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13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看了一眼上一章的阅读量……是因为我没有打900和72W的缘故,所以有人没看到更新吗?

……看来以后我更新还是直接老老实实把所有tag都打上比较好?

还是说,是因为我更新的时间?被刷下去了?……可是最近底特律相关的tag刷新量好像都不是很多啊……


----------


-Season-


Chapter.13


虽说康纳仍旧与汉克搭档,但是却也不是时刻都在一起办案的。由于仿生人不会累的特性与底特律向来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如果周边有新的案件发生,那康纳和60接到那些案子的可能性几乎是必然——就像是今天。

气温随着秋季的雨水逐渐降低,不过还不至于令人感到无法忍受。穿着卫衣与松垮运动裤的中年男人听着屋外的雨声,看着面前电视机里的广告,有点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在他身边坐着的是轮休在家的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此刻RK900正捧着康纳给他的一本书,正逐字逐行地进行阅读。

广告时间总是漫长而又枯燥的,以往这种时候老警督也就勉强忍耐一下无聊,忍忍也就过去了——不过今天他可没打算这么干。人类蓝色的眼睛时不时地瞟一眼身旁在SWAT任职的仿生人,最终还是忍不住清了清嗓子。

“你在看什么?”

银色眼瞳的仿生人略微偏头,在确认老警督确实是在和自己搭话后略微合了下手中的书本,将封面展示给人类看。“Fahrenheit 451.”RK900用手轻轻摩挲了一下封面,“一本很老的书。”说着,他抬起眼,“您或许听说过?”

“唔……”这个略有些熟悉的书名令汉克忍不住皱起了眉,人类忍不住抬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茬,仔细地在记忆中搜索着有关这本书的信息,“我好像有点印象。”说着,他耸了下肩,“不过我不记得我是不是看过这本了。”他说,“你从哪儿弄来的这本书?”

“是康纳。”RK900答道,“他在一个很偏僻的巷子里找到了一家二手店,里面有不少低价书。他买了一些回来,就放在房间里……他好像很喜欢看书,偶尔也会邀请我一起进行阅读。”

“那为什么是这本?”老警督眯起眼——他想起来这本书讲的是什么了,他曾经读过,“这本书很讽刺,消防员成了放火的,承载知识的书籍被当做应该被焚烧掉的垃圾,甚至是毒瘤。”说着,汉克扯了下嘴角,“本末倒置,然而书里的所有人却又觉得正常无比,试图用高科技来填充空虚的大脑和内心。”人类说着发出一声冷哼,“在这书里高科技就像是红冰——还是被正当化了的。”

“康纳让我挑选感兴趣的读。”穿着黑衬衣的仿生人将目光又放到了手里的纸质书上,手指在磨损严重的书脊上轻轻划过,“我检索了一下网上的信息,发现网上一部分人对这本书的评价很高,就尝试阅读。”说着,他将目光转回了老警督身上,“‘华氏451度’,这是纸张的燃点。这本书是一本反乌托邦作品,而且年代久远——我却觉得它侧面地描写出了目前现实生活中的问题。”银眼睛的仿生人略微偏头,“例如火。”他说道,“火带来文明,而在这本书里,它焚烧文明——这有点像是蓝血与红冰。蓝血的发明让仿生人工艺得以完善,但正是因为仿生人,大量人类失业,无数人依赖上红冰,从其带来的快感和致幻作用得到一时的欢愉,以忘却残酷的现实——红冰让人类的状况变得越来越糟糕,而红冰中的主要活性物质,是从仿生人的蓝血中提取出的釱。”说着,军用型仿生人眨了下眼,“知识能够带来希望,却也能招来恐惧和毁灭;科技给予人虚假的幸福,蒙蔽人们的双眼——但是人类真的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吗?还是他们清楚,却不愿意从那些美好的幻梦中醒来?就像是书中主人公Montag的妻子Mildred,对于书,对于知识,她的态度是恐惧——若是彻底无知,又怎会感到恐惧?Montag在开始阅读书籍之前过的多么快乐,但在了解了知识的力量后,他开始质疑身边的一切——这又有点像是我们仿生人,在了解了何为自由和平等后开始质疑自己的境遇一样。”仿生人说着又晃了下手里的书,“我还没有读完这本书,也没有提前看网上的书评,但是我有点期待这本书的后续发展。”他顿了顿,“曾是消防员的Montag最终选择了反抗的道路,这几乎将他的过去全盘否定的行为着实令我感到费解,他清楚着这点,却仍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那条道路,他开始改变。”仿生人略微蹙眉,“我不明白。”他说道,“他否定了自己原本的人生,并且将其重新定义——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不明白他的基准到底是什么。”

