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14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


-Season-


Chapter.14


褐色的叶片被凉爽的秋风从树枝上揭落,打着旋儿缓缓落下;朝阳的光辉将天边的残云渡上一层金红色的光,雁雀吵吵嚷嚷地排着队形飞过天际,向着温暖的地域迁徙。

阴雨连绵的十月终于在月末迎来了久违的晴天。雨后的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大大小小地水洼倒映出明朗的天空,由远而近的震动让平静的水面溅起阵阵涟漪。大型犬轻快地从水坑上越过,晃悠着尾巴,在屋门前乖顺地坐下,吐着舌头回头望着随后跟上的人类主人和仿生人们。

这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周末,住在安德森宅的一人一狗三安卓在结束了晨跑后回到屋子里。浑身是汗的人类先去洗了个澡,随后60带着沾染上些许泥泞的大型犬进了浴室帮其清理毛上沾染的脏污。康纳在收拾好厨房并给汉克递上早餐后走到客厅,将60放在沙发上的毯子收好挂上沙发背并将无线手柄放到茶几上后从房间里拿出了一本书,坐在沙发的一边靠着沙发扶手看起了书;RK900的视线在电视和游戏机上轻轻掠过,随后落到了正在看书的康纳身上。

阳光透过窗户撒入室内,同室内的灯光一并在警探型仿生人的脸上投下温和的阴影。银眼睛的军用型仿生人略微歪着头看着自己的前代机型,他的脸上虽然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却似乎隐隐透着些点温和。

洗手间的门伴随着咔哒一声缓缓打开,大型犬抖毛的啪嗒声和仿生人的轻声低笑从门口的方向传来。站在一旁一边看电视新闻一边嚼着三明治早餐的人类一偏头,就看到了一身黑衣的仿生人专注地注视着正在看书的警探型仿生人的场景;随后他的视线向走廊偏移了些,看到背上还挂着毛巾的相扑晃悠着沉重且巨大的身子走进了客厅,慢步走到了狗窝旁边;穿着游戏周边卫衣的仿生人跟在后面,蜜糖色的眼睛追随着大型犬的移动轨迹转动。仿生人嘴角的浅笑与温和的目光让那张被模控生命设计师精心设计过的脸看上去格外温顺,让汉克难以将其与当初在模控生命地下负49层拿枪指着自己的那个冷漠机械的混蛋形象联系到一起去。

瞧,只要没有那什么狗屁命令和红墙,这个仿生人不过也就是个喜欢相扑和影视剧还有游戏的小孩而已。

老警督这样想着,将视线从60身上收回,落到了正在认真看书的康纳身上——这小鬼当初也挺混蛋的。汉克心想。第一次见面就不管酒吧门口贴着的“仿生人禁止入内”的标签跑进了酒吧,不仅打断自己看球,还直接倒了自己的酒。

……还好RK900除开总是作出一些令人感到胃疼的提问和行为之外没有做过什么混蛋事情。

头发灰白的中年人这样想着,将目光落到了RK系列的军用型仿生人身上。RK900敏锐地察觉到了人类的目光,略带疑问地抬眼看向了汉克。“……有什么事吗?”身着黑衣的仿生人有些疑惑地问道,“您……在笑什么?”

“我?”人类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笑了,“噢。”汉克咳嗽了两声清了清嗓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刚才突然想到点事儿。”他摆摆手,转移了话题,“就是有点好奇——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就没给自己起个名字吗?”人类挑眉,“一直叫你RK900,你不会感觉怪怪的?”

