”的时候他就已经知晓了对方的名字,同样的对方应该也在自己的父亲喊自己“扉间”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的名字,可是他偏要打到一半的时候介绍自己。
……还要他介绍他自己。
“我叫宇智波泉奈,如你所见,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之子,排行第五。”那个扎着小辫的宇智波的男孩逆光站在岩石上的样子扉间现在都还记得,他还记得那会儿泉奈那张稚气的脸上满是傲气,“打了这么久,你就不介绍一下你自己吗?你是千手佛间的儿子没错吧。”
“家父的名讳不是你这样的小孩可以乱喊的。”那时候的他正了正手中的刀,“确实你说的没错,我是千手一族的族长次子——但是说到底,自我介绍什么的,在战场上根本没有必要。”
“……你这家伙真是太不把人放眼里了。”男孩说着就迅速结印对着他吐了个豪火球。似乎是一口气没能吐干净,他吐完火球之后又吐了点小火苗,好像是被烫到了嘴,说话也没之前利索:“其他的敌人当然没必要知道到底谁都是谁,你我可是以后要经常见的。”那时男孩忽然露出了个让扉间看着感觉背后有些发毛的笑来,“因为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不是吗。”
“直到哪天我们之中的哪个死在战场上吗。”
“说是也不是,应该说是‘直到哪天我们中的哪个死于对方之手’才对。”
刀刃撞击的声音十分清脆,扉间能够看到自己的刀上能映出微笑着的泉奈的脸。
“你还真是对自己有自信啊。”他冷笑了一声,加大了手上的力量,“你我之间也已经过了不少招了,姑且承认你实力不差吧,但是未必见得你能活过今天——或者是活到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
“宇智波和千手之间的孽缘被你小看了呐,这可真不好。”
他听到男孩微笑着开口那么说。
神经病。那时候的扉间这样想着,一脚把泉奈踹了出去,刚想换个对手结果对方又缠了上来——一直到双方都收兵,那个宇智波的男孩还站在自己的族人身边脸上带着奇怪的微笑看着他,一副好像是志在必得的样子。
现在想想那家伙说的大概没错。扉间调整了一下呼吸的频率和轻重,强行让自己不去想那时候的糟心事。
……可是还是想说宇智波泉奈是个神经病怎么办!那家伙每次一看到他就和打了鸡血一样直接就扑过来了!而且每次他都一副欠扁的不行的样子!
这样就算了还每次打着打着就开始自顾自的说起话来还要他回话了!搞什么鬼战场又不是聊天交友的地方!
真是没辙。
战斗开始之后族中的前辈们自然是要护着他们这些小辈,并且还将任务相关的情报交与了善瞬身术的他,并且在战斗开始后没一会儿就突袭了缠着他不放的宇智波泉奈为他争取机会逃脱——只可惜,即便是有长辈和其他同伴帮衬,宇智波泉奈这家伙还是追了上来。
好在他也只是独身一人,身边没有其他的族人。
使用替身术避过了宇智波家刁钻的手里剑术,出现在宇智波泉奈身后不远处的千手扉间直接一刀斩了过去。但由于腹部伤口的缘故这样的突袭根本不可能成功不说,因为身体多少有些迟钝,他被宇智波泉奈直接就给踢了出去,后脑勺撞在树根上,摔得两眼发黑。
宇智波泉奈那一脚还踢在了他的伤口上,他感觉腰腹部的伤口处又开始发热——许是伤口又裂开了?他有些晕乎乎地想着,眼前一片恍惚什么都有些模糊,发现对方迅速逼近的同时想要起身抬刀防御和起身躲避的时候却发现身体有些不听使唤,宇智波泉奈的刀直接擦过他的颈侧钉在了树上。
“诶呀呀……”对方带着些许笑意和叹息意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真是可惜,我还以为你能再多挣扎一会儿呢。”
“你这混蛋……要杀要剐都随你了。”
“诶呀,不要这么冷淡嘛。”泉奈的声音带上了些狡黠,手下的力道稍微加重了几分,锋利的刀口在扉间的脖子上压出了一条细细的血线,“自打我们相识以来还从没这么心平气和地面对面说过话呢,别一副马上就要英勇就义的样子呀。”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真冷淡,我对那你身上持有的情报暂时没什么兴趣,就不能聊聊别的吗?”
“我一个千手和一个宇智波没什么好谈的。”扉间冷哼了一声——这家伙既然知道他身上持有情报,那就算说是对情报没兴趣那也不能信,而且他可不知道除了这种事情之外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更别说这会儿这家伙的刀还架在他的脖子上——“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花言巧语吗?”
“真是令人伤心。”对方凑近了些,“就不能给我点信任吗?好歹也相处了那么久呐。”黑发男孩脸上的笑容十分恶劣,“诶,我原本可以直接叫族里觉醒了写轮眼的长辈们来的,但是我却独身一人来见你,这样的诚意还不够吗?”
“那是因为你有更长远的计划吧——亦或者说这本来就是你们族里长辈的意思?”恢复过来了一些的扉间迅速从手旁的忍具袋中抽出苦无猛地抬手将苦无投向了泉奈握刀的那只手的手腕。没有多少防备的泉奈一惊,知道自己只能立刻松开刀抽回手撤步回退,却是还是晚了一步,被扉间的苦无所伤。
在退出一段距离后泉奈偏头看了眼血流不止的手腕,男孩眉头深深皱起,另一手迅速从忍具袋里拿出纱布按上伤口——拿出纱布按上伤口的时候他抬眼看着忍着腰腹部伤口的疼痛却止不住抽气的扉间,眼神略有些深沉,随后立刻后撤消失在了树林之间。
刚才猛地使劲使得腰腹部的伤口又在作痛,但是扉间强迫自己站了起来,并且尽量在不会留下太多痕迹以及牵扯到伤口的情况下进行移动——宇智波泉奈一定是回去找他自己的族人了,毕竟刚才那刀他砍得不轻,若是治疗的晚了的话肯定会影响日后的战斗。
同时这也意味着其他宇智波肯定会知道他在哪里并且进行追击。
他必须要坚持到增援到来的时候。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2)
  1. 微笑吧妍Cyanocitta 转载了此文字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