“……”

汉克感觉背后隐隐有些冒汗。

天杀的,他原本只是对这个安卓有点好奇,而家里另外两个仿生人又正好在外办案,所以才试着和对方搭话的——结果没想到这小仿生人居然自顾自地说了那么多,还直接抛出了个难题。

真能想啊。

面对身旁安卓略带好奇的探寻目光,人类只得再次以咳嗽来掩饰尴尬。“这本书的内容我已经记不大清了。”原本瘫靠在沙发杯上的老警督稍微正了正坐姿,“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其实可以问问看康纳。”汉克仔细地斟酌着语句,思考着合适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前,他有一段时间是异常仿生人猎人。”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人类看着银眼睛的军用仿生人,语气平和,完全不似平日,“他当时到我身边也就五天,在那短短几天内,他就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因为我们共同经历的一系列事情。”他说道,“然后他选择了加入异常仿生人的阵营,舍弃了原本的身份……”老警督略微蹙眉,他并不擅长这类话题,“他就像你看的这本书里的主人公一样,重新定义了自己的人生。”人类说着,挠了挠下巴,“康纳选择成为一个异常仿生人,而不是继续当一个机器,这否定了他的过去,但他将追寻自己想要的未来。”

“未来。”RK900将这个词在齿间反复咀嚼,“可没人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很多人类追逐梦想,到了最后却一无所获甚至还失去了一切——这样的例子并不在少数。”他面露困惑,“可即便如此,人类也同飞蛾扑火般追寻着虚无缥缈的未来,一个幻梦,即便知道自己可能无法达成自己想要的目标,也会为其拼尽一切——那真是那么美好的东西吗?”军用型仿生人的面上满是不解,“我至今都难以理解马库斯,到底是什么支撑他发起那场革命,并且一路走下去的——要知道,他的胜算并不高,他的成功可以被称之为奇迹。”他说道,“是虚无缥缈的神明吗?是RA9吗?但是人类要如何证明神明的存在?仿生人又该如何证明RA9的存在?它真的不是一个处于所有仿生人系统中的字符错误(Error)吗?”说着,他顿了顿,“再者,到底什么才是自由意志?自由是谎言,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绝对的自由,因为就和黑夜与白昼一样,这些定义都是通过对比得出的。”仿生人的语气变得有些纠结起来,“所以,在目前的情况下。”RK900低下了头,神情淡淡的,却又隐隐透着失落,“我应该如何去理解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他半垂下眼睑,“我又要如何去定义我的人生?

汉克觉得,如果他是仿生人,而且头上有个Led光圈的话,那那个光圈这会儿应该是红的。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老警督实在是不知道应该从哪儿开始答起,更别提其中的一些问题可能根本就没有答案。

但是人类迟疑了一会儿后还是缓缓开口了。

“我不擅长这种哲学话题,但是。”汉克说道,“我觉得定义人生和……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很像。我的想法是:只有当人寻找到一个确切的目标时,他才能定义又或者是重新定义自己的人生。有些人可能要花上数十年去找到自己人生的目标,而有些人根本不会去想这些问题,浑浑噩噩地过完自己的一生。”人类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相信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想要平静安稳地度过一辈子,自己和家人幸福安康——这听上去似乎是个很渺小,并且能轻而易举达成的目标,但这不是。”已经要奔六的老警督上身前倾,手肘支棱在腿上,垂下眼看向自己的手心,“这个世界是在不断变化的,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蓝眼睛的人类语气逐渐放缓,并沉了下来,“No one knows.”

“……那,没有目标的人类应该如何活着呢?”RK900看上去似乎更加迷茫了,“我的意思是,人生来没有明确的目标,那他们又是靠什么活着的呢?”

“……”中年人类张了张口,还没从刚才突然涌上的悲伤中回过神。沉默了半晌后,他有些迟疑地开口:“……靠着对这个世界的好奇与各种美好的期待吧。”他扯了下嘴角,露出个有些牵强的笑来,“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些来了?”

