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30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欢迎来评论区找我玩!


----------


-Season-


Chapter.30


“所以。”60开口了,“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手里捧着游戏手柄,正进行着一系列繁琐操作的警探型仿生人抽了个空隙扫了一眼坐在旁边沙发丧的军用型仿生人,“你在那盯着我看了半小时了。”

“……”RK900张了张口,有些迟疑地开了口,“……我很高兴看到你没事。”

“Not a bad start.”穿着纯色毛衣的仿生人皱了下眉,暂停了游戏,“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说吧,不用拐弯抹角的了,你也不擅长这个。”他转头看向了银眼睛的军用型仿生人,“除非你想从你这次的停职处分开始说起。”

“我知道我没有按照谈判的正常流程来。”RK900略微蹙眉,不太高兴的样子,“但是那仍旧奏效了。”

“从某种意义上——好吧,你确定你盯着我半小时是想说这个?而不是别的什么?”60挑了下眉,随后把脚翘上了前面的茶几,“我还以为你会想和我谈谈别的。”

“实际上。”RK900歪了下头,“我刚才正在思考怎样和你委婉地提起昨天下午的事情又不惹你生气。”他顿了顿,“但是直到你暂停游戏放下手柄为止,我都没能从社交模组给我列出的选项中挑出一个合适的话题作为开头。”他说,“你和康纳吵架了。”

“是的。”60抱起手臂,再次皱眉,“因为一些小事。”他说,“你不需要担心。”

“我从汉克那边大致了解到了事情的始末。”RK900眨了下眼,“你差点就死了,60。”他说,“康纳很担心,也很生气。”

“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只是一根管子的事情。”
“可你差一点就不在这儿了,那可是连接7511p的主管道,相当于直接人类心脏的主动脉管道。”端正坐在一旁单人沙发上的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抬手比划了一下,“你现在还能在这儿好好地坐着是个奇迹。”

“蓝血损失量都没到达百分之三十,那根管子又不是彻底断了。”60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没什么好紧张的。”

“那是因为你很幸运。”RK900皱紧了眉,“噢……我想我知道为什么康纳会生气了。”

“不是吧?认真的?”60瞬间就黑了脸,“嘿,Nine,我想有件事你没搞清楚。康纳可是直接迎着那颗子弹继续往前冲,如果不是我推了他一把——”

“我知道。”银眼黑衣的仿生人开口,打断了60未完的话,“我知道。”他重复了一遍,“但实际上,就算你不推康纳,康纳也会没事。那发子弹不会命中他的任何重要维生组件,你的预建模组能够支持你进行那样的运算。”说着,仿生人眯起了眼,神情略显困惑,“可为什么你选择了推开他?冒着自己的重要维生组件中弹的风险?”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而已。”

“这行为违反了我们仿生人正常应有的思维逻辑,并不是理智之举。”

圣伯纳犬叼着自己的餐盘晃悠悠地走到了穿着纯色毛衣的仿生人的身边,望着对方晃了两下尾巴。察觉到对方靠近的60偏过头,抬手招呼对方过来。“我知道。”他把脚从茶几上放了下来,大狗在将食盆丢到地上后温顺地将脑袋靠上仿生人的膝,“我知道那可能导致我自身机体受损。”他低下头顺起了圣伯纳犬那光滑柔软的毛发,“当时我的预建模组给我提供了三个路线,而我选择了那个中弹概率最高的。”

“为什么?”银眼睛的军用型有些困惑,但他很快就想到了什么,“60,你该不会——”

“别你想多了。”穿着纯色毛衣的仿生人背对着RK900摆了摆手,打断了对方未完的话,“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这件事绝不是你刚才想的那样。”

“对此我保持怀疑态度。”银眼黑衣的RK系列军用型面色微沉,“60。”他皱紧了眉头,望向对方的眼神略带担忧,“我们都知道你那段时间到底有多糟糕……康纳和马库斯在我到耶利哥大楼拜访的那天就和我说过你当时的情况,而在那之后我们相处了一整个月。”他说道,“你想过要撞破落地窗跳出去。”他停顿了一下,“……好几次。”

“……你真的没趁我不注意的时候黑进我的系统?”60翻了个白眼,“军用型还能算出其他机型的想法?”

