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27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

(还是今天肝了一下肝出来了……最近真的忙死了偏偏这边前置还没写完QAQ好痛苦)


----------


-Season-


Chapter.27



生气归生气,工作还是要做的——仿生人警探在进入审讯室之前先让人帮忙把少年扔进开了冷气的审讯室,自己稍微花了点时间去洗手间清理了一下夹克上的脏污还顺带检查了一下发型,以不显得像是先前那样狼狈。

随后他回到了审讯室门口,褪去手上的仿生皮肤层将素白的机体贴上掌纹锁的位置,在通过系统验证后进入了那间开着冷气的冰冷房间。被拷在桌前面容还透着些稚气的少年闻声抬头,嘴角竟带着几分不以为然的笑。

我是个仿生人,警探型仿生人,情绪管控这种小事——

妈的破红墙之前的仿生人都会产生剧烈情绪波动破红墙之后只会更甚并且更难管控好吗?!

康纳将手中的一沓文件远远地扔到了桌上,惨白的灯光打上桌面在那双蜜糖褐的眼中投映出反光,愣生生把那目光衬出了几分冷意。

“你在笑。”仿生人警探慢悠悠地向前踱步,晃悠着走到了桌前,“有什么好笑的?”

“所以。”少年一边的嘴角在康纳开口后又上扬了几分,那歪斜的笑在那张仍旧透着些许稚嫩的脸庞上显得格外扭曲,“仿生人条子,哈?现在居然轮到你们这些机器来审问人了?”那男孩略低着头抬着眼看着康纳,片刻后稍微歪了下头,眼神中透露出显而易见的轻蔑与三分挑衅,“Well.”他摊了摊手,“随便你问——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康纳拉开椅子坐下,将有些散开的文件纸张归拢。“你看上去还不明白情况,韦德·莱特。”仿生人警探说道,“你最好老实地回答我的所有问题。这可不仅仅是方便我,这对你自己也有好处。”

“你知道我是未成年人吧?塑料罐头?”少年面露挑衅,“嘶——”,由于表情太过嚣张以至扯到了先前被打出青紫的地方,鼻青脸肿的少年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你刚才下手还真是一点儿都不客气啊,老子爹都没这样打过老子。”他龇牙咧嘴地说着,表情扭曲,恶狠狠地瞪向仿生人警探,“等老子出去之后有的你好看。”

“我建议你最好不要再保持这种非暴力不合作的态度。”康纳淡然开口,作势垂眼翻看了一下手里的几页资料,“这样你还有争取减刑的机会。”

“减刑?”韦德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你他妈的和老子在开玩笑吗?你这狗屎玩意儿,别当我不知道未成年人犯法的量刑和成年人不一样!”说着,一身狼狈的人类少年露出了点儿得意的神色,“法律可是站在我这边儿的!再说了。”他发出了一声冷哼,“你把我揍的这么惨,我的所有行为都是自我防卫!”

很好,这孩子压根不知道目前是什么状况。康纳都懒得做表情了:“你看上去还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他冷漠地开口,“你开枪杀了一个人,在那之后你不仅逃逸,还拒捕并开枪射伤了一名警员。”仿生人警探那蜜糖棕的光学组件不带任何情感色彩地盯着面前的人类少年,“那名警员差一点就再也回不到他的家人身边了。”

闻言,韦德发出了一声嗤笑。

“家人!”人类少年发出了一声怪叫,“不过就是个塑料,还有家人?”如果不是双手被牢牢地拷在了桌子上,康纳毫不怀疑此刻背部已经拱成虾一样还在不停因为笑而剧烈颤抖的少年人会直接笑的捂住肚子翻滚在地,“这种坏掉就可以直接扔了换新的东西!”毫无悔过与愧疚之心的人类狂笑出声,“不过就是个机器而已!”

这话不仅惹毛了审讯室内的仿生人警探,还让外头观察室的中年警督忍不住皱紧了眉头。

以极高效率完成了手头大部分事情的穿着备用制服的RK800一进门就听见了韦德·莱特嚣张的狂笑与对仿生人群体极不友好的言论。“这小鬼还真嚣张啊?”警探型仿生人咋舌挑眉,抱起手臂看向单面镜另一头的康纳与人类少年,“他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我错过了多少?”

