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28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

(太痛苦了凌晨三点四十……我要去睡觉了orz明天还要早起QAQ)

(最近作业真的太多了感觉要死了……)



----------


-Season-


Chapter.28


街边的霓虹灯光映在漆黑的车窗上,那黑色的弧面上短暂地留下一道模糊的扭曲影子。底特律的无人驾驶出租车在雪后的街道上快速驶过,留下的泥泞车辙很快便被其他车辆的轮胎痕迹覆盖,最终化为一滩乌糟糟的黑水。

透明平板在安静的车内发出轻快的游戏背景音,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双脚交叠翘在对面车座的座位上,与对面另一边规规矩矩坐着的同型机形成鲜明对比;坐姿端正的仿生人警探偏头看了眼车窗外已然开始暗淡下来的蓝灰色天幕后,将视线又放回了对面坐着的同型机身上。

车外的霓虹灯与被刻意调暗了不少的车内照明在仍穿着夹克的仿生人警探的脸上留下有些怪异的投影,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与那双并未带上情感色彩的褐色眼眸衬的有些恐怖。

“四十七分钟零二十一秒。”用手指在平板上敲敲打打的仿生人似乎是实在受不了车内这既安静又有些诡异的气氛,皱着眉开了口,“从上车后你就一直那样盯着我,直到刚才你才看了一眼窗外。”他瞟了一眼对面的同型机,“你想说什么?”

“我猜你知道我想说什么。”

“我不明白。”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康纳面无表情地看着60,“不是吗。”

“……这是两回事。”60略微蹙眉,“你确定我们要谈论这个?在我看来,这件事其实没有任何谈论价值。”

“它有。”康纳直截了当地表达了否定,“并且远比你想象的要重要。”

“我并不这样觉得。”

“但是我觉得。”穿着夹克的仿生人警探说着眯起了眼,身子略向前倾,“让我们从比较简单的话题开始吧:几个小时前我就说过你已经被踢出这个案子了,但你——”

“好吧。”坐姿随意的仿生人皱着眉打断了康纳的话,将搁在对面座椅上的脚收了回来,还收起了手中的透明平板,“既然你这么想谈。”他哼了一声,“你原本想从哪儿开始?”60略偏了下头,挑了下眉毛,与坐在对面斜对角的同型号机体对视,“从你因为自责引发的迁怒?还是你那过剩的责任心?”穿着警员冬季制服的仿生人说着抬了抬下巴,并抱起了手臂,“我不明白你对我有什么好生气的,毕竟我们仿生人更换部件很容易……别这样看着我。”60皱了下脸,“我知道我们RK800的部件没剩下多少,但是意外总是会发生的,你知道的。”

“……这是一点,但这并不是我生气的主要原因。”

“那是什么?”

康纳垂下了眼。

仿生人警探从衣服的内侧袋中摸出了一枚硬币并将其开始在指尖翻弹了起来,视线随着那枚银色的硬币的跳跃而游移。他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紧绷的直线,在眼角余光瞥见对面那张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开始透露出不耐烦后才缓缓开了口。

“我一直认为你是我们之中最像人的。”

“我才——”60直接坐直了身子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些什么,但是很快却又反应过来,又一次地皱起了脸,“好吧。”他干巴巴地说道,“这只是你的观点。”仿生人皱着眉强调到,“但这个观点和现在的话题似乎没有任何关系。”

“你是真的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知道。”60摊手,“只是,现在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他耸了下肩,“我就是运气不太好而已——这没什么好多想的。”

“你差点就死了。”

“运气有点不太不好而已,再说了我现在人还在这儿呢。”

康纳没有回应,只是继续面无表情地盯着60。

车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略有些不自在地扭了一下身子——康纳盯着他的眼神不知为何总让他觉得有些不适,但是自检系统提示除开未替换的破损生物组件之外自身机体没有任何异常。

