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21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900说他不会谈判并不是开玩笑的


----------


-Season-


Chapter.21


白炽灯光洒在牛奶白的光滑桌面上,长时间待机的电脑隐去了屏幕上原本显示的所有资料文件。坐在办公桌前的人类一手抱着透明平板另一手拿着触控笔,看着眼前的报告书,他以一种极度不规则的频率用那支可怜的触控笔啪嗒啪嗒地敲击着平板的边缘。男人咬着下唇,眉头深锁,似乎是碰到了极为棘手的事情一般,表情难得透出烦躁来。

搁置在桌面上的手机并不怎么适时地响起,男人扫了一眼不断发出震动的手机,决定将其无视。在手机第二次响起时,他看了一眼那个陌生的来电号码,决定继续无视下去。

过会儿就会消停了。

艾伦心想。

然而,那个未知来电不屈不挠地接连打了十多个电话——那一副他不接电话就要打到天荒地老世界末日的架势让SWAT的队长实在是没辙,只好拿起了不断震动的手机。在“直接把手机关机”和“接电话”之间犹豫了几秒后,人类最终还是接起了电话。

“下午好,艾伦队长。”一个略有些熟悉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谢天谢地,您终于在我打第二十七个电话时接通了我的通话,如果您再不接,我可能就要让RK900去看看您是否还安好了——噢,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康纳,如果您还记得我的话。”

“……你找我有什么事?”听到对方自报家门,人类的表情瞬间就扭曲了,“By the way,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我找您是为了RK900的事情。”康纳直接选择性无视了对方询问自己如何获得手机号的问题,“我非常巧合地通过一些警员了解到了上周发生的一起银行抢劫案的细节。”

闻言,90后有些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放下了手中拿着的平板并开始按捏起自己的鼻梁骨来。

艾伦感觉他的头都大了一圈——他的目光再度落到桌上平板上显示着的报告书,看着上面“RK900”的字样又隐隐感到些许胃疼。

是的,上周的银行抢劫案,他现在还记忆犹新。

人类的思绪回到了一周前那场劫案开始的时候——

那一天和平时没什么两样,该刮风刮风该下雨夹雪下雨夹雪,只是,来自DPD总局的富勒警监打来的紧急电话打破了特警队的宁静。于是,身为队长的他召集了当日的执勤人员,迅速穿戴好装备,赶往了那个银行抢劫案的现场。先行到达的DPD警员击毙了车手和两个武装劫匪后,其余的匪徒带着人质已经向着银行内部撤去。由于人质的状况不佳,让特警队只能同匪徒僵持在了保险库前的厅里。

虽说原本就猜到了可能会出现劫匪持有人质的情况,可SWAT居然一时半会儿找不来哪怕一个谈判专家,就连距离最近的,和康纳同机型的60,离开案发现场也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匪徒的耐心还有限,若是五分钟内如果不能找出能够前去谈判的人,那人质的安危就更难得到保障。原本艾伦是打算亲自上场的,但队员们对于这个提案都保持了反对态度,随后立刻就有人提出了让RK900去尝试的想法。

「上次那个RK800进行的谈判就很不错。」那名见识过康纳忽悠PL600丹尼尔的人类特警在行动频道内小声说道,「RK900是RK800的升级版,虽说一个是军用一个是警用,但是他们都是一个模型的仿生人,又是一个系列的,应该没问题吧?」

「是啊队长,让RK900去试试吧?说不定能成呢。」另一人赞同道,「而且他是仿生人,就算不会谈判那网上查查资料也就几秒钟的事情,还带生物监测功能,应该比我们人类靠谱点?」

「……可我并未搭载谈判模组。」RK900有些迟疑地开口了,「而且由全副武装的特警去谈判并不合适,再则负责指挥的艾伦队长若是在谈判当中出事,行动会受到严重影响。」他顿了顿,「或许我们应该另选一个人……」

枪声和子弹击打在作为掩体的钢桌上的声响同人质的尖叫声打断了仿生人未尽的话。

“——还有一分钟!”劫匪的声音远远传来,“把金库的密码告诉我!不然我可不知道这个小鬼会怎么样!”