“没多少,几分钟前才刚开始的,不过那小孩在里面已经有段时间了。”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中年警督瞟了一眼晃到自己身旁的安卓,总觉着对方的姿势和样子既视感异常浓重,还不知为何令他总有一种十分异样的不适感,纠结了一小会儿后中年人将自己抱着手臂的姿势调整成了叉腰的姿势,“里面空调开的很低,但他居然抖都不带抖……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是习惯了。”60稍微观察了一下那个人类少年后开了口,“他没在硬撑,目前的温度对他来说一点儿都不算冷。”他说道,“So,我们现在知道了多少?什么都没有?”

“Well,还是有些什么的。”汉克深呼吸了一口气,“这小孩是个法盲。”

“……Interesting.”60扬了扬眉毛,“那看来有些人要倒霉了。”

与人类警督和仿生人警员一墙之隔的仿生人警探与人类少年可不知道外头又多了个围观的。并不怎么宽敞的室内回荡着少年放荡不羁的笑声和夸张的抽气声,姓莱特的人类在桌子上笑的东倒西歪,完全没注意到坐在自己对面一直冷着脸的仿生人警探的嘴角开始慢慢上扬。

“笑够了吗?”

“这个我可以笑上一整年!哈哈哈哈哈……”康纳先前的话似乎真的极大地愉悦了韦德,少年的眼角都笑出了泪花,“仿生人居然还有家人!就你们这群塑料罐头!”他笑道,“有爸爸妈妈和兄弟姐妹?啊?那个被我射了一枪的仿生人和你一张脸,是你吗?你是他弟弟吗?这么生气?”

是啊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仿生人还真的有爹有娘有兄弟姐妹呢,而且对没错我和他确实是兄弟。这句话在康纳的电子脑内以200号大写黑体加粗字体循环滚动播放了二百九十遍。但纵使仿生人警探再生气,他的嘴角也只是又轻轻上扬了些许,丝毫没有要往下降的倾向。

我到底是直接切入正题逼问呢还是——

——妈的老子纠结那么多干啥?!

仿生人警探将手里拿着的一叠资料重重拍上了桌子,可少年只是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继续狂笑。

于是康纳以一种非常温和的语气开口了:

“你这狗娘养的小兔崽子刚才射的是老子的弟弟。”

正在换气的少年瞬间就呛住了,随后就是止不住地大声咳嗽,脸涨的通红,显然刚才那句话带给他惊吓不小。

在审讯室外头的仿生人警探和人类警督也都表情一抽。

“……卧槽?”60一脸的不可思议,“康纳居然会骂人了???”

“老天……”汉克的表情也变得有些扭曲,“这他妈……?”他纠结着一张脸转头看向身旁站着的60,“Well.”人类小幅度点了下头,“……我这下看出你们确实是同型号同系列的仿生人了。”

“……那是您教的好,副队长。”

汉克闻言直接给身旁的RK800脑门上来了个爆栗。

挨了爆栗的仿生人眨了下眼睛,望向蓝眼睛人类的表情看上去竟莫名让人觉得有些委屈巴巴的——这让汉克只觉得一阵卧槽。

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毛病???中年警督有些头疼地揉起了额角。要知道前年十一月那会儿康纳还是个听不懂黄色笑话的小仿生人?现在居然骂脏话骂的那么熟练?60这小混蛋之前还总喜欢摆出一副“老子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样子,现在居然还学会康纳卖乖的那套表情了???

你们到底什么毛病?难道你们在我不知道的时候调转了身份吗???但是好像又没有?

所以你们到底什么毛病???

“笑够了吗?”康纳的脸上仍旧带着微笑,那表情要多和善有多和善,“不再笑一会儿吗?如果笑够了的话,我们来谈谈正事如何?”

“我、咳咳!我咳咳咳咳!”韦德似乎是想要捂住胸口,但是显然目前的状况让他并不能进行这样的动作,“等咳咳咳!”他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似乎终于缓过来了,“他妈的……”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居然给老子说对了?”

