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26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沙雕正剧(什么鬼),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


----------


-Season-


Chapter.26


“如果在差开几毫米,你的生物组件7511p的主输送管道就会彻底断裂了。”DPD的放生人维修员紧皱着眉头,拿着正显示着报告单的平板,追着正拢着身上警员制服并试图快速向着办公区走的警探型仿生人出了维修室,“由于管道破裂和外壳破裂造成的机体内渗幸运地并未造成其他生物组件产生问题,但是……”

“莫里森先生。”60偏头看了向正一脸不快地快步追着自己的人类,“这些信息我在您帮我维修的时候已经都知道了,并且我的自检系统也向我汇报了我目前的机体状态,所以——”

“——我想病人或许应该好好听医生的话,60。”阴面走来的仿生人警探在看到同型机的时候就加快了脚下的步子,很快便当在了编号尾号为60的RK800面前,“下午好,莫里森先生。”康纳对着人类维修员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啊。”穿着白大褂的人类维修员抖了抖眉毛,摊了下手,“你们这些仿生人被修好后几乎每一个都会和我都这么说。”男人说着挠了挠头,表情半是烦恼半是无奈,“但说真的……算了,nevermind.”他摆了下手,对着康纳扯了下嘴角,露出一个有些敷衍的笑来,“我只是做了我的本职工作而已。”

“……你现在应该在勘察现场才对。”60皱眉,敏锐地注意到了从远处正有些懒散随意地向着他们方向走来的中年老警督,“……你还把安德森副队长带回来了?”

“勘察现场的工作我交给其他人了,我们是回来审讯嫌犯的。”

“审讯那个小孩儿只需要一个人。”60一脸纳闷,“我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情——”

“噢。”康纳直接打断了60未完的话,“关于这个。”仿生人警探转头看向了面前的同型机,面部表情小小地抽动了一下,随后嘴角的弧度又向上扯了些,那笑容要多僵硬就有多僵硬,“你被踢出这个案子了。”

“Excuse me?”

“Well, Connor…”

“是的,你的声学组件没有出错。”康纳轻轻扯开了汉克轻拍到自己肩膀上的手,“我相信安德森副队长也会同意这个决定的,RK800 313 248 317-60警员,你被踢出这个案子了。”

“……你搞什么康纳?”这让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瞬间皱起了脸,并向着同型机走近了两步,逼到对方的身前“嘿,你不能因为——”

“I'm afraid I could, Connor.”康纳唤了那个他们共有的名字,“我想我们之间这次肯定免不了一场谈话——但不是现在。”说着,他微笑着将挡在自己身前的60向着旁边推开,“现在,好好听莫里森先生准备告知你的注意事项。”

“可——”

“我猜你还有报告需要写,鉴于这次的状况你不可能再套用平时常用的模板,而且你还要去财务部处理报销相关的一些小问题。”康纳将目光从60身上收回,并向着审讯室的方向迈开了步子,“我现在要去审讯室审问嫌犯了,失陪。”

留下一个安卓两个人类面面相觑。

看着穿着警员制服的RK800略微低头眉头紧蹙,嘴唇抿成一条紧绷的直线明显有些烦恼的样子,这让蓝眼睛的人类中年警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Well."他轻拍了拍褐发褐眼的仿生人的肩膀,并让自己的语气听上去尽可能地轻快,“Not just you were having a tough day.”

“我……我不明白。”

“咳咳。”一旁的人类维修员咳嗽了两声,晃了晃手里的平板,“我将报告单和注意事项已经全部打包发到你的工作邮箱里了。”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说着,抬手推了下鼻梁上有些下滑的眼镜,“机体状态的大部分信息你的自检系统大概已经都提示你了,不过你还是抽空看一眼吧,如果数据偏差太大还是要来检查一下。”莫里森低头操作了几下手里的平板,“虽然你们仿生人确实出了点什么小问题吃一两颗枪子儿只要换几个组件就好。”人类有些无奈地扯了下嘴角摊了下手,“但——”他抬头又看向了60,“看在你自己是现在世界上仅剩的两台RK800原型机中的其中一个,出警的时候还是小心点儿,alright?”说着,他叹了口气,“机体保养的一些注意事项我估计你可能比我更清楚,但我也还是整理了一份发给你了,以免什么可能的遗漏——”他抬手比划了一下,“毕竟就算是再精密的机械,也是有可能出现遗漏和错误的。”

“……谢谢,莫里森先生。”