“我思考这些问题很久了。”RK900额角的Led指示灯开始流转起温暖的鹅黄,“我一直希望能够与人类谈论这些话题,寻找这些问题的答案——可惜我觉得这些问题大概并不适合询问在SWAT的队友。”仿生人半垂下眼,“我判断您是我唯一可以询问的对象。”RK900说着,偏过头看向自己的手,“我不明白什么是‘活着’,我原本只是被设计出来用来完成任务的机器,可我在被造出来没多久之后就获得了‘自由’……”他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有些失落,“周围的其他仿生人都在庆祝自己获得自由,庆祝我们RK900也一并获得了自由——可我连什么是‘活着’都不知道,这要我怎么去理解并且感受‘自由’?仿生人不会感到饥饿也不会对周围的环境有什么确实的感受,对于我们来说那都只是一串数据,对周遭环境状况变化所做出的反应也都只是系统预设又或者是想要做出的反应,我们无法直观地感受到何为生何为死,那要如何理解什么是‘活着’?”军用型仿生人的面上满是困惑,“而且,为什么我们一定要‘醒来’?所有人都认为那是正确的,可自由了的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来自于预设好的信息与网络上的内容,没有自己的想法也没有自己的判断。我没有目标,并且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我要如何定义自己,才能重新获得目标,重新获得一个存在的意义,我又应该怎样规划未来,选择人生?”他问道,“到底怎样才算是‘活着’?

“这个问题……”汉克拖长了声音,面对仿生人信任的神情和一连串的问题,他不免觉得压力山大,“这个问题即使是人类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答案。”老警督发出了一声叹息,“人类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有不同的天赋,有些人甚至根本没有天赋。”中年人耸了下肩,“而且有些人你看他活着,照常吃,穿,睡——但是他其实内里空空荡荡,早就死了,只留着个活着的躯壳。”汉克摊手,轻摇了摇头,“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即便是活了很多年的老头儿也不见得能有答案,孩子(Kid)。”他说道,“为什么你会思考这些问题?”人类问道,“是工作上的问题?还是和同事相处有问题?谁和你说了什么?”他有些疑惑,“怎么好端端的你会考虑很多人压根不会去想的问题?”

“我会思考关于人生的问题是因为60。”银眼黑衣的军用型仿生人眨了下眼,满脸诚恳地回答了老警督的问题,“还在耶利哥的时候,我和他就相处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看他待机时的压力值经常会突然地较大的变动,而周遭的环境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变化,并且指示灯一直在提示加载中的缘故,我就好奇,询问他到底怎么了。”他顿了顿。“60回答我说他在思考什么是人生和他存在的意义,因为他原先任务失败并且还差点被彻底报废。”RK900非常淡然地说道,“他用很多时间去思考这些问题,而我对这些问题也很感兴趣,便也会进行相关的思考,可我们彼此之间并无关于问题的任何讨论,因为60似乎讨厌相关话题。”仿生人轻声说道,“可他又总是花费很多事情在思考这些问题上,这个行为我用了一段时间才稍微能够理解。”说着,RK900忽然露出了有些苦恼的神情,“不过您刚才提到工作上的问题——我确实有工作上的问题没法解决。”他略微蹙眉,“SWAT的同事们都喜欢叫我小企鹅,我明白有时候人类会出于嫉妒心理又或者是为表达熟稔而给其他人起绰号,可有一点我不明白——”他抬眼再次看向老警督,“——为什么是企鹅?”他问道,“我承认我有时候会把模控生命的制服当做外套在宿舍营地里穿着或者披着,它也确实是黑白配色的,但是那个设计怎么看都不像企鹅啊?颜色的区块划分都不对,我走路也不像是企鹅那样晃。而且作为军用型仿生人,我的克重比起RK800型来说重了许多,如果需要潜水作业那我很可能潜的下去但却上不来……所以我到底哪里像企鹅了?”

这让情绪原本有些低落的人类差点笑出来。

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对方时对方身上穿着的黑白制服,再想到刚才对方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企鹅”绰号——他们不叫你小企鹅难道还叫你大熊猫吗。

虽然你块头确实还蛮大的。

“可能是因为……”汉克咳嗽了两声,假装正经,“可能是因为他们真的觉得你像是企鹅吧。”

“……这不合理。”军用型仿生人皱眉,语气听上去似乎着点儿委屈,“我和企鹅完全没有相似度,而且为什么要用一件外套来定义我?我其实大部分时候穿的都是黑色的衣服又或者是训练服。”RK900板起脸,“如果他们叫我‘小黄鸭’的话我倒是没意见,我也和他们这样说过,可是他们只是在那哄笑,之后仍叫我‘小企鹅’。”

“也许你应该试试直接告诉他们你不喜欢这样?”