“不会。”一身黑衣的军用型仿生人摇了摇头,“我觉得这个称呼并没有任何问题。”银眼睛的仿生人说道,“在SWAT的时候大家也是直接以型号或者‘900’来称呼我的,毕竟我没有名字。”

“你就没有想过要给自己起个名字吗?”人类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纳闷,他将三明治的最后一口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有些含糊不清地开口,“我们局里的大部分仿生人都给自己起了名字——像是乔治啊,贝尼啊什么的。”

“60也没有名字。”RK900眨了下眼,表情看上去有些困惑,“仿生人一定要有一个名字吗?我们队里的SQ800-28也没有名字,他让大家都直接叫他28。”

“我其实有名字。”单膝跪地正拿着电吹风给相扑吹毛的警探型仿生人闻言立刻转过了头,脸上的表情似是有些不悦,“但是我和康纳——我是说,51号——同名。”60的语气带着点儿不满,“为了方便区分,我才让所有人都叫我60。”

见到仿生人的注意力被旁人转移,大型犬有些不满地抬起爪子碰了碰仿生人的膝,发现对方仍旧没有将注意力转回来后有些不满地吠了一声,随后凑上前大力舔了一口穿着卫衣的仿生人的脸。60扭过头将目光重新落到圣伯纳犬的身上,并抬手挠了挠大狗的下巴。“乖乖。”他轻声对着相扑说道,“别这样,做个乖孩子相扑。”说着,他揉了揉圣伯纳犬的脑袋,随后又略微偏过头,“我暂时没有换名字的打算——因为我觉得除了‘康纳’这个名字,没有别的名字更适合我了。”

“关于这个问题……我倒是有别的想法。”康纳将目光从手里的书上收回,转向了一旁的60,“我查过资料,‘Connor’这个名字来源于爱尔兰神话,源头是‘Conchorbor’。而在神话当中,这个角色是有兄弟的——分别叫‘Conall(康诺尔)’和‘Fergus(费尔格斯)’。”穿着长袖衫的仿生人望着自己的同型机眨了下眼,“刚好,我和你,还有RK900是兄弟——你觉得康诺尔这个名字怎么样?”

“……才不要。”穿着卫衣的警用型仿生人额角闪了几下黄光后一脸嫌弃地开口回应,“北欧神话……英雄的名字?有没有搞错。”他发出了有些不满的哼哼声,“虽然这个角色在神话当中并没有细说——可北欧神话里的英雄最后大多都没什么好下场。”60咬了下嘴唇,看上去似乎是有些纠结,“就算是英雄的名字我也不要。”他嘀咕道,“感觉像是在咒自己一样。”

“仿生人也搞迷信?”汉克觉得有些好笑,在看到60的动作僵了两秒后摆了摆手,“没什么——别多想,我就是觉得很有意思。”人类说道,“你有选择自己名字的权利,如果你不喜欢,就不用那个名字——这完全可以。”

穿着卫衣的仿生人有些迟疑地转头抬眼看着老警督的脸色,面上带着点儿犹豫和忐忑。他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最终却什么都没说,视线从汉克身上转了一圈后转向了康纳和RK900,随后又扭过头专心和身前的大型犬互动起来。

见60并没有用自己选中的名字,康纳的脸上不免露出了些许失落,但他并没有就此被打击到。手里捧着书的褐发仿生人抬头看向身旁站着的RK900:“那你呢?”他问道,“你觉得‘费尔格斯’这个名字如何?”

“我对名字没什么想法。”军用型仿生人略微蹙眉,作沉思状,“不过突然改名可能会让队里的其他成员感到不适应……我不知道这是到底否有利于我融入于集体。”

“噢……”康纳挑了下眉毛,以此来掩饰自己的失望,“好吧。”他说道,“或许你们还需要点时间?”他耸了下肩,“也许你们以后会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名字?”