看着面前的少年脸上那带着点儿奇异的笑容,康纳只是扯了下嘴角,并未正面回答。“看来是够了。”说着,仿生人警探摊开了手里拿着的一叠文件,“好了,让我们现在来看看——韦德·莱特,出生于2023年9月4日,父亲有家暴历史,母亲有精神病史,两人于2031年离异。自那以后你一直跟着父亲生活,2036年你的父亲因为蓄意伤人被关入监狱,判刑三十年。”康纳弹了下手里拿着的那张纸,“看来你们父子很快就会在同一个监狱上演令人感动的父子重逢了?”

“放你的狗屁!”

“仿生人没有这个功能。”康纳的表情很淡然,“你的第一个犯罪记录是偷窃,在你九岁的时候——哇哦。”仿生人的指尖从纸上列表的首位划到末尾,“被拘捕看来对你来说是家常便饭。”

“呵。”少年的面上浮现出讥讽来,“所以呢?知道这些有什么用?我说了,那个人不是我杀的。”

“人是你杀的。”虽然对方的态度仍旧很糟糕,但是康纳不气也不恼,“根据案发现场还原,膛线以及硝烟反应,人确实是你杀的。”

“不,我只是自我防卫!”

“所以人确实是你杀的。”康纳耸肩,“我还不知道什么自我防卫能够一枪正中人的胸口——是你杀了他。”仿生人警探将手里的文件放下,右手食指开始以一种特定的规则节奏敲击起了桌面,“但是是为什么呢?”他的表情带上了些许探究,“你认识他吗?有过恩怨?谋杀?情杀?还是别的什么?”褐发褐眼的仿生人说着,上身朝着身后的椅背斜斜倚去,“你射杀那位先生的枪和我们前阵子刚接手的一个银行抢劫案有关,而你所藏匿的屋子正是那几位抢劫犯的住所,猜猜我们都在那儿发现了什么?”穿着夹克的仿生人将手面前的一个文件夹打开,抽出了其中的几页纸扔到了少年的面前,“大量的枪支弹药,还有蒸馏器和蓝血,在蒸馏器上还有你的指纹。”康纳说着,将椅子往后挪了挪,一双长腿翘上桌子,“被你射杀的那位先生也是在警局通缉名单上的人——你这是摊上大事了啊,年轻人。”

“……他把腿翘桌子上干什么?”在外面观察室的60一脸茫然,甚至还有些纳闷,“干嘛突然摆个这么嚣张的姿势?”

“……我以为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

“副队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一脸的痛心疾首,“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就算我们是同系列的同型号仿生人——”

“他那动作架势和你把脚翘茶几上玩游戏时候根本是一个样儿。”

“不,没有。”60皱着眉撇了下嘴,“我当时是脱了鞋的。”

汉克抬手作势又要敲仿生人的脑袋,结果面对对方略显无辜和委屈的表情只觉得没脾气,最后也只是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后又摇了摇头,将注意力重新放回面前的审讯上。

此时少年嘴角的笑意明显已经没有先前那样自然和舒坦了。他的面部肌肉有些紧绷,显然是在强撑着要露出笑容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韦德梗着脖子说道,“什么银行抢劫犯什么红冰什么蒸馏器,我不知道。”他说道,“而且那个蒸发瓶上又不止我一个人的指纹,你凭什么说我参与制毒了?”

“我刚才并没有说你参与了制毒。”仿生人警探扯了下嘴角,表情变得有些嘲讽起来,“原来真的参与了制毒啊,那枪支贩卖和走私应该也参与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知道吗?”康纳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翘到桌上的脚放了下来,随后将椅子往桌子的方向又拉近了一些,“在密歇根州,未成年人犯法和成年人犯法的量刑是一致的,也就是说——”仿生人说着,摊了下手,“我们来看看,首先是参与制毒和武器走私贩卖,然后是二级谋杀——孩子。”穿着夹克的仿生人警探眯起了眼睛,指关节再次开始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起来,“再加上你之前的犯罪记录……你如果运气好的话,大概也就在监狱里待上个七八十年吧。”

这下,少年彻底笑不出来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都没做。”

“但是你心里都清楚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那都是别人干的,我只是正当防卫!”

