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求·得(肆)

前文戳头像
*本文又名孽缘(大概)
*cp我自己都不知道,慎入
*只是想讲一个他们(创设期的他们四人)的故事而已
*文笔渣+小白,慎入
*OOC,慎入

----------




在赶跑了那个白发的男孩后,斑原本以为这条河边不会再有人来了,却不想偶然结识了柱间。

不得不说柱间是个非常好的朋友,也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其实看对方的打扮和使用的体术门路,外加再想想这附近大概都有哪些忍族,不难推断出对方的来历,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成为朋友。

或者说,暂时不妨碍他们成为朋友。

而且柱间可能也早就知道了他身为宇智波的事实吧——毕竟,他甚至都不小心差点说漏嘴呢。

希望不会有在战场上相遇的那天。

但是少年自己心里也很清楚,这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是更疯狂的梦他们都已经试着一同描绘过了,那还有什么不能想的呢?

只可惜该来的还是会来,而且来的还非常之快。

泉奈跟踪他知道了他在南贺河边结识了朋友的事情,并且汇报给了他们的父亲宇智波田岛——很快的,他的新朋友是个千手的事实便暴露了。

第二天和柱间再在河边相遇时对方那不自然的态度就已经明显说明了对方那边状况有些不对,而在看到了对方打水漂丢来的石头上的字之后更是确定了这点——两家同时都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友谊,并且迫不及待的要致对方家族中的孩子于死地。

然后斑不仅仅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出现在了水面之上,还有很久之前出现同样出现在这条河边抓鱼的白发男孩。

“扉间。”

“泉奈也在啊。”

父亲将泉奈带来的行为无疑让他又气又恼,在和柱间同时用手中的石头将对方父亲投向自己弟弟的刃具打落之后,他们正式走上了对立面。

梦永远都只是梦,终有要醒来的一天。

他对自己这么说着,眼部传来的炽热感觉与心底那阵苦涩感让他有些难受,在泉奈的惊呼声和柱间有些震惊的神色以及千手佛间又略微沉下了一些的面色中确定了自己是觉醒了血继。

忍者哪里有孩子呢,他们在蹒跚学步的时候就被要求学会如何手持武器将人砍伤,提炼查克拉和练习结印,哪能和其他家族的人来往并且还过的无忧无虑呢——各个忍族之间都有着或多或少的血仇,这哪是轻易能够抹消的掉的呢。

与柱间一同描绘的那个梦境太过美好,他都快忘了他们都还只是少年,而非有力量并且同时也在族内有威望的成年人,无法改变自己的家族,更何况整个世界。

他们是孩子,却又不能是孩子。

“下次见面就会是在战场了吧,千手柱间——我的名字,是宇智波斑。”

说完,他转身向着宇智波族地的方向走。

或许是由于他开眼了,父亲并未就他通过打水漂的方式让柱间逃跑的行为说什么,只是交给了他一些写轮眼相关的卷轴。

他抱着那些卷轴回了房间,泉奈见他并没有受到任何惩罚之后非常高兴,直接就扑到了他的身上,力道之大险些把他扑倒。

而这时候,不知怎么的,他忽然就想起了千手扉间。

原来那个白头发的莽撞小鬼就是柱间的弟弟,也是经常从泉奈口中听说的叫做“千手扉间”的难缠对手——明明和柱间是亲兄弟,却长得一点都不像。

当时如果没有放过他而是直接趁机杀了他的话,泉奈的手就不会差点就废掉了……少年低下头,微笑着揉了揉自家弟弟的脑袋,眼睛却飘向了泉奈的手臂。

他记得那天泉奈被族内的医忍送回家的时候还是满身血腥味,整条右手手臂都因为手腕上的伤导致有些动弹不得。那时泉奈任务归来已经很疲惫,但是以往就算任务归来之后再累也从未出现过草草用了晚饭之后便一个人回到房间静静坐在原地这样的异常举动。当时的斑出于关心弟弟的心理有开口询问,然而却是见泉奈苦笑了一下,说千手扉间是个混蛋。

当时他真是又气又心疼,还以为泉奈是和那个叫千手扉间的做了朋友结果对方坑了他,但是细问下来泉奈又说完全不是这回事,于是一下子也哑了火,却又心疼自己最后的兄弟,想着要是有机会碰到那个千手扉间,一定要叫对方好好吃顿教训。

结果闹半天是柱间的弟弟……好吧,其实听名字他就应该猜出来的。

宇智波和千手,还真是孽缘。

他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6)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