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锤基]故事的结局 3

文梗来自 @鬼畜少女Lacendy 的梦w

----------

*漫画故事线相关,JIM,YA2, AOA,ThorV2-新刊, 复仇者V7相关

*……可能(?)我这里要打个角色死亡预警(?)

*角色OOC预警,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原著

*MCU基在后期有出场机会,但是不会在全篇中有太多戏份,主角是漫画里的故事基和漫画里的锤哥。


如果以上没有问题的话就继续往下阅读吧↓



 ----------

故事的结局 3


雷神奔波了整整一天一夜,从各种各样的人那儿打听关于Loki的情报,却几乎一无所获——没有人能够清楚地描述出那个邪神曾经所犯下的罪行,很多人甚至连他的外貌都描述不出。

除了被整理归档的文件之外Thor再也找不到任何这个人存在过的痕迹,人类也好神明也好,没有人能够清楚地描述出谎言之神的任何信息。

就仿佛这个人是被凭空捏造出来的一样,就像是一个传说,一个故事,一个谎言

但是这个人确实地存在过。

因为几乎所有种族都对Loki·Laufeyson有过记载,且大多数都将其标记为高危人物。他总是将自己手中有价值的筹码摆上桌面,以看似无害的微笑赢取他人的信任,随后再在人放松警惕时毫不犹豫地从人背后捅刀,并嘲笑他人的愚蠢——他是说谎者,骗子,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是混迹在羊群之中的黑羊。他渴望力量,渴望权柄;他将混乱散播于世间并以此为乐,喜于打乱秩序,藐视并践踏英雄们所守护之物……

是个名副其实的反派角色。

可他该死的就是对这个明明是他兄弟的家伙毫无印象。

金发的阿萨神降落在了复仇者大厦的天台上,伴随着逐渐聚拢的黑云。他抬手捏了捏鼻梁,轻甩了甩头,试图摆脱略有些杂乱的思绪。

他连Loki的外貌都不记得,只记得一个名字和一连串罄竹难书的罪行,可这个对他而言陌生的不能更加陌生的家伙却能够轻易地挑动他的情绪——甚至那个邪神本人在这个过程中根本就没有出现。

单单只是旁人在他面前提起诡计之神,就足以使他感到心烦意乱。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稍微平缓了一下情绪,随后慢步走向室内。在他步入房间的同时,电梯的门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铃响打开,发明家端着空空如也的咖啡杯打着哈欠走向了咖啡机:“早啊Thor。”Tony Stark的目光扫过站在阳台门口的神祇,“看来你进行了一场短途旅行。”他将手中的空杯子放到了正嗡嗡作响的机器上,人工智能自动为其注上其偏好的咖啡,“有任何收获吗?关于Loki的。”

“很遗憾,并没有。”雷霆之神略显失望地摇了摇头,语气略显沉重,“我拜访了众神之父和众神之母,还有我的其他伙伴,他们对Loki的印象也仅仅只有那些陈列在文书之上的罪行。”神祇缓步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顺手将神锤放到了一旁的茶几上,“我甚至还去冥府拜访了我的兄弟Balder。”他叹了口气,“然而Loki的灵魂不在那儿,但……”

“Wow wow wow wait。”亿万富翁打断了雷神的发言,“你刚刚说什么?”

斯塔克工业集团的董事长表情有些夸张——这让雷霆之神有些不解,但他还是耐心地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我刚才说到Loki的灵魂不在海姆冥界……”

“不是这句。”Stark摆手,“我说之前那句——你去冥府找了你的兄弟Balder?那个什么,神话里的光明之神?”

“是的。”金发的神祇回应道,虽然他不太明白为什么他的友人看上去似乎对这个消息感到十分意外,“他现今是那片死亡之地的主人,是海姆冥界的王。”

“他死了?”发明家再度发出疑问,“既然他现在是冥界的王,那Hela呢?那个死亡女神?”