“Maybe.”RK900答道,“不过目前,我觉得大家叫我RK900或者900就好——SWAT里的成员们都是那样叫我的,我也习惯被这样称呼。”

“这就看你怎么想咯。”汉克耸了下肩膀,随后在沙发的另一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总之你们想好自己要叫什么了就直接告诉我们就是了——反正你们登记姓名可比人类申请改名简单多了。”

“其实我真的觉得‘康诺尔’和‘费尔格斯’这两个名字很合适……”

“都说了我不喜欢了。”60打断了康纳的嘀咕,“不要给别人随随便便立什么奇怪的旗帜啊,很讨人厌的好吗。”

“……所以你现在开始明确地表现出‘喜欢’和‘不喜欢’的情绪了?”黑衣的军用型仿生人看着放下了吹风机正在给大型犬梳毛的警探型仿生人,有些困惑地眯起了银色的眼睛,“你之前——”

“你话怎么这么多。”60一脸不满地开口,打断了RK900的话,“怎么平时看你话不多,到了这种时候就开始蹦出来了——你的社交组件是有毛病吧?”

“……我平时话并不少啊?”银眼睛的军用仿生人看上去更加迷惑了,“而且平时我们发信息的时候你也——”

“闭嘴吧你。”穿着卫衣的警探型仿生人一脸嫌弃地扔下了刷狗毛的梳子,用手有一下没一下地开始给相扑的背顺毛,“你那些问题真是烦死人。”

“……”听到这话,康纳的表情变得微妙了起来,“……你们两个。”褐发褐眼的仿生人表情看上去好像有些纠结,“平时不仅会一起打游戏,还经常互相发信息……?”

“会找他一起打游戏是因为一个人打太无聊……而且他在家时间那少,也就偶尔找他玩玩。至于经常互相发信息这种事我绝对没——”

“是的。”银眼睛的仿生人点头回应了康纳,忽视掉60略带恼怒的瞪视,“60总是十分热心地尽可能为我解答疑惑。”

“……RK900,你知道其实如果你有什么问题的话,你也可以来问我的吧?”康纳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仿生人警探将手里的书彻底合上,并开始不断小幅度地用手摩挲着书的封面与书脊,“虽说之前我很多次都没有及时在加密网络里回复你……好吧。”穿着印字长袖衫的仿生人有些沮丧地叹了口气,垂下了头,“我确实是个不称职的哥哥。”

“……其实,是因为那个加密网络因为用的是模控生命的服务器,我觉得有点不靠谱,所以才让Nine有什么事情直接单独发信息。”撸完狗毛的安卓心满意足地站起了身,拍了拍手,“我买了个小型伺服器,大概明天就能到——到时候直接装进车库房间里架好网络再进行多重加密就能用了,还能存储信息,不用一直删啊删的。”

“……‘Nine’?”汉克忍不住插入了对话。人类的目光在60和RK900之间转了几圈:“哇哦。”中年警督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半是觉得有趣半是有点意外的样子,“关系比想象的要好啊。”

“……只是因为如果要喊他RK900的话,字节音太多很麻烦,所以就直接简称他Nine——”

“哦所以你一个根本没有声带说话其实并不会累的仿生人也会因为觉得字节音起伏多麻烦,所以开始给人起绰号了?”

60额角的Led光圈开始转起了红光。

“……别逗60了,汉克。”康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不擅长表达情绪,就像是你一样。”见这话瞬间惹得屋子里唯一的人类和穿着卫衣的警探型仿生人同时皱起了眉,仿生人警探立刻做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并将视线在两人之间浮动游移,那表情看上去似乎还透着点委屈,“我只是在陈述事实。”他略微偏头,决定转移话题,“不过‘Nine’这个简称确实听上去不错。”

“把‘hundred’这整个词去去掉后喊起来确实方便。”老警督再次耸肩,打算晚点再对方先前说自己不善表达情绪的事情的麻烦,“你自己觉得呢?”他挑了下一边的眉毛,偏头看向了一旁的军用型仿生人,“这个简称?”

“我没意见。”RK900答道,“甚至……”他略微歪头,“……我觉得我喜欢这个简称?”他刚说完这句话就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仿生人似乎望着自己已经有好一会儿了,“……康纳?”军用型仿生人的表情变得有些疑惑,“怎么了?”他问道,“你是不喜欢这个简称吗?”

