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17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之前回复评论的时候居然吃我评论……而且这个网速,老福特你的服务器是黑芝麻糊做的嘛???)


----------


-Season-


Chapter.17


在人类们交谈的时候,仿生人们也找到了别的事情消磨时间。马库斯虽然站在60身旁好像在看赛门和诺斯打游戏,但实际上他的视线一直在室内的所有人身上转来转去——卡尔和安德森警督好像在谈论着什么,交谈甚欢的样子;乔许斜倚靠着书架正在看书,康纳则是拿了一本书站在采光较好的落地窗前进行阅读;站在他身旁的60虽然面上表情并不明显,但是还是能让人看出他实际上很想去夺过赛门或者诺斯的手柄进行游戏操作;而RK900,那个军用型仿生人——

——正专注地注视着RK800-51。

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好像他是这里唯一一个真的没有事的人。马库斯心想。就好像……

就好像没有“兴趣”和“爱好”这种东西一样。

要知道60都已经成为了一个沉迷混迹各种网络论坛的仿生人——噢,听康纳说,他好像还沉迷游戏。耶利哥的首领悄悄瞟了身旁的RK800一眼,回想起当初这人执拗地表示自己“才不是什么异常仿生人,所以不会对什么事物感兴趣”的言论,有点想笑。

虽然RK900注视着康纳的样子非常认真和专注,但是让宾客在自己家站桩可不是什么主人应当做的事情——这样想着,马库斯向着军用仿生人迈出了脚步。“你看上去……好像有点无聊。”他走到对方身旁,试探着开口,“没有什么感兴趣的事吗?”

银色眼睛的仿生人转过头,略微低头看向耶利哥的领袖。“没有什么确切的。”他说着,又再度望向站在落地窗边的康纳。这时太阳从云层中探出了头,金色的阳光洒进了窗户,在靠着落地窗窗框的仿生人脸上洒下温和的投影。“我在家的时候偶尔会和60打游戏,也会借阅康纳的书。”他说道,“但是要说感兴趣的话……”RK900皱着眉沉思了一小会儿,“我对打游戏和看书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这样啊。”马库斯点了点头,“我刚才注意到你进门时视线在天花板上的鱼骨和长颈鹿标本上停留的较久——抱歉,无意冒犯。”他说,“我只是有些好奇客人们喜欢些什么,以免怠慢。”

“没有关系。”RK900回应道,“我只是觉得……我喜欢那些线条。”马库斯有些惊讶地看见模控生命当下的最新机型额角的Led指示灯竟然黄了一瞬,“我觉得……”运算速度极快的仿生人似乎有些卡顿,他看上去像是在斟酌自己的用词,“……那些是‘艺术品’。”

“你喜欢艺术?”

“也许……”这下军用仿生人额角的光圈直接开始闪烁起黄光了,显然是在检索网上的内容,“我会喜欢它。”他银色的眼珠转动了一下,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艺术……很复杂,很难理解。”他说,“比阅读哲学书更加难以理解。”

“那你想试试吗?”

“什么?”

RK900没有理解对方的话。

“我是说——艺术。”马库斯微笑,他缓步向着画室的方向走去,“你之前试过绘画吗?”

“……没有。”军用型仿生人迟疑了0.01秒才跟上对方的脚步,“我不认为我可以做到。”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些,“……艺术。”

“你如果不试试的话怎么知道呢?”玻璃房的帘幕已经打开,透过云层洒落在屋外雪地上的阳光并不刺眼,又正好给画室提供足够的光源。耶利哥的首领从一旁搬过一块画布(canvas)放到了画架上,随后拿来了颜料水桶与笔刷,递向RK900。

“试试看?”

“我……”军用型仿生人的犹豫直接表现在了脸上——这可并不多见。他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去接对方手中的笔与调色盘,可是他内置的某些模块可能出现了问题——他真的非常去接,就像是他一直一直都非常花尽可能多的时间同康纳,RK800-51待在一起一样。“May I……?”他试探着伸出手,在得到对方的首肯后稳稳当当地接过了笔与调色盘。

但接过那些东西后,他又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出厂只有一年多一点的年轻仿生人转头望向身旁的RK200,面上有些茫然无措,随后又看看面前的空白画布,又试探着往客厅的方向张望。

“画你想画的。”RK200语气温和地开口,如同一位兄长——准确来说,他确实也可以算作康纳他们的兄长,“什么都可以。”他说。

RK900咬住了下唇——这个动作实在不像是向来一脸冷漠的军用仿生人会做出来的,若是有S.W.A.T.的成员在场,他们怕不是要惊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片刻后,银色眼睛的仿生人似乎是想好了自己究竟要画什么,或者说,他可能才联网下载了一个仿生人专用的辅助绘图模块。动物毛制成的笔尖轻蘸了点水,将颜料盘上的丙烯颜料混合,随后在纯白的画布上落下足迹。不消片刻,一副栩栩如生的人像便出现在了画室中的四人眼前——卡尔和汉克注意到了两人的动静,便都跟过来看看仿生人领袖和军用仿生人打算做些什么。

“这是……”看着画布上正垂眸看着书的RK800那温和的侧脸,再回想起RK900望着康纳时那柔和专注的眼神,RK200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过他此刻并不打算说这些,“……完美的,对于现实的拷贝。”他将卡尔当初对自己说过的话对着RK900说道,“你应该画一些不存在的东西。”他说,“画一些你从没见过的”说着,他将画从画架上撤下放到一旁等干,又拿了一块新的画布放上画架,“你想象中的事物。”他说

RK900皱眉,他看向面前空白的画布。但同RK200不一样的是,他并没有说什么“我做不到这种事”“这不在我的程式当中”之类的话,他额角的光圈闪烁起明亮的黄光——

过了一会儿,耶利哥的领袖看着眼前的画,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去换一下光学组件。

“这……”马库斯斟酌了一下用词,“很有想法。”他竭力压抑着声音中的颤抖,好在他是仿生人,要做到这点并不难,“你画的这是什么?”