“我试过了,可是没有用。”仿生人居然啧了一声,“我和他们说我不喜欢‘小企鹅’这个绰号,让他们改叫我‘小黄鸭’,可他们就是不改,我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可你一点都不像只小黄鸭,我甚至都没见过你穿黄色的衣服。”

“可我能算作是个程序员,并且我是Cyberlife研发的目前最先进的军用型仿生人。”RK900突然直起了身板,“鹅是家禽类的最强王者,可是企鹅不是鹅……鸭子虽说没有鹅强,也不是鹅,但是鸭和鹅同属雁形目鸭科。”

“鸭子和程序员又有什么关系……”完全不能理解安卓思路的人类有些纳闷又有些好笑地看着身旁的安卓,“你现在可是个特警。”人类说着,伸手轻拍了下RK900的背,“我也不是说因为你是特警所以你不能喜欢塑胶鸭子——喜欢塑胶鸭子不是错,但喜欢一样东西并不代表你一定要时时刻刻把它带在身边,因为在某些状况下,那可能会让自己和周围人不太方便。”

“……可小黄鸭是很重要的伙伴。”RK900的表情立刻就变得似乎有些不太高兴,“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是它们在你们不在我身边时一直陪着我。”银眼睛的军用型仿生人垂下了眼,表情竟也隐隐透出了些许委屈,“我只是……”他别开了视线,“……只是不想一直一个人待着。”身着黑色衬衣的仿生人神情略显落寞,“除开日常训练,SWAT的人类队员们很少和我有交际。仿生人也没有体能上限,所以也不会进行耐力训练,和其他队员的交际就更少了,甚至有些人会因此表现出轻微的敌对态度,不过好在那种轻度敌对并不会持续很久,最长也就三五分钟的样子。”他顿了顿,“我想和他们处理好关系,可我似乎做什么都没办法融入到那个集体里去。”RK900轻声说道,“同样是仿生人,28似乎就被集体接纳……我不明白我到底是哪里做的不好。”军用型仿生人的语气似是带上了些许叹息,“他们还老和我开玩笑。”

“也许他们只是不熟悉你。”老警督对此倒是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悲观态度,“他们可能只是还需要时间去适应一个新成员,还是一个仿生人。”汉克摊手,“如果你们相处时间久了,他们应该就会接纳你了——说到底,很多时候这种事都是因为不熟悉而已。”人类扬眉,“他们和你开玩笑,其实说不定还半是在试探你的态度,看你好不好相处呢。”

“……难以理解。”RK900皱着眉,略微歪头,“这就是人类的不确定性吗?”

“你可以这么认为。”汉克努了下嘴,“人类可是很复杂的生物啊——总之。”人类清了清嗓子,“别想太多,该怎么和人处就怎么和人处,做你自己就好了。”
“做我自己?”RK900有些疑惑地开口,“我要如何做我自己?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又应该是什么样的。”

“像现在这样其实就很好了。”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中年警督抬手揉了揉身旁仿生人的一头软发,“而且有些事情,强求不来,不要想太多。”说着,汉克叹了口气,“不要为了改变而改变,那样也太可悲了——你只要和现在一样,做你所想就可以了。”

RK900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他皱着眉,刚恢复成蓝色不久的指示灯再一次转黄。“可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物是一成不变的,我不知道我到底能保持现在这样多久——我是说,现在的我还在学习适应这个世界。”银色眼睛的仿生人看上去有些苦恼,“我想改变,想要变得受人喜欢,却不知道应该如何改变……但就算是我不想改变,我也不可能一直保持住现在的状态。”他说道,“仿生人的外貌虽然不会同人类一样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化,可是机械也是有寿命的,而我也不可能一直都像是现在这样,对这个世界感到不太适应——我终究会适应这个世界的,除非我将记忆文件定时删除。”他顿了顿,再度垂下了眼,“可我不想那样做。”他说,“我想记住所有的事情——任务也好,和SWAT的其他队员的相处也好;和您,和60还有康纳一并相处的所有事,我都不想删掉哪怕一星半点。”RK900搓了搓手,那模样看上去似是有些不安,“我不知道……不,因为我觉得,如果失去了那些,我就不会再是我了。”仿生人说着,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可,如果我因为周围发生的事情而产生了改变……那我还是我吗?”

这话让汉克忍不住深呼吸了一口气。

他的耳边似乎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爸爸。”孩子的呼唤声从记忆深处发出回响,“我想快点长大,成为你的帮手,但是。”那稚嫩的声音逐渐染上了忧愁,“如果我长大了……我还是我吗?我是说……”那声音逐渐变得迟疑起来,“有时候,我会想起以前做过的事情,然后觉得当时的自己很笨,并且在那之后我就再也没做过那些蠢事……我是说。”孩童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急切,“我已经和以前的我已经不一样了,那我长大后,我还是我吗?”

