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29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

这章要感谢长夜老师帮忙修正校对QWQ(我真的不会写文……)(被吐槽到死了)(null你从我这儿下午六点笑到现在了吧?!)

这章三个安卓都活在台词本里所以没打角色tag也没有打cp tag

(又熬夜,迟早狗带)(躺平)


----------


-Season-


Chapter.29


在偏僻市区的一角,吉米酒吧冷色的霓虹灯如往常一般散发着明亮却不刺眼的光。轴承在门板开启时发出轻微的嘎吱声响,推门的人类走进门后脱下了头上戴着的绒线帽,一边拍着上面沾着的雪粒,一边环顾了一下四周。站在门口的90后很快便注意到了坐在吧台前正拿着一杯酒并抬眼看着电视的中年警督。前者不算特别意外地扬了下眉毛,随后坐到了对方身旁空着的吧台椅上。

“一杯白兰地,”SWAT的队长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零碎的纸币,放在桌上,推给了吧台后的酒吧老板,“另要一杯冰水。”

来人造成的动静自然而然地引起了老警督的注意。穿着斑马纹衬衫,身披夹克的蓝眼睛中年人头发灰白。他转头看了一眼坐到自己身旁的人,扯了下嘴角,“真难得。”汉克开口,“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你。”

“之前去的几家太吵,这里稍微清静些。”艾伦叹了口气,“你在这里岂不是很快就会被住在你家那几个安卓找到?” 

“别说的好像我给自己请了个保姆)。”汉克有些嫌恶地皱了下眉头,“这太恶心了,而且他们哪里来的权利管我。”

“那上次——”

“康纳觉得他应该帮助自己的搭档改掉酗酒的恶习。一种……”蓝眼睛的人类抬手比划了下,“……友善的小帮助。”

“……Whatever you say.”艾伦偏了下头,接过了吉米递给自己的冰水和酒,“谢了。”

“我出门前正好碰上Nine回来。”蓝眼睛的人类开口了,“三天的‘假期’?”老警督说着挑了下眉,“是什么让你如此‘慷慨’?戴维?”

“别提了。”90后翻了个白眼,“我都不知道要从哪里吐槽起。”即将奔五的男人有些心塞地叹了口气,在稍微打量了一下身旁老警督的表情后不免露出了些许惊讶的神情,“真的假的,你一点儿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什么?”

“嘿,另外两个——安卓!”艾伦比划了一下,“康纳和那个60,昨天还特地给我打了个电话,就为了这个事。”

“妈呀,他到底干了什么?”

“你回去问问那两个RK800不就行了。”奔五的男人耸了下肩,将绒线帽揣在外套衣兜里,“我猜他们已经把当时发生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了。”说着,深褐色头发的男人喝了口酒,“就上周的事,那小子、还有另外几个瞎出主意的白痴……害得我也多拿了两天‘假期’。”

“显然他们谁也没告诉我。”汉克啧了一声,“不过这么短的‘假期’,看来事情并不是特别严重。”中年人将面前杯中的金红色酒液晃了晃,澄澈的液体在冷光灯下随着玻璃杯的晃动泛出星点波光,“算了,管他呢。”他嘟囔道,“这假这时候放,说不定还是好事。”

“好事?”

“康纳和60吵架了,”汉克叹了口气,“就昨天早些时候的事情。”

“他俩昨天下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看上去感情还不错。”

“显然他们在追击嫌犯前打了那通电话。”老警督摇了摇头,“然后出了点意外……虽然他们最后都没事,但显然这两个小兔崽子没谈妥。”头发灰白的人类发出了满载着无奈的叹息,“他俩下班后还跑了趟耶利哥,回来后就开始吵架,差点没在家里掐起来,怎么劝都劝不动。我家的天花板下爆发了第二次冷战。”

“噢。”艾伦挠了挠下巴,“这听上去似乎不太妙。”

SWAT的队长感觉自己似乎突然明白了——今天下午,他将军用型仿生人叫到办公室并告知对方他要被停职三天。银灰色眼睛的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非常麻溜地从营地滚蛋了,没提出任何异议以致节省了他的时间,也搞得之后他有事想找对方都找不见人。

他还纳闷这仿生人怎么今儿个这么反常,闹半天原来是家里出事了啊。

“是啊,不少人都来问我发生什么了,我是他们爹吗?”汉克叹了口气,言语间情绪复杂。“这他妈才一天——老天啊,就连杰弗瑞都找我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不是么,瞧你这短吁长叹的,不知道的还真当你是在说家里的孩子。

艾伦用力抿了口酒,欲言又止。

而且谁家搭档互助是你和康纳那种诡异的相处模式?像是顽固老父亲和他到叛逆期的高材生儿子。

算了,管他呢……

不管怎样,这老伙计近两年的精神状况比先前几年要好得多了——这就够了。

90后心想。

“放宽心,说不定过两天他们就和好了。”艾伦拍了拍身旁老前辈的肩膀,“就和人类一样。”

“‘和人类一样’。”汉克翻了个白眼,“老天,人类冷战都能僵到天荒地老……”

“但他们是仿生人,而且RK800这个型号出厂应该也没多久?——他们就像小孩。孩子之间哪儿有什么冷战,稍微做做思想工作就好了。”

“你这说得让我感觉我像是他们两个人的老爹。”汉克转了一下手里的酒杯,“老天。”他叹了口气,把酒杯搁下,“这些仿生人真的是越来越像人了,是不是?……我有时候回想起他们刚住进我家那会儿,总觉得60那时候表现的就像是个需要心理方面治疗的人类——我后来还上网查过仿生人会不会有和人类一样出现心理问题,结果居然还真的有。”中年警督的语气带上了点纳闷,“说什么‘仿生人的情感丰富的和人类似’,还会得心理疾病?你说这都是什么事儿?”

“像人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艾伦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有些不以为然,“我们对付自己的同类算是够有经验了。退一步说——感情丰富也不见得是坏事,看看现在‘放假’三天的那位你就知道我有多头疼了。”SWAT的队长叹了口气。

感情误事。”头发灰白的中年警督皱紧了眉,“我从昨天开始一直在想一件事……真的好吗?——我是说……仿生人。……他们像人类确实不算坏,但是他们有必要在这方面也变得和人类完全一模一样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艾伦挠了挠下巴,若有所思地说,“人各有志。

汉克再次叹了口气。

“那就看他们怎么选吧。”


-TBC-

我真的不会写文真的不会真的不会真的不会

我要在四章内把日常段落全部完结掉并开始丢七八月就写好的主线内容因为再写日常写下去真的要狗带了最近写东西居然开始带诡异的方言和儿化音什么的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我最近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所以《汉克·安德森:叹息之墙》到底是什么啊长夜老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42)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