躲在掩体后的几位SWAT成员小心翼翼地探头看去,只见用黑布兜住脸光露出两只眼睛,穿着深蓝色卫衣的匪徒将一个与自己身形相仿的青年挟持在身前,手中的枪牢牢顶着身前青年的太阳穴。那位样子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的人类青年全身颤抖着,哭的稀里哗啦满脸的鼻涕眼泪,却还只能迫于匪徒的威胁不敢真的大哭出声,只能小声抽泣。

“你他妈的是智障吗?”另一个蒙面匪徒出声了,“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离开这儿!不是什么钱!”穿着黑色毛衣拿着卡宾枪的人类站在金库保险柜房间内,那个房间里还传来不少人质的抽泣哽咽声,“给我们一辆车——放我们离开!不然这群人会怎么样我可就不知道了!给你们十五秒做出选择!”

特警队的队长啧了一声,刚想离开临时指挥处进入那条双方僵持不下的小厅,就听到了仿生人在行动频道内再次开口了。

「Allright, I will try to take over from here.」

「RK900你给我滚回掩体后头——」

「我想人类做不到一边和其他人说话一边悄悄在通讯频道里发信息,而且看上去,不论是劫匪还是人质都已经等不及了。」监控显示屏上,和其他人类特警一样全副武装的仿生人举这双手从掩体后站起了身,随后将手里的枪扔到一旁并且拿下了战术头盔,“Hi。”银眼睛的军用型仿生人说道,并将手里的头盔扔到了地上,举着双手从掩体后绕了出来,“我希望你可以不要那么紧张。”他瞟了一眼正瑟瑟发抖的人质,随后又看向了穿着深蓝色卫衣的蒙面匪徒,“我们是来帮助这里的所有人的。”他的语气非常陈恳,并动作缓慢地向前一点一点地挪步,“——当然,请不要怀疑,我们所要帮助的人也包括了你,不知名的两位劫匪先生。”

“这是当然。”蓝衣的那位冷笑了一声,随后一枪打在了RK900的脚边,“站在那儿别动!”他扬声威吓道,“把你身上的武器都扔到地上!我知道你们这些小婊子身上肯定藏了不少好家伙!”枪口再次对准了人质,“不然我可不保证我手里的伙计会乖乖听话!”

“好的,好的。”RK900点了点头,随后慢慢将身上的武器一个个卸了下来放到了脚边,“Calm down.”在将身上的武器几乎全部清空后,他重新站直了身子,平静地看向紧张的劫匪与惊恐的人质,“如你所见,我现在已经把身上的所有武器都卸下来了,我想冲着这一点,我们应该可以谈谈?”

说着,仿生人又试探着向前挪了一小步——而劫匪对此作出的回应是将贴着人质太阳穴的枪口按的更紧了。

“好吧,我不会再向前了。”RK900见状立刻就停下了步子,“请不要那样粗暴地对待那位先生,我想不论是你还是我,都不会希望看到他受到伤害。”

“噢——这家伙的小命是你们要考虑的事儿,老子可不管。”穿着卫衣的蒙面人晃了晃手里的枪后再度发出了冷笑,这让人质颤抖的更厉害了,“告诉我金库密码,这小子和其他人后面绑着的其他人就都能完整地出去。”
“……但是我并不知道密码。”银眼睛的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有些无奈地摊了下手,“而且你看。”他说道,“就算你知道了金库的密码也无济于事,我们已经将这里包围了。如果你现在愿意放了所有的人质让他们平安地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并且向我们投降的话,你还有机会——”

“所以我都说了,我们要的是车和自由!”房间里的那个匪徒再次从门框后探出头,“老天——”他看了眼自己那穿着卫衣的同伴,“你真的知不知道我们现在的状况?”

“I'm not leaving here without money!”蓝衣的劫匪几乎是大吼着回应了同伴的话,“我要钱!当然——”他的枪口再次指向了RK900,“车和自由我们也要!”