“Well……”康纳看上去似乎有些为难,“被害人当场去世,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而住在那个公寓里的几个人在上周的抢劫案中作为劫匪被当场击毙。”仿生人警探说着搓了下手,“不过,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说不定当时的劫犯可能还有漏网之鱼……比如。”他的目光锁在面前少年的身上,如同盯着猎物的鹰,“你。”

“我都说了是自我防卫!”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康纳挑眉,“谁会相信一个劣迹斑斑——”他拿起先前的那份犯罪记录丢到了韦德的面前,“并且还疑似参与了走私军火,制毒,二级谋杀……噢,根据法医正式鉴定结果出来后说不定还会是一级谋杀呢。”仿生人警探说着,嘴角又上扬了些,“你真是令人惊喜啊,孩子。”他摇了摇头,“真是太令人惊喜啦,说不定你会就此成为教科书级的重量犯啊。”

“这个审讯方式有点眼熟。”汉克略微偏头瞟了一眼身侧的安卓,“和当年一直和康纳玩儿二人转的你很像啊,啊?”

60有些不解地看向身旁的老警督。

“So。”汉克深呼吸了一口气,“你到底是康纳?还是60?嗯?是不是回来的路上搞错了???”

“……我既又是康纳又是60啊?”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一脸纳闷,“我和康纳一样都是康纳型仿生人啊?我们都可以叫康纳啊?回来的路上?我是被其他人直接送回来的啊?然后副队长你带着康纳一起开车回来的。”60看向身旁人类的眼神带上了点疑惑,“怎么了?副队长?”

“……Nothing.”汉克摆了摆手,“Anyway……话说。”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中年警督突然皱起了眉,“你们仿生人有压力值这个东西,那你们……能检测人类的压力吗?”

“当然可以,并且就和测量仿生人的压力值一样,会直接进行数据检测并且量表化,很好读的。”60竖起一根食指,“精确到小数点后一位。”

“Good.”汉克点了点头,“那现在那个小孩儿的压力值是多少?”

“Overflow.”

“啥?”

“Overflow啊。”60看着单面镜另一头的人类少年很淡然地回应道,“就是溢出了啊,超出百分之一百了。”

“……哈?”

这话让人类警督的表情瞬间扭曲了。他看了看身旁的安卓又看了看审讯室里已经身形开始微微发抖的少年,有些犹豫地将手伸向了面前的操作台——

“噢没事的,副队长。”在人类的手即将碰到操作面板的前一秒,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抓住了身旁人类的手,“诶就是超出了计算值嘛,没事的,压力值百分百不会有事的。”

“我听说你们仿生人压力值达到百分百的话会自毁?”

“那是我们仿生人嘛,而且也是革命前的事情了,毕竟那会儿仿生人没有人权嘛,被发现破了红墙的话要被返厂拆解的。”60耸肩,“再说了,康纳这会儿审的又不是仿生人,没事的。”

汉克半信半疑地撤回了手。

“不!”韦德叫喊出声,“不!我不是!我只是手滑了一下!我不是故意要杀了他的!!!”少年仿佛再也无法忍受一般地叫喊了起来,“那是个意外!!!他突然就扑过来了!”他的眼中透出惊恐,“我不是……我没有想要杀了他!”

“这在尸检报告出来前我们没有办法做定论。”康纳的反应十分平淡,“而且,就算你是正当防卫,但你还可能是上周银行抢劫案的共犯,再加上走私枪支弹药和制毒,对公共安全造成极大威胁——”

“我、我可以解释!”少年急切地打断了康纳的话,“上周他们抢银行的时候我不在那儿!我、我去市中心的公园逛了一圈!放放风什么的……”他有些不安地搓了搓手,视线开始游移起来,“听周围的人谈话什么的……”他缩了缩身子,抬眼瞟了下康纳,“我甚至还记得一些细节!”见康纳似乎没什么反应,他急忙喊道,“我记得周围有人说了什么‘observe’Ann’什么的……可能是在说什么一个叫‘安’的女人?约妞出去玩儿?”