“我没有黑你的系统,我的推断全都基于我平时对你的观察与同你之间发生的对话。”RK900说,“当时还留在耶利哥的很多仿生人都劝我不要和你多接触,但我觉得你是个很好的仿生人——你为我解答了不少困惑。”RK系列的军用型仿生人摊了下手,“其他仿生人一直都说只有康纳才可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我觉得我可能比康纳更加了解你。”说着,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又皱了下眉,“……最起码,我敢说在你和康纳开始有数据直连的行为之前,我才是那个最了解你的仿生人。”银眼黑衣的仿生人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满,“至于怎么知道那时你可能想跳出窗外。”他说,“我的扫描程序和预建模组帮了不少忙,还有就是通过当时与你聊天的内容,再结合网上的资料来推断你的状态。”

这让正蹲在食盆前给大型犬倒狗粮的仿生人露出了诧异的表情。“通过聊天内容和网上的资料。”60转头看向了RK900,“你……”他看上去似乎有些意外,“所以你不是不明白。”

“不,当时的我并不怎么明白‘感情’这种东西。”RK900摇了摇头,“即使是现在,我也仍旧对它感到新奇与好奇。”

“所以区别只是在乎与不在乎。”60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将狗粮袋的封口封好后又摸了摸相扑的脑袋,“乖乖。”他感叹道,“你可真是令人惊喜啊,Nine。”

“仿生人比人类好懂多了。”RK900回应道,“所以。”他说,“你到底是为什么会选择了最糟糕的路线?”

“也没有那么糟糕啦。”穿着纯色毛衣的仿生人站起身,面向自己的后继机型,“我只是……”他的眼神略显游移,“……我只是选择了那个能让康纳毫发无伤的那个路线而已。”

“但为什么?”RK900一脸困惑,“你们都是仿生人——”

“我只是不想看到他受伤。”

“但仿生人并不会感到疼痛。”

“我不是在说疼痛。”60叹了口气“Nine,我说的是——”

“这令我感到费解。”RK900眯起了眼睛,“你把康纳当成了人类。”

“什么?不,我只是单纯不想看到他被子弹打中,就是这样。End of the story.”

“康纳曾经和我说要多向你学习,因为你是我们之中最像人类的。”RK900无视了60的否认和迫切想要停止当前话题的欲望,“他说的是对的。”

“狗屁。”拿着食盆向着厨房走去的仿生人背对着RK900翻了个白眼,“我们都是仿生人,仿生人再像人也不可能成为人类。

“但是你还是把他从枪口下推开了,在知道那颗子弹并不会对康纳造成多少实质性伤害的情况下。”银眼睛的仿生人看着褐发褐眼的仿生人平静地开口,“60,你的确是把康纳当做人类了吧?”

“……Nine.”60皱眉,“你问了足够多的问题了。所以现在,让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吧。”穿着纯色毛衣的仿生人抱起了手臂,“如果是你,处在我当时的情况下,你会怎么做?”

“这是个伪命题。”RK900皱眉,“我们的机体性能完全不能拿来比较——”

“你只要告诉我你当时会怎么做就好了。”

“我有金属外骨骼而你没有。”

“那就是说如果是你处在我当时的位置上,你也会选择推开康纳,无视自己中弹的概率。”

“我说了这是个伪命题,而且我和你完全不一样。”

“行了,这就足够了。”60摊手,“不要当我不知道你也闲着没事逛那个匿名论坛。”说着,仿生人挑了下眉毛,“你也会做一样的事情。”

“但是我们不一样。”RK900上前一步,“我——”

“没那么不一样。”60摆摆手,打断了RK900的话。“我们足够相似。”他说道,“Anyway……我看了你在论坛里的所有发言记录。”蜜糖棕眼睛的仿生人略微歪头,表情略显微妙,“很显然你对康纳有着某种感情。”他说,“但是你知道那种感情具体是什么吗?”