这让60更加郁闷了。

出租车在耶利哥的大门口缓缓停了下来。康纳降下车窗,对着靠近的仿生人警卫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警卫在成功核对身份后示意同伴允许放行,降下了隔离门。

车辆抵达大楼门口后,两台RK800先后走下了黄黑配色的自动驾驶车,走入了那栋装修风格相比之前已经大有变化的大楼。

“新装修。”通过楼内的安保扫描后,60打量着周围,挑了下眉毛,“我很好奇他们哪里来的钱。”

一些交易,还有我们交的税金。”走在前方的康纳抬眼,目光淡淡扫过楼上走廊上的人类职工和仿生人,“这栋楼可不是白送的。

“毫不意外。”

“……一会儿乔许会来帮你更换组件。”走在前方的仿生人警探突然皱了下眉,“我和马库斯有些事需要谈谈。”

“等——”

“获取替换件的秘钥我已经传给乔许了,你直接去维护室等着吧。”康纳头也没回地说道,“它还在老地方。”

RK800系列的社交模组提示他这样的行为绝对已经引起了对方的反感,可康纳一点儿都没感到抱歉。穿着夹克的警探型仿生人脚下生风地穿过走廊赶上了即将上行的电梯,转身按下了目标楼层的按钮后望向了门外,与远处的同型机遥遥对视,直到透明玻璃门合上,电梯开始上行。

60并没有追上来。

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只是站在原地,原本略微抬起的手正缓缓放下;先前表情生动的仿生人脸上不知何时褪去了所有的情绪,偏冷的环境光将那神情冷漠的仿生人衬出了某种机械才有的冰冷气息。

这让康纳感觉有些不适。

60那个样子让他想起了Nine,但是他们虽然相似,却完全不一样。

仿生人警探想。

Nine应该只是因为社交模组的问题看上去冷漠,而60是本身性格里就有着非常冷漠的那一面。

……就和我一样。

康纳这样想着,低下头整理了一下袖口。

虽说在这段时间里他与60进行了数次数据交互,可康纳有时还是觉得自己难以理解对方。这种情况若是放在平时,仿生人警探可能也就一笑置之,并可能会觉得观察自己的同型机与自己的不同处很新奇有趣——可这一次,对方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舍弃掉“自己是个机器”的想法?

仿生人警探的目光向着电梯外飘去,再次与仍站在原处的同型机对视。

你明明是我们之中最像人的那一个,可为什么你仍旧认为自己是个机器?

虽然……

电梯上行的速度开始逐渐变缓。在注意到这一点后,康纳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抬起了头。

钢化玻璃的另外一侧,马库斯已经站在那儿等候着了。异色瞳的仿生人领袖看上去竟透着几分疲惫,但是在看到自己的警探同伴后还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有段时间没见了,康纳。”

“马库斯。”康纳略歪了下头,观察了一下对方脸上的表情后抬腿走出了电梯,“你看上去……”仿生人警探在自己的词汇库里检索的一下,最终决定使用一个不算太过分的形容词,“……有些糟糕。”

“或许吧。”小麦色肤色的仿生人抬手轻拍了下康纳的肩膀,“你看上去似乎也不太好。”他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无奈,“办公室谈?”

“当然。”

关于正事的会谈总是冗长而又枯燥的——等到两个仿生人谈完,天空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你最近还有查看你的邮箱吗?”在缓缓下降的电梯里,RK200略微偏头,“康纳?”