“先前我进来的时候还嚣张的和什么样儿似的,现在,啧啧。”审讯室外的警探型仿生人摇了摇头,“这不其实就是个鹌鹑嘛。”

“我以为你会说猫头鹰。”

“……猫头鹰好像也很贴切。”60歪了下脑袋,“很懂嘛,安德森副队长。”

“那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梗,我怎么会不知道。”汉克翻了个白眼,随即又忍不住叹了口气,“诶……搞得好像我很苍老一样。”

60看了眼一头灰白头发的老警督,眼神闪烁,没有说话。

“但这并不能证明任何东西,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编的?”康纳抖了抖眉毛,“这场谈话没有任何进展。”仿生人警探面露可惜地叹了口气,“看来今天只能到这儿了。”

说着,他站起了身。

“卧槽。”60立刻就向着门口走去,“我先走一步——要是康纳看到我在这儿我就完了。”

在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离开后,人类警督看着满脸微笑的康纳将韦德·莱特从审讯室内带出。那少年还急切地试图讲些什么,奈何他似乎也给不出更多信息,只能徒劳地强调自己真的和那些事情完全没有关系。

看着那少年人的样子,汉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说。”中年警督有些纳闷地开口了,“你为什么一开始不给自己申请个公共律师?”

“啊?”韦德有些茫然地回头,“什么?”

“他有过机会的。”康纳语气淡然,随后招呼了一个路过的警员拜托对方将这个再有几个月就成年的少年人押入拘留室。仿生人警探看着那名警员带着嫌犯少年走远,随后半垂下了眼睑。

“他有过机会的。”他轻声开口,嘴角略下垂了些,“直到那一枪之前。”

听到这话,汉克老脸一抽。他的目光上下来回扫视着身旁的仿生人警探,直到对方察觉到自己的视线并朝自己投来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

“Nothing.”汉克摆了摆手,“只是……”人类警督的表情变得有些纠结起来,“……是不是先前送修的时候抱错了???”

“……你在说什么?汉克?”康纳明显没有明白人类到底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仿生人关切地问道,似乎瞬间又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正常状态,“你看上去好像正在被什么事困扰着?”

“……没啥。”中年警督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入下去,于是有些敷衍地摇了下头后就转身朝着办公桌的方向走。但是刚走出两步,他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过头去看向自己的仿生人搭档:“康纳?”

“是?”

“先前你在审讯那个小孩的时候……他的压力值应该已经超过百分之百了吧?”汉克皱着眉,看着康纳的表情似乎有些牙疼,“但是……”他抬手比划了一下,“你为什么没有停下?”

“噢,确实,韦德·莱特的压力值的确已经超出了百分之百。”褐发褐眼,样子乖顺的仿生人露出了一个堪称温和无害的温暖微笑,“但是,人类压力值过大不会自毁啊。”

中年警督看着自家搭档的微笑只觉得背后一凉。

嘶,好冷,是哪个混小子开了走廊还是休息室的窗吗?为什么总觉得康纳背后突然冒出了奇怪的黑色阴影……灯坏了吗???还是错觉???

……不管了,先去接杯咖啡暖暖吧。


-TBC-


小剧场:

在不远处聊天摸鱼的PW700:诶,你看,康纳警探的身后……

旁边的PM700:……黑百合???为什么冒出了黑百合???

(只有仿生人可以看到的黑百合(笑))


----------


大家来算算这章里到底玩了多少梗吧LMAO


----------


码这章的时候是和Null太太一边聊天一边码的。

灵感来源于生活——

——不,根本是来源于Null太太啊!!!!!!!!!

跟你们讲!这个人!不正经!又可爱!!!

(猜猜康纳老汉60还有鹌鹑的台词哪些是来源于她的?2333333)

在写押鹌鹑那段的时候……

Null:然后那个鹌鹑说什么啊?“诶,警察同志!别啊!听我再说几句!”然后60“告辞,告辞”?

后面老汉扫康纳的时候她又吐槽说康纳会说“副队长这样盯着人看不礼貌”

2333333333

恩……

对了

她要我在这里强调

她这个人很严肃正经的,一丢丢都不沙雕

@null _(:з」∠)_我有说哦(虽然,是在我说了一长串之后……)(我摸着良心告诉你我没有在玩你,这是同伴爱!!!满满的同伴爱!!!)

(而且是你先想把一堆锅甩给我的!!!)(土拨鼠尖叫!!!)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8)
热度(74)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