“行了,去写你的报告吧。”汉克深呼吸了一口气,示意对方回办公区域去做报告书,“虽然康纳估计不会让你插手审讯。”男人挠了挠下巴上的胡茬,“……但我想你应该不会想要错过太多审讯内容。”

仿生人一愣,随即立刻就明白了老警督的意思。但是他并没有说话,只是有些迟疑地点了下头,扔下一句“失陪”后就向着办公区快步走去。

“……这些仿生人啊。”看着仿生人匆匆离去的背影,穿着白大褂的维修员发出了无奈地叹息。“一个两个都是这样。”年轻人晃了下手里的平板后扯了扯嘴角,似是想要露出个笑来,却失败了,“总仗着自己不会感受到疼痛就各种拿自己冒险,只要受到的损伤不会导致他们停摆,就根本不觉得被打坏一两个不那么重要的生物组件是什么事。”他的眉头几乎皱的要拧出一个疙瘩来,“这样下去不行啊,不行的。”

年轻的维修员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但似乎又不是。

蓝眼睛的中年人类警督在犹豫了几秒后抖了下眉毛,深呼吸了一口气。“谁让他们是仿生人呢。”他耸了下肩,“人类可没有他们那样方便,伤筋动骨没个百来天可好不了,更别说其他的一些身体问题。”说着,他抱起手臂,看着60拐进了办公区域,“说实话,我有时候还挺羡慕他们。”汉克抬手摸了摸鼻子,“哪个部分坏了直接换新的——多方便。”

“所以我才说这样下去不行。”青年再度发出了叹息声,“安德森副队长,您可能不知道,维修室的存储仓库里放着多少仿生人停摆机体,其中又有多少是在我们DPD任职的仿生人警员。”他抬眼看向了身旁的老警督,“我都不知道那个仓库里最终能有多少会被允许修好并再度走到阳光之下。”莫里森咬住了下唇,表情似乎有些纠结,“像是60警官这样,被修好后就直接回到岗位,甚至都不太乐意听完维修员说话的仿生人警员不在少数……虽说现在仿生人都拥有了自由意志和自我意识,就和人类一样,但他们的思想中却仍或多或少地保有着身为机械的思维模式。

汉克沉默了。

“This will kill them, sooner or later.”维修员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忧愁,“这才是我在担心的事情。”

汉克沉默了。

“诶。”那年轻人又叹了口气,“我都在说些什么呢……我先回维修室了,安德森副队长。”莫里森向着一旁的老警督抬手用平板比划了一下,见老警督似乎没什么反应和意见后便折回了来时的方向。

汉克看着60离开的方向啧了一声,皱起了眉。他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心情略有些沉重地向着审讯室的方向走去。

那个叫莫里森的年轻人的担忧不无道理。老警督心想。仿生人和人类有这个根本上的不同,这导致了这两种种族的不同思维方式。

若是以往,在仿生人革命之前,仿生人对自己的机体损毁并不上心并不会有什么,毕竟那时他们并没有什么自我意识,只是单纯的机械。在那时,若是他们的机体严重损坏至停摆,那摆在他们面前的也只有两条路:一是被所有者遗弃,丢入回收场;二是被所有者送到模控生命的维修店,进行维修。

可现在,有了自由意志的仿生人们不在意自己机体的损毁是否会导致停摆这点,对于他们来说极有可能是有些致命的。

因为人类会要求这些前年才刚被承认为新型智慧生命体的非碳基生物遵循自己的社会法则,并且会以无数的条条框框来限制这些有着自我意识和自由意志的机械生命。

如果——

口袋里传来的震动打断了他的思绪。中年警督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只见短信息的提示与“RK900-87”的字样在屏幕上格外显眼。

在解开了屏幕锁并阅读了对方发过来的信息后,蓝眼睛的人类警督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随后停下了脚步。

——尽管仿生人在编写短信时将语气尽可能地保持了平淡,但是还是不免透出一些对于康纳目前软体状况与60机体状况的担忧来。

中年人看完信息后,用左手拿住手机,右手食指在虚拟键盘上有些笨拙地敲敲打打,将那些字母一点点拼凑成词与句来。

但在一分钟后,觉得效率低下的他直接戳了那个号码打了过去。

“我希望这不会影响你正在做的事。”在电话接通后汉克立刻开口说道,“But, since I've already call——我可以告诉你现在60整个卓都活蹦乱跳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康纳确实看上去心情不好,但是他已经去审讯室审问嫌犯了,看来坏心情并不会阻止他去工作。”人类说着耸了下肩,并向着审讯室继续走去,“Well,至于我们的福尔摩斯会不会把坏心情带到工作上我就不知道了,刚才那小子直接逮住了准备直接去审讯室审问嫌犯的那个小混球并且还想把对方踢出手头的案子,也不知道到底是气话还是什么—— 不过你们仿生人会说气话吗?”