“……我们是家人。”银眼睛的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眉头皱的更紧了,“至于感情……”他面露些许困扰,“我刚才才说过我还不是很了解‘感情’这种东西,所以我无法将其进行明确定义。”他说道,“而且60,你在试图岔开话题。”

“因为显然比起聊已经发生并且无力改变的事情,着眼当下和未来才更——”

“借口。”军用型仿生人的语气略显不悦,“你只是在逃避话题。”他看着正走向自己的褐发仿生人的目光里带上了谴责,“你只是单纯地在试图回避你不喜欢的话题。”他说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康纳会生气了。”

“噢?你倒是说说看。”

“你会推开康纳的原因是因为你关心他,即便在人前你经常故意和人说你讨厌他。”银眼黑衣的仿生人说道,“而我想,康纳发脾气的原因应该不是因为你的鲁莽行为。”他的目光在正趴在厨房地板上讲脑袋埋进食盆的圣伯纳犬身上转了一圈,随后落到了一旁茶几上夹着书签的纸质书上,“……而是别的什么。”他说,“比如……”仿生人思考了一下,“……态度。”

“态度。”

“是的。”RK900抬眼看向60,“你的回避和对那件事表现出的不以为然。”军用型仿生人的嘴角向下沉了些,“你明知道回避问题不能解决问题,而你的满不在乎只会让康纳更加愤怒——因为他很在乎你,而你却表现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

褐发褐眼的仿生人叹了口气,有些烦躁地揉了揉额发。

“……他以为我是为什么表现的满不在乎啊……?”警探型仿生人轻声嘀咕着,偏过了头,避开了与RK900的对视,“你叫是没见着他当时的表情,Nine。”60单手叉腰,目光在一旁的游戏碟,手柄与主机上轻轻扫过,随后又扭过头去看正吭哧吭哧喝着水的大型犬,“他很少会那么惊慌。”他说道,“我只是觉得表现的轻松一点会让他好点。”

“但是你反而让状况变得更加糟糕了。”RK900说,“你这样反而容易让康纳觉得你还——”

“‘有自毁倾向,把自己视为机器’,嗯?”60挑眉,“我看到你在那个帖子里的留言了。”

“我不是……算了。”银眼的仿生人放弃了辩解,低下了头,眉头皱的死紧,“我不喜欢现在这样。”说着,他又想起了什么,抬头看向了60,“康纳现在很生气。”他说,“你打算怎么办?60?”

“我?这可真是个好问题。”60耸肩,“我不觉得康纳会认为我推开他是因为他觉得我有那什么劳什子的自毁倾向。”警探型仿生人脸上的表情在提到同型机时变得微妙起来,“应该吧?我不知道?我不想去推算。”他别开了眼,不去和RK900对视,语气带上了点深思和迟疑,“虽然我和康纳的思维模组在出厂时是完全一致的,并且我思考事物的方式也受到他上传至云端服务器的数据影响,但我们仍旧是不同的个体。”他说,“你说他生气是因为我的态度问题,我对你的这个观点表示赞同,但我不认为我有错。”仿生人抬手比划了一下,“——明明是他有错在先。”警探型仿生人说道,“他哪里来的资格说我?明明自己都迎着子弹跑,躲都不躲一下。”60拧起了眉,“他自己都在以机器的思维方式进行思考,凭什么要求我不以相同的方式思考问题和问题的解决方法?”褐发褐眸的仿生人轻哼了一声,“他对我的态度不满意?Nine,你真的以为他会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你以为我真的会不知道他现在的想法和当下可能有的感受吗?我们进行过很多次数据交互,我就不信他不知道我惯用的思维回路。”60双手叉腰,“我对他惯用的逻辑模式也再清楚不过了。”他说,“我才不需要他的保护——同样都是警探型仿生人,都是同一天出厂的RK800,功能健全且完全一致,他凭什么认为我需要他的保护?他以为自己是什么?T800?还是他身上装钢板了?子弹打上去会叮叮当当弹开的那种?”

RK900沉默了。

一组从未在数据流里出现过的情绪代码在军用型仿生人那颗精密的电子脑内翻转着,通过电信号在各个电子元件之间跳跃。那组情绪代码竟然还能对他的脉搏控制器和其他模拟人类器官造出来的内部插件造成影响,让他感到机体运转有些不畅。

两台RK800的争吵源头远比他原先设想的要复杂,他们关注的重点也同RK900原本假设的岔开了十万八千里。

从汉克的叙述与他从60这里获得的信息不难推断出事情的大体原貌。在撞针敲击子弹底火的那个瞬间,两台RK800都预算到了子弹运动轨迹。在前方的康纳没有躲避而是选择直接接下子弹的原因恐怕是认为如果他选择了闪避,那跟在他后面半步的60就有概率会因为躲闪不及而接下那颗子弹;而跟在康纳身后的60会伸手推开对方的理由也非常显而易见,因为他不想要看到同型机中弹——即使他知道那不会让康纳有机体停摆的风险。