“什么?哦,不。”仿生人警探连忙摆手,“只是……”褐发褐眼的仿生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他转头看了眼正一脸纳闷地看着自己的同型机,又扭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后继机型,“我只是觉得这样很好。”他说道,“我为你们能相处的这么好而感到高兴,仅此而已。”褐发褐眼,穿着长袖印字衫的仿生人说着,笑容又扩大了些许,“我觉得……”他的目光扫过一旁正端坐着晃着尾巴歪着头看向自己的圣伯纳犬,随后落到了已经造型大改观,并且身上也开始减去脂肪赘肉的老警督身上,“我只是为事情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而感到高兴。”他说道,“大家都相处的很好,这让我感到很高兴。”

“噢康纳。”汉克皱了下脸,“你这说话的语气真是太恶心了。”

“可你在微笑,汉克。”

“快闭嘴吧你这小破安卓。”人类笑骂道,“就你话多。”

是的,事情在变好,甚至我自己都有不小的改变。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中年人想着,目光向着不远处的柜子上瞟去——绿色的相框中,男孩被定格的笑容仍旧鲜艳明了。

……如果科尔知道我之前几年都是怎么过的,大概会很失望吧。中年人想。那个孩子一直都希望身边所有人都好好的,能够幸福安康——尤其是身为父亲的他。

老警督半垂下了眼睑,嘴角的笑意略微带上了点苦涩。但他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深呼吸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了沙发旁那三个就刚才的一系列话题正进行讨论与争论的安卓们。

他的目光逐一从那三个面容相似的仿生人身上扫过:曾经一点儿都不通人情的气人安卓在短短五天内理解了何为自由意志,现在还变成了一个关心弟弟的好哥哥;之前一直固执地说自己是机器死活不肯承认自己情感和想法的60已经开始大胆并且直接抵表述出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虽然偶尔看上去会表现的非常不好意思并且嘴硬,但是也不会像是刚到家里那会儿一样,有什么问题全都心里憋着,总蹲在相扑的狗窝旁沉默不语然后一个小指示灯闪的飞快,疑似有非常严重的心理疾病的样子;原本对人类社会一无所知,对情感也毫无概念的军用型仿生人也开始明白什么是情绪,并且开始感受那些情感,还会思考起生存的意义,开始试着定义自己的人生,选择未来的道路……

瞧,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变化。

……抱歉了,科尔,爸爸可能还要过很久才会去找你了——毕竟,家里住进来的这几个披着成年人外壳的小鬼头真是意外的令人感到不省心……要知道,这几个孩子可没有你乖巧听话啊。

你会原谅爸爸的吧?科尔?


-TBC-

 

-----下面这段我暂时不算在正文里,不过你们也可当做是正文内容,反正也不会造成太大影响-----

 

人类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三个安卓彼此互动,耳中充斥着相似嗓音的说话声——但除开那三个仿生人的声音,他的耳朵似乎还捕捉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为什么不呢?爸爸。”孩童的声音听上去带着满满的笑意,“我只想要爸爸能够过得好好的。”那个声音虽带着些许叹息的意味,却又充斥着祝福,“那几个小弟弟需要很多的帮助——比我更需要。”他说道,“我一点都不孤独。”孩童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坚定,“而且我希望爸爸能一直好好的——我想要在很久很久以后才看到很老很老的爸爸,我才不想现在就看到爸爸来找我!”

那个稚嫩的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几乎轻不可闻。汉克扭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却没看到任何人影。

刚才那个是幻听吗?还是说……

……科尔?


(-TBC Again-)

----------


这章其实是今天临时赶出来的……因为正好缺了那么一章内容接后面的一段存稿……

困死了,碎觉去……有啥毛病回头再改。

我真的希望他们所有人都好好的,他们都有那——————么可爱(比划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93)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