「……我不知道,汉克。」RK900有些迟疑地回答道,「我对康纳的了解……并不算多,但是我知道他现在一定很生60的气。」

“可不是吗。”汉克挑了下眉毛,走到了审讯室的门前,“那个小混球压根没把自己的生死当回事。”

「其实我也不明白为什么60会做出那种行为和判断——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本不应该那么……愚蠢?可是这件事上康纳也有问题,我不能理解他面对子弹不躲的这个行为,这其实从侧面导致了60会去决定……」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在电话里的声音听上去有些迷茫,「……推开他?」

“这我就不清楚了。”

「I hope I was there.」电话那一头传来的语气似乎是带上了一点儿懊恼和落寞,「那样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60不会被紧急送修,而康纳也不会生气。」

“别想那么多。”老警督故作轻松地回应道,似乎几分钟之前一个人在那儿为仿生人的事儿想七想八的人类不是自己一样,“这会儿他们两个都精神满满地直奔工作岗位继续为底特律的明天发光发热呢——有什么事你回来之后和他们当面谈谈应该就好了。”

「……我明白了。」仿生人在沉默了片刻后才低声应道,「谢谢你,汉克。」

“没事儿。我打电话来就是为了回你短信的内容。”审讯室的门在中年警督的面前打开,“我现在手头还有些事,就不多聊了。”

「好的。」电话那头的仿生人回应道,「回见,汉克。」

「See ya, kid.」


-TBC-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看出康纳说60被踢出案子时的那个梗是什么_(:з」∠)_

这章节其实写的我蛮难受的,剧情没能推进太多,而且康纳和60之间的相处状况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恶劣了……?

900察觉了两个800之间的相处模式有些不对然而目前他做不了任何事。康纳情绪不好却并不说原因,基本就自己闷着,然后又会对60表现出生气;60则是从被送修之后就一直在通讯里表现出一副没事卓的样子,反而让人更容易愁。

康纳气60的原因其实60并不是不知道,只是康纳会因为这个生气让他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上章的评论区我看了一下,发现60在上章节表现出的状态可能让人有点容易产生误解,这边说明一下:60从这篇文一开始就没有自毁的倾向,他一开始倒是有比较容易导致自毁的心理障碍。当时他稍微有些……抑郁?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可以在这里很明确地说,60从这篇文章一开始直到现在,没有一次表现出过“想要自毁”的想法。

虽说在Chapter.7时他与康纳的对话中说过“你就应该让我死在那儿”,但是……如果一个仿生人想自毁的话,那他早就那么做了,更别提康纳曾经同其他人提过说在刚修好60那会儿对方的压力值高到似乎随时可能自毁。

既然那时候都没自毁,那现在更加不可能啦。

这小安卓可能总是想七想八想很多又可能表现出有点厌世,甚至还想过为什么自己当初活下来这种事情,但在心结早已解开的现在,在六七个月后的当下——

——他根本就是个死宅快乐卓啊!!!!!

可能是因为篇幅限制所以我没能将这点好好表现吧……除开必要的出行(比如工作,遛相扑,买一些必需品之类的东西)现在他压根就是个单纯的游戏宅啊!(我记得我写过好几次说他在玩游戏……好吧,也可能是我不小心把后面还没发出来的段落里的内容一并算进去了= -)

谁知道他是不是工作期间还悄悄上网玩儿页游啊!!!

他现在几乎什么都有了(除了脂肪)(如果有脂肪的话,他应该就是肥宅快乐卓了)(烟)。

所以之前挡枪那会儿,他既不是想自毁也不是仍旧有什么心理创伤,只是单纯地用机器的方式进行了思考随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然后= -然后发生了什么你们也知道了……


----------


话说!有人对警探+康水仙混乱三角+马库斯相关为主的杂食群感兴趣的吗_(:з」∠)_

杂食!杂食!杂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包含其他各种可能的cp,和其他作品拉郎(AU?Crossover?)也可以

这里悄悄丢个群宣:928497024_(:з」∠)_

语c禁止,日常可以随便聊,不吵架就行

(感觉并不会有什么人加)(躺平)

……一会儿搞个正式点的二维码群宣?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0)
热度(60)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