“是,也不是。”听到Stark的话,Thor略有不满,却也并未发作,只是耐心地解释了一下当前的状况,“我的姐姐Angela从Hela手中夺走了冥府的王位,然后传给了Balder。”

“……”亿万富翁愣了几秒后拿起一旁已经满上了的咖啡,在啜饮了一口香醇却苦涩的深褐色液体后,他轻轻摇了摇头,“……真是看不懂你们这群北欧神。”他停顿了一下,“那么。”他再度开口,“既然Loki的灵魂不在那个什么冥界,那也就是说……”

“我不认为他还活着。”Thor出声打断了发明家的话。

Stark扬眉:“……但很明显,你也不认为他死了。”男人耸肩,手指指了指窗外的暗云,“毕竟这可不像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

“Balder确定Loki的灵魂不在冥界。他不认为Loki的灵魂仍旧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还记得Siege事件吗。”雷霆之神回忆起自己兄弟所说的话,“我们的敌人是虚无。”他说,“而Loki当时是被虚无吞噬——”

“哇哦。”矮个子男人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干巴巴的,“这也正是我想问的。”发明家抿了一口咖啡,“在Siege之后出现的Loki——那个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道,“你走后我调出了所有与他相关的档案,还从神盾局的资料库里调了不少文件——”男人抬手打了个响指,召唤了自己的人工智能,“调出所有整理好的资料。”

这层楼的玻璃落地窗随着这一声令下整齐划一地落下了窗帘,室内的灯光也逐渐变暗,安置在天花板上的投影仪开始运作——一些影像信息同文字说明被投影到了墙壁上。金发的神祇起身走到投影前,粗略地扫了几眼大篇幅的文字后视线定格在了一张孩童的相片上。

从那张图片上显示的数据图像与文字来看,不难发现这是人工智能通过钢铁战衣记录下的画面。画面中的少年身着绿衣,望着镜头的翠绿眼眸中透着点儿惊慌与茫然,动作看起来似乎是正试图爬出静止状态下的敞篷车。黑色的紧身衣帽将他的头发与脖颈完全覆盖,包括耳朵;金色的头冠正前方有着V型的装饰,棱角异常清晰,甚至还有些尖锐,像是两个小小的角,头冠侧面则是有着类羽翼形状的板状装饰,从正面看去略显滑稽与可爱;白色的卫衣帽子松软地搭在男孩的肩头与背后,衬的他身板略显纤弱;少年胸口有着同头冠正中央装饰相同标记的圆形金属上还可隐隐看到钢铁侠金红战甲的倒影。

“Loki。”

Thor轻声喃喃道。

那是Loki,那个孩子。他想。他的Loki

“对,没错,Loki,我甚至还和那个孩子面对面见过。可是——瞧啊!那时候的我都能直接认出那个披着孩童外壳的家伙是谁,然而现在我看到他的资料就和看到个完全陌生的家伙一样。”Stark吹了个口哨,面向Thor摊了下手,“难道我们看到他不应该感到像是遇见那什么,‘令人头疼不已的老朋友’一样亲切吗?”

人类发明家的动作和语气略显浮夸,不过Thor并未将此放在心上。“这一定是个阴谋。”金发的神祇沉声道,“他——”Thor皱起了眉头,“——我不知道。”他说,“我不记得了。”

亿万富翁耸了下肩,抬手让人工智能撤掉投影。室内的窗帘开始缓慢拉升,灯光也开始缓缓增强。中庭的天才发明家瞟了一眼已经暗沉如夜的天空与仍然站在墙壁前面,表情凝重似乎是在思索着些什么的雷神,决定暂时给这位留出点时间和空间。“他的资料,我也只看了刚才放给你的那部分。”男人重新在咖啡机旁往杯子里注满咖啡,随后走向了一旁的冰箱,拿出了一盒甜甜圈,“我优先看了我比较感兴趣的——他的档案实在是太多太杂了。”说着,他打了个哈欠,“我还要继续改进新战甲的喷射器,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直接和JARVIS说。”Stark回到咖啡机旁拿起自己已满上的杯子,走向了电梯。片刻后他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Thor:“噢对了Thor。”

雷神有些疑惑地转头看去,只见发明家表情似是有些尴尬。“那什么——昨天晚上有只狗来找你,一只什么……”Stark回想了一下,“——地狱犬。”他说,“它现在在你屋子门口待着,没到处乱跑也没闹事——除开它已经把四个试图进你房间的清扫机器人拆成碎片的事实。”

狗?地狱犬?

Thor刚想说自己没有狗,却依稀记起似乎确实有那么一只地狱犬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而且关系似乎还不差?“……我很抱歉,吾友。”他硬生生将已经到了嘴边的否定转为了一句道歉,“稍后我会赔上那些损失。”

“好吧。”发明家再次耸肩,“如果你的房间需要打扫,告诉JARVIS就行——不过你得先让你的狗别再乱拆清扫机器人了。”电梯门打开,Stark走进了电梯,“——不然这只是徒增工作量。”

“我知道了。”

“好,那么回头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18)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