画布上背景那色彩鲜艳的色块与勉强能看出似乎是个人脸的混杂色块形成了强烈对比——如果不是那个太有标示性的Led环,马库斯真的根本看不出RK900那画的可能是个人脸。

还是个仿生人。

“是60。”军用仿生人转过头,那眼神和表情看上去有些无辜。一旁的汉克直接忍不住大笑出声,而RK900的行为和样子似乎也取悦了年迈的老画家。“野兽派的作图方式。”卡尔笑着拍手,“现今可不多见。”他说,“现在的大部分画家都不会选择这样的作图方式。”

“因为我觉得……”RK900转头看着眼前的画布眯起了眼,“这样……”他似乎是在找着合适的语句,“很有趣。”

这让汉克瞪大了眼睛:“有趣?”老警督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儿惊讶,“这倒是挺新鲜。”他说,“我倒是头一次听到你主动说什么东西有趣——而不是附和。”

“事实上,汉克。”RK900牵动了一下嘴角,但因为不够明显,没人知道他到底是想露出什么表情,“我觉得绘画让我很开心。”他皱起眉,“也许……”他略微歪头思考了一下,“我喜欢绘图?”

“那再试试?”

马库斯又拿来一块空白的画布。

“可是这样可以吗?”RK900问道,“毕竟……”

军用仿生人欲言又止,他看上去就像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大男孩。

“没有关系。”马库斯说道,“不用担心。”异色双瞳的耶利哥领袖嘴角是温和宽厚的微笑,“今天是圣诞节,节日就要玩的愉快,而你们是客人。”

RK900有些犹豫地回头望向汉克与坐在轮椅上的老画家——DPD的老警督似乎不打算插手这件事,而老画家摆了摆手:“Go on。”他说道,“继续吧——如果你是在担心用的是我的画材的话。”他说,“刚才马库斯拿给你的那些都是他自己用的。”

“这……”

“再试试吧。”马库斯说,“换一种不同的画法?画点其他的,不要画仿生人。”

过了十多分钟后,马库斯看着面前画布上的色块,有些疑惑地挑起眉。“这是……”仿生人领袖皱着眉辨认了一会儿,随后扭头看向一旁站立并抱着手臂的中年男人,“安德森副队长?”

RK200觉得,自己如果额角还有Led光圈,那它这会儿肯定是红的。

“恩?什么?”汉克愣了一下才回过神,“Oh,well,叫我汉克就好。”他摆了下手,随后盯着那画眯了眯眼,视线落到R900身上,“这画的是我?”

“是的,抽象派画法。”RK900点头肯定道,“我觉得这比较适合你,汉克。”他真诚地说,“就像是野兽派适合60一样。”

老警督似乎是被逗笑了。“噢……好吧。”他说,“看来我比起那个小混球……要好点儿。”

好歹看得出个人样儿。

“是个小画家。”老画家笑呵呵地评论道,“但是你一直在画单幅人像。”他说,“有没有一些别的,场景之类的,你想尝试?”

RK900刚想说自己没有什么特别想画的场景,一旁马库斯就已经干净利落地将画架上的画布替换成了新的,还给RK900换了一壶水。面对RK200那双不知为何充斥着某种期待的异色双瞳,银眼的仿生人盯着画布思考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在崭新的洁白画布上落下了笔。

阳光,草坪,能够看出那是一个屋子的后院。远景处,圣博纳犬的身影跃动与画布之上,正用飞盘陪大型犬游戏的两个面容一致的仿生人一个穿着印字文化衫,另一个则穿着纯色卫衣;画面的中景处能看到屋子旁的烧烤架正冒出袅袅青烟,人类正拿着一瓶酒和金属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嘴角略带笑意地注视着家养犬的方向;画面近景处勉强能够辨认出是一个褐发年轻人的背影,他正向着后院的中央走去。

马库斯在看到这以普通油画技法画出来的画后莫名其妙地有了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刚才RK900画的野兽派RK800-60和抽象派汉克·安德森给他的视觉冲击实在是太强了,现在终于可以缓缓了。

“Nice job。”老画家拍手称赞道,“不过这应该不是现实的拷贝吧?”他问道。

“不,不是。”

汉克皱了下眉,替RK900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个烧烤架很久都没用过了。”老警督耸了下肩,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沉重,“自从很久以前……不过。”他说,“它现在应该还能用。”

自从科尔去世后他就再也没有用过那个烧烤架了。

“那也许某天这幅画上的事情确实会发生。”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微笑着说道,“谁知道呢?”他问,也不知道是在问谁。

“也许。”汉克摊了下手,“谁知道呢。”他说,“反正我只知道前提肯定是他们三个终于允许我能够放开肚皮吃肉的时候。”

“那是因为您之前摄入了太多垃圾食品——”

“Oh——Shut up!”

老画家的笑声回荡在画室之中。


-TBC-


其实因为受到Null太太画的条漫梗的影响我在写马库斯严格意义上来说也能算作是RK900的兄长那段的时候我当时更想写的是“爸爸”……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93)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