“可是——嘿,听着,你们已经杀了五个人了。”仿生人略微蹙眉,似是有些为难,“银行的警卫,他们——”

“那不过只是两个操蛋的仿生人和三个倒霉蛋!”匪徒怒吼道,“谁让他们挡我们的道了!”

监控的另一头,艾伦有些头疼地扶额。

“你就不能先让对方的情绪先稳定下来吗?”90后有些心累地对着无线电说道,“我想你那个灵活的电子小脑瓜应该能在几秒内检索到好几种能够让对方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的对话方式。”

「可我们又不可能真的给他密码。」

“……谁他妈让你给他保险柜密码了???”军用仿生人的实诚让在场的人类瞬间都感到了及大的压力,特警队的队长更是一脸见了智障一般的表情,“岔开话题懂不懂?岔·开·话·题!比如……比如问问看他为什么要抢银行?还有!人质的状况呢?”

「……Got it.」仿生人在频道内回复完后,再度对着劫匪开口了,“But you don't have to do this.”RK900略微皱眉,“By the way——你为什么要来抢银行?”他问道,“而且,我希望了解一下人质的状况。”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吗?当然是为了钱!你们这些该死的条子……”蒙面的人类语气听上去咬牙切齿,“你们就像是苍蝇一样烦人……要知道,那些该死的仿生人之前是抢了我们的工作,现在还妄想和我们平起平坐……搞得那些东西也越来越难弄到手……”那声音充满着愤恨,“弄得老子现在想嗨一下都嗨不起……该死的……Grrrrrr!什么都在涨价……!”劫匪将枪口再次狠狠戳上了人质的额角,“Just tell me the fxxking password!!!!!”人类咆哮道,“少耍花招!!!我知道你在拖延时间!赶紧告诉我那该死的密码!不然!”他晃了晃手里的人质,“这家伙就别想活着出去了!”

“在这里的不过都是些哭泣的女人和瑟瑟发抖的软蛋!”从金库保险柜那儿传来了另一个匪徒的嘲笑声,“状态全他妈的好的很呢——当然,如果五分钟内再不给我们一辆车并且让我们安全地出去,我可就不能保证这儿的人在五分钟后还能全须全尾地走出这个门了!”

“……冷静。”RK900再次抬手示意那蓝衣的匪徒镇静,“穿蓝色卫衣的这位先生,你手里的那位先生快因为过呼吸要晕过去了。”军用型仿生人平静地说道,“不如这样吧。”说着,他比划了一下自己与对方正架在身前的那个可怜人质,并开始再次试探着缓缓向前挪步,“我现在慢慢走过来,你先放开你现在手上劫持的人,让他走,我来换他。”

“嘿嘿嘿停下停下不然我开枪了!!!”刚放松了些许的劫匪在看到RK900的动作后再一次地紧张了起来,“你他妈的给老子站在那儿别动!”他喊道,“操蛋的——你可别想近老子的身!”他愤怒地挥舞起手中的枪,“你一个凶神恶煞的大个子,还是特警,当我是什么蠢蛋吗?让你靠近我还得了?而且鬼晓得你身上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家伙!”

“没有武器。”RK900一脸真诚地看向蒙面的人类并摇了摇头,将双手举在半空中示意对方看向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我刚才已经将身上的武器都按照你的要求卸下来了。”仿生人说道,“而且我十分确定我的长相并不凶狠,看上去应该是个正直且实诚的好人。”

“……”

蓝衣的匪徒似乎是噎住了——就连他手里的人质都被这番发言惊到,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瞪向尽可能做出无辜表情的军用型仿生人。

甚至连原本在金库保险柜房间那儿待着,几乎不怎么从门框后露头的另一个劫匪也走到了门边靠上了门框,用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了RK900。

……这个家伙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TBC-


艾伦:老子他妈迟早要为这个智障安卓愁秃。

有谁看出电话梗了?

----------

对了。

我之前应该说过这文是正剧吧?

如果没说过或者我说过但是大家忘了的话,那这边再说一下:这文是正剧哦

真的是正剧,看我真诚的眼神w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81)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