他们只能用几毫秒的时间做出决策,与嫌疑人过近的距离也让他们没有空余的运算空间在电子脑内给对方发送信息。

康纳不想让那颗子弹打中60,而60也不想康纳被那颗子弹击中。

即便知道另一方也是不会感到疼痛的仿生人,即便知道对方只要不被击中重要维生组件就能在简单维护后继续正常运转。

他们的关系好过了他原本的设想。这个认知让RK900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越来越多的情绪代码开始在他的电子元件之间跳跃旋转,互相冲突的情绪指令让他有些无所适从——此刻两台RK800之间的矛盾让他非常忧虑,却又不知为何因此窃喜。

这……这不对。

他想。

康纳和60关系好是好事,而且也是正常的,毕竟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一起。他这样对自己说道。而现在他们吵架了,并且在冷战,他不应该因为这个感到一丝一毫的喜悦才对。

我想处理好他们之间的问题。RK900想。但是我找不到能让他们和解的方法。

这个认知令军用型仿生人感到沮丧。

“嘿……”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在身着黑衣的仿生人眼前晃了晃,“你怎么了?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

RK900抬眼看向正一脸新奇地端详着自己的警探型仿生人,有些茫然:“什么?”他问道,“什么表情?”

“你刚才的表情看上去就像是颗蔫了的白菜。”

“白菜是植物,它们没有表情。”

“你就非要在这种事上较真吗?”60有些哭笑不得,“你有什么好愁的?听着。”他说,“这是我和康纳的事情,你不需要操心这个。”警探型仿生人再度抱起手臂,“我们都知道我们干了什么,也都能算出对方行为背后的想法。”说着,穿着纯色毛衣的仿生人再次地皱眉,“我们只是都需要……”他的语气带上了点迟疑,“……一点时间而已。”

“……我知道了。”

银眼黑衣的军用型仿生人淡淡答道。此刻他脸上的表情分外平静,60并没有察觉到任何异样。

因为仿生人若是想要控制住自己脸上的表情,那是绝对不可能露出任何破绽的。

更别说RK900是特殊机种,他甚至可以完美地骗过自己的同类——就算是面对被当做异常仿生人猎人而制造出来,对仿生人软体状况格外敏感的RK800,他也有办法让对方察觉不到任何异样。

原本不会受到情感左右的机械也不需要时间冷静,因为他们永远冷静而又理智。军用型仿生人想。但当机械有了情感,变得像人类时……

……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人类之间的冷战短则几分钟,长则数十年,直到一方死亡都不见得会和解。而且他们冷战时间长了之后彼此之间的距离会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疏远,最后自然而然地分开,甚至可能再也不见。

如果康纳和60长时间不和解的话显然也会走到那一步。RK900想。可是要怎么才能让他们和解?

银眼睛的仿生人分外忧愁。

这要怎么办啊?

“总之,你没什么要担心的。”60耸肩摊手,“对了。”仿生人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弯腰捞起茶几上摆着的掌机晃了晃,“要来一把昆特牌吗?”

“……好。”

花了半秒钟判断继续纠结康纳和60之间的关系问题并不会对现状有任何改善的RK900秒答道。


-TBC-


----------

我也不知道最后他们为什么突然玩起了昆特牌(是因为想不出这章怎么收尾(我不是我没有

诶CH30了还没有正式进入主线……我……errrrCH35之内一定进入主线!!!(这个flag可真高)(我……我保证这次不会是flag?)

lof你能在我复制黏贴的时候不吃掉我的黑体字吗(还是说这是Mac的问题?)。

这章其实昨天就应该发结果我忘记了(你!)(诶呀反正不会出现什么“奶奶!你追的同人文更新了!”这样的情况就是了……恩……应该?)

哇六十四万的tag可以打开了果断打一个不带斜杠的tag(你几岁)

……之前期末搞得我整个人都不好了ORZ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扶额)在周五早上考完最后一场考试之后直接爆睡,差点睡成国内时差……用了两天终于整个人都缓过来了。

假期还是有不少事情要忙,不过会尽量更新+推动剧情。

errr我刚才都说了点啥啊算了回头空了再看到底我都说了什么奇怪的病句吧。

最近大概表现的有点不像是个正常人?好吧有时候我也不知道我在干些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62)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