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求·得 (叁)

前文戳头像
*本文又名孽缘(大概)
*cp我自己都不知道,慎入
*只是想讲一个他们(创设期的他们四人)的故事而已
*第一次真正开始上手玩lof,有很多地方不明白,还请大家多多指教
*文笔渣+小白,慎入
*OOC,慎入

----------




前来增援的人之中有自己的兄长这件事,千手扉间是十分意外的。
“……大哥?你怎么……”
在他出任务之前,他的兄长就被父亲派出去执行一个难度系数很高的任务,虽然算着时间也是这几天应该回到了族地,但是刚执行完任务就又跟着大人跑来这种很可能会变成遭遇战的支援救护这种事情……
“扉间你……怎么伤的那么重!”
千手柱间看着自家弟弟一身的伤——尤其是腹部仍旧还在向外渗着血的刀伤以及脖子上的那道伤口——只感觉心下一紧:“晴子阿姨……!”少年满脸焦急地对着同行的会医疗忍术的族中长辈开口了,“扉间这……”
“他已经做了应急处理了。”千手晴子在看到扉间的伤势后面色一凝,“但是如果我们再晚来些的话怕是……”她转头与其他同行的成年人们交换了个眼神,“我们先撤吧,柱间。”在其他人点头并且继续前进之后她略微放柔了声音,“你和扉间的状况都不适合再次碰到战斗。”
这是千手扉间在那天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之前刚执行完任务的疲惫一下子就涌了上来——而先前的战斗中所受的伤导致他失血有些过多,所以他在放松下来的瞬间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怕是深夜,他睁开眼的时候只看到了昏暗的天花板,有月光穿过门廊映入房间,让他隐隐约约能够看清屋内的情况。
躺在身旁的是正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的兄长,兄长身上的被子早就不知何时被瓦间抢了去,半是抱着半是枕着;板间睡得明显有些不安稳,紧紧抱着他的一条手臂,身上的被子被踢到了一旁也毫无所觉。
身上零零碎碎的伤口已经被医疗忍术治愈的差不多了,唯有腹部那边没有完全治好,还包着绷带并且隐隐作痛。
身子稍微有点沉。扉间心想,但是他还是小心翼翼地试图在不惊动自己的三个兄弟的情况下坐起来。他试着用左手轻轻掰了掰幼弟紧抱着自己右胳膊的手,却只是被抱的更紧了些——还好没醒,他想。
……几个兄弟的睡相真是一塌糊涂。他看着散乱在周围的被褥有些头疼地扶额。刚把原本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给板间盖上,白发的男孩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自家大哥有些迷糊的声音:
“……扉间?你醒了……?”
“嘘。”千手扉间回过头去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皱着眉看着自家大哥揉着眼睛爬起来,小声地开口了,“……大哥,你再睡一会儿吧?”他指了指瓦间,“不过瓦间把你的被子抢去了……”
“啊这倒是不碍事。”柱间打了个哈欠,看了眼三弟抱着自己的被子睡的样子脸上的表情多少有些哭笑不得。他起身,去一旁把板间的被子抱了过来给自家三弟盖好,又抱回了板间的被子坐回了扉间旁边,“你感觉还好吗?要不要再休息会儿?”他看了眼抱着扉间胳膊的板间,“板间他看到你一身是血的回来都吓哭了……晴子阿姨和桃华在给你治疗的时候要不是父亲在那儿站着我估计他就要直接扑你身上了。”黑发黑眸的少年有些无奈地叹息摇头,看向扉间的眸子里满是担忧,“情报已经交给父亲了。”他顿了顿,皱眉,好几次欲言又止,但是最终还是有些吞吞吐吐地开了口,“扉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其他的大人在勘察了那附近之后说是爆发了很激烈的战斗,怀疑是宇智波一族……怎么回事?”
“回来的路上狭路相逢。”扉间轻轻摇了摇头,“宇智波泉奈追了我一路。”
“……你脖子上的伤是他弄的?”
“是。”说到这事,扉间忍不住皱眉,“……我感觉那家伙可能在盘算着些什么,也可能是他族里大人的意思。”男孩沉思了一小下,“他有机会杀掉我的,但是他没有,我怀疑他是想利用我欠他人情这件事套取族里的情报。”
“……扉间你为什么会那么想?”柱间一愣,“他到底做了什么?”
“他说了什么‘相处了那么久都没好好谈谈’……这样类似的话。”扉间忍不住发出一身嗤笑,“千手和宇智波有什么好谈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万一他是想和你交朋友呢?”
“……大哥你在开什么玩笑?”扉间差点没惊呼出声,他偏头看了眼抱着自己手臂的板间——板间皱了下眉,似乎睡得有些不大安稳,但是也就砸吧了一下嘴,呼吸仍旧平稳,应该还睡着——再次放轻了声音,“一个宇智波?和千手?先不说他是不是有这个想法又是不是真心,这种事情要是被发现的话两边都不会给我们好结果吧!”
“诶?这样说的话扉间你其实不反对和宇智波做朋友?”
“大哥你重点错了!”扉间咬牙切齿,奈何弟弟们都睡着不好提高音量,而且父亲和母亲在其他房间里休息,若是动静太大惊醒他们也不好,“宇智波和我们始终是敌人,不能轻信,所以要成为朋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大哥眸子里的亮光暗淡了些,扉间的语气也略有缓和。
“大哥你知道的,我们生来就是忍者……咱们千手一族和宇智波一族长期以来都是对立家族,族里之前和宇智波的忍者交友的不是没有,下场你也知道了。”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和家族的立场,吗。”
“……是啊。”
千手扉间不会承认。
当时成功砍伤宇智波泉奈的手腕的时候,他的内心没有如他自己所想的那样有多少庆幸的感觉,反而什么都没感受到——倒是时候现在想起泉奈那时候的眼神,感觉颇有些不自在。
就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但是他其实没有做错任何事,他对自己说。不能轻信宇智波——先前族里轻信了宇智波的人,不是和那些所谓的朋友一起被两个家族同时追杀到死,就是在利用价值被榨干后再被杀掉,哪一个都没好下场。
而且当时宇智波泉奈的刀都架在他脖子上了,更别说他们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同类人——所以不信他,是正确的。
千手扉间这么对自己说。
但是,果然心里还是觉得有些……
……怪异和别扭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0)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