“我有。”康纳点了点头,“马库斯。”前异常仿生人猎人轻声开口了,“我们只是在做我们必须做的事而已。”仿生人的语气柔和中透着满满的坚定,“你知道我们必须那样做,才有可能为我们的同胞们争取更多利益。”

“我很抱歉康纳,我想告诉所有人那些提案的构成也有我的参与,但……”

“诺丝和乔许是对的。”康纳扯了下嘴角,“再者,那些令人反感的条目也确实都是我最先提出的。”

“我每天都收到来自同胞们的大量邮件,那些信息里大多都是对未来的不安以及不得不听从人类社会秩序的愤怒。”异瞳的首领再次发出了叹息,“我面临的局面尚且如此,那你……我根本无法想象你收到的那些邮件信息有多糟糕。”

“……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康纳摊了下手,“通常我会将那些邮件全部放到一个文件夹然后统一回复打发掉。”他耸了耸肩,“真的没有那么糟,马库斯。”他说道,“不然这会儿我都该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了。”

“有些仿生人仍旧将你视作背叛者,现在他们还有不少人觉得我不配当耶利哥的首领。”

“It's a normal thing.”电梯门缓缓打开,康纳走出了电梯,“严格来说,不论是对仿生人这一方还是人类那方,我都是个背叛者。”仿生人警探说道,“这并不是你能左右的事,马库斯。”他转过身面对仿生人们公认的领袖,抬手整理了一下衣领,“而且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他说着歪了下头,“……再者,情况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

“……好吧,你很清楚你在做什么。”马库斯发出了叹息,“希望如此吧。”他说道,“听着康纳,虽然不少人将你视作背叛者——”

“但是也有支持我的人,我知道。”康纳扯了下嘴角,“I've met them.”

“Well.”马库斯扬了下眉,“Good thing to you. ”他拍了拍面前RK800的肩,“ Then…I guess I have nothing to say.”他笑了一下,“Take care.”

“You too, Markus.”

在简短的道别后,康纳转身走向了远处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注意到仿生人警探的靠近,60抬手将游戏暂停,目光从平板上移到了眼前的仿生人身上。

“聊完了?”

“那条法案已经敲定了。”康纳并没有正面回答对方的问题,“过几天就会正式颁布。”

穿着夹克的仿生人在态度冷淡地丢下这句话后就从同型机身边慢步走过,径直走向了大门。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在收起平板的同时也敛去了脸上的轻松表情,只是单纯地盯着康纳逐渐远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片刻之后,他才迈开步子,快步追上了走在前方的同型机。

大楼之上,蓝眼睛金头发的PL600型仿生人看着黄黑配色的无人驾驶出租车载着两个RK800离开,在纷飞的大雪中逐渐模糊远去,化作一个小点。

“I hope he had learned something from that.”坐在一旁黑色沙发上的红发WR400型紧皱着眉头抱着手臂开了口,“I hope he knew what he'sdoing.”

“但恐怕他不会改变他的想法,诺斯。”赛门轻轻摇了摇头,“康纳和马库斯一样,都很固执。”家用型仿生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而且我以为我们早就在那件事上达成了一致。”

“我知道,但是我……啧。”诺斯摇了摇头,“Really? He can be that calm? After that?”

“事已至此,就算他想回头……我们想回头也已经来不及了。”乔许叹息道,“我拿到了康纳给的秘钥并给60换好了生物组件。”坐在一旁椅子上的身形高大的仿生人开了口,“我和他聊了两句……他对于谈论到底发生了什么非常抵触。”

“康纳告诉我了。”伴随着自动门打开的声音,马库斯走进了会客室,“出警时候的一个意外——他们之间似乎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康纳现在很烦恼。”他说道,“但是就法案的事,他仍旧保持原本的意见。”仿生人领袖那双异色的双瞳逐一扫过自己的同伴,“而且这件事拖得太久了,确实也应该要画下一个句点了。”说着,他皱了下眉,“不论是永久性的还是暂时性的。”

“好吧。”诺斯摇了摇头,“希望他不会后悔。”

“希望如此吧。”


-TBC-


(这章里很多地方我自己都觉得修辞怪怪的然而Null太和长夜老师说没有语法错误就说别改了)(崩溃脸)(妈呀我要怎么办太久没写真的手生的不行我感觉我已经彻底废了)

Null太和长夜老师你俩可以去讲相声……(被拍飞

今天还是没有900……

睡觉了……几小时后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58)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