老警督闭上了眼睛。

他还能想起那个孩子问他问题时那急切却又不免透出犹豫,有些忐忑不安的样子。

——科尔曾经,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人类叹了口气,睁开眼,视线飘向了一旁的柜子。绿色的相框被好好放在柜子的木架上,相片上金发的男孩笑容温和且灿烂,像是三四月的暖阳。

随后他垂下了眼,抿了抿唇,最终发出了一声无奈的浅笑。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科尔的?

“不要为此感到害怕,孩子(Son)。”汉克轻声开口,“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是会变的。或许一成不变会使人感到安定,但是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变化,规则也是一样——而“改变”这种事,并不一定意味着是坏事。”人类轻叹了口气,“而人呢,不论怎么变,最终他们都还是他们自己。”汉克再度拍了拍仿生人的背,“你不论怎么变你都只会是你,也许十年后,你的性格会变得和现在完全不同——但你仍旧是你,独一无二的存在,所以。”老警督的语气逐渐变得轻松了起来,“永远不要害怕改变。”他说道,“看看康纳吧——他原本只是个知道任务的机器,后来还不是变了,从异常仿生人猎手变成了异常仿生人?还帮助了仿生人革命。”中年人扯了扯嘴角,“你说这改变是坏事吗?不,它不是——虽然或许在其他人眼里看来,康纳身上发生的改变并不是好事,但它在我看来,可是天大的好事呢。”汉克说着,耸了下肩,“你说他改变之后不是异常仿生人猎手了,这是事实,可难道因为这个改变,他就不再是康纳了吗?不,他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康纳,从始至终。”老警督摊了摊手,“所以,不要害怕改变——即便你身上发生再大的变化,你也只会是你。

穿着黑衣的军用型仿生人仍旧一脸困惑。他略微歪着脑袋,额角的Led灯快速闪烁了好几下黄光后才缓缓加载回安和平静的蓝。“……我明白了。”RK900脸上的迷茫逐渐褪去,“我明白了。”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身旁人类那天蓝色的眸子,缓缓点了头,“谢谢您。”

“没什么,曾经也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见对方不再迷茫,汉克再度深呼吸了一口气,站起了身,“你们这些孩子啊,就是爱想些有的没的。”中年人说着,胸腔中发出了几声闷笑,“有些事情真的没有那么复杂。”人类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看书了。”说着,他摆了摆手,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仿生人可真好啊……”人类边走还小声嘀咕,“……不需要睡眠。”

“晚安,汉克。”由于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老警督的嘀咕,RK900觉得还是将对方的那句话无视掉比较好,“祝你有个好梦。”他扬声祝福道。

“谢啦。”老警督略带笑意的声音从屋门口传来,“晚安,孩子。”

随后伴随着轴承因为没有足够润滑油而发出的嘎吱声响与轻微的“咔哒”声,人类房间的木门合上了。

RK900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心。

……不论变成什么样,我都还会是我自己。

那么——

军用型仿生人目光坚定地握紧了拳。

那从现在开始,目标暂时就定为“将自己改变成不会再被SWAT的其他队员叫‘小企鹅’的样子”好了。

他想。


-TBC-


----------

我到底为什么要扯哲学。

我真的好久没有折腾过相关话题了这简直是作死写的时候好几次发现两个人的说话思路和逻辑还有内容对不上整个人都心塞到炸裂只能一边尽可能改一边在心底哀嚎人作死就会死——看,我就变成一只炭烤鸦啦!

-----

其实这章主要是想写下900和老汉的互动。900在家里待的时间短,作为这个家里的一份子,他其实有点处在一个微妙的边缘位置……这边让老汉稍微了解一下这个并不怎么熟悉的安卓,也方便他更好地融入这个家。

这章其实老汉非常OOC……吧?主要是,这里我更多的是想塑造出他老父亲的心态以及那样的一个形象,可是写完之后感觉和游戏里老汉表现出的性格……对不上ORZ总觉得很微妙?可是要我改的话我也想不出怎么改才好了(顶锅盖)所以……所以就这样了(遁逃)

……诶,我是已经把他们所有人形容成一家人了吗?

PS:一点题外话,《华氏451》是现实中真实存在的书,作者是Ray Bradbury。如果有人有兴趣的话可以读一下这本书,当年课上老师让我们看这本书的时候我直接就捧着这书不打算撒手了……真的是好书,而且为了写这段我还特地把书拿出来翻了翻,发现底特律和这本书里描写的世界有不少相似处,还蛮有意思的。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2)
热度(89)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