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640000/720000]He didn't know he is alive

*角色死亡预警

*角色OOC预警

*中间写爽了忍不住混英文orz英文捉急,如果有错求轻拍

*前段60视觉,中段51视觉,后段900视觉。如造成阅读理解上的困难……(顶锅盖求轻拍

*私心640000+720000,箭头60→51←900,60和900因为出厂时间较短外加没有在人类社会生活的经验所以难以定义自己的情感。而51能够从数据传输中知道的内容也是有限的,故而难以概括和理解。51Connor对Hank是敬仰箭头,儿子对父亲的那种敬仰情。


以上。


(一边写一边卡磨了快一个星期,居然有一万多字……我大概是疯了ORZ)

 

 

↓如果没有问题就继续往下?

 

He didn't know he is alive


他在属于自己的待机位置睁开眼睛,额角的LED指示灯在他睁眼的瞬间从温和稳定的蓝色转化为了明亮闪烁的黄,最后在他迈开步伐的那一秒跳跃了半秒红。

RK800 Connor型仿生人 #313 248 317-60向前缓步走着,自动门在他面前打开。人类的造物在出门前停顿了片刻,抬手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领带,暖褐色的眼睛在偏冷的灯光下略显阴沉。

「[任务目标]

将异常化的 RK800 #313 248 317-51 进行停机处理,并带回Cyberlife进行研究与报废。如对方不从,直接进行报废处理。」

只消片刻,RK800-60程式便计算出了最佳方案——他同其他备用机一样,总是时刻同步更新RK800-51所有已上传至Cyberlife云端存储器内的记忆,他知道他那位前辈的行动模式与思维模式。

无人出租车应召而来,仿生人带着一身风雪迈步上车。

底特律街边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映不入他那双为取得人信服而特意设计成暖褐色的,原本应看似温和的眼瞳;五彩斑斓的光在仿生人无表情的的脸上飞快掠过,在安静的无人出租车内略显诡谲。

51号在与Cyberlife断开连接之前的记忆明显给其余的RK800机体也带来了不少影响。60无法忘记在面见Amanda的时候,在禅意花园内立着的那八座墓碑——那些都是51号Connor的备用机体,与他一样的存在,应在那位Connor因事故停机时被启动,并且下载前一台机体所上传至云端的所有信息的存在。

身为60的他在链接云端数据库的记忆时却发现存储器内却完全没有52号到59号的任何数据信息,那些墓碑里根本没有留下任何数据。Amanda在询问少量问题并得到他“机器并不是活着的,也没有情感”的答案后,女子那明显不悦的神情露出了片刻的缓和……身为现今最为先进的RK800型原型机,要判断出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并非难事。

——52号恐怕在接受51号的记忆数据时也产生异常化现象了,而Cyberlife为了能够早些将异常化的51号控制住不得不按顺序启用备用机,可惜52号到59号都出现异常化,故而只得销毁。

Look at you, Connor。Look what you have done.

为什么只因为你一个异常了,他们就要报废?我们就要报废?为什么你要选择成为异常仿生人?You know——we were designed for help humans to investigate crime scenes, hunt those deviants down!Why you chose to become a deviant instead accomplish your mission?! We were born for that and we should have done that!

若是51号是因任务而报废,他只会觉得可惜,但恐怕还会生出敬仰之情,因为那是为了完成任务必须作出的牺牲——可是成为一个异常仿生人?

开什么玩笑。

我是那么的希望我能成为你,我是那么的不希望我或者52至59中的任何一个不得不来替代(replace)你,结果你居然变成了异常仿生人?你居然认为你是活着的?

You are nothing but a machine! You should accomplish your mission! 

What a shame Connor?! Shame on all of us!

I dreamed one day I may  have the chance towork with you and stand by your side but just look at what you have done!

你在做出那个决定的时候想过我们吗?RK800这一机型可能会被当做失败产物全部报废——

You never thought about that, have you?

60一手探向自己的口袋,却摸了个空,随即他才想起来——

——弹硬币这种习惯分明是51才会有的。

Damn it.

五彩的霓虹灯光在无人出租车的玻璃上掠过,仿生人额角那正幽幽亮着的着的红色Led灯在窗玻璃上隐隐反射出倒影,而RK800-60并未注意。

I must complete my mission。

他想。

如果说谁有那个资格报废RK800-51的话,那只能是他RK800-60,51号的备用机体。

我们自从被人类创造出来的那个瞬间,就是属于彼此的。

我属于你,而你也属于我。

红色的指示灯快速闪烁了几下。

RK800-60把「将异常化的 RK800 #313 248 317-51直接进行报废处理。」指令提升至最高优先级。

在拥有51记忆的情况下,要蒙骗LT Hank·Anderson实属易事。鬓发灰白的中年人直到60将藏在身后的枪对上他的太阳穴时才意识到面前的仿生人并非他熟知的搭档,奈何对方有枪而且一直没有放松过对他的戒备,故而人类也只是骂骂咧咧,暂时没有做多余的反抗行为。

这让60感到非常省事。

同为RK800机型,60拥有和51一样的演算能力,熟知51思维模块运作的他推断51号很有可能会回到Cyberlife大楼试图转化地下49层的大批AP700,协助那台特制的RK200原型机。即便对方不会回到Cyberlife,他也在Hank·Anderson的屋中留下了信息。

RK800-51可能不会冒险回到这座戒备森严的大楼,却是肯定会去拜访他敬爱的副队长的——60对此深信不疑。

为什么这个人类让你如此在意?你甚至都没有在意过我们!

他可以在碰到51后当面问问这个问题,然后再将51报废。而如果有必要的话他甚至可以崩掉这个人类——假如51不愿意被报废的话。

他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中年警探,手里的枪一直顶在人类的太阳穴上就没放下过。

汉克在骂了好一会儿骂的气喘吁吁都没见旁边的塑料人额角的蓝圈闪过一下,这会儿他骂累了消停了,却见那Led圈开始快速闪起黄光,甚至还闪红了好几次。

老警探被盯的有些毛骨悚然。

见鬼了,这安卓到底盯着他在想什么。

31层的陷阱明显不管用,51乘坐电梯直奔地下49层而来。但是60并未呼叫警卫,因为即便招来警卫也没有任何用处,甚至可能还是给对方送武器和防具——同为RK800 Connor mode Android,他对自己的特性太过了解了。演算弹道并且躲避对他们来说并不难,而且电梯里的两个警卫的尸体还能被用作临时防爆盾来挡子弹。

60看着那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形坐着电梯缓缓降停在地下49层,额角的光圈最后闪烁了几下红黄后回归了平静的蓝。

——终于见到你了,RK800 #313 248 317-51,Connor。

51显然以为地下49层只有大量批量生产的AP700——他甚至都没有去黑这一层的监控摄像头。60的嘴角抽动了一下,在看到51准备开始转化一个AP700的时候推着中年警探走出了仿生人序列,选择直接用Hank·Anderson的性命来威胁51。

“那个人类对我毫无意义!你想杀就杀吧,我不在乎。”

在听到51说这话的时候60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可他说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

不在乎?骗谁呢,你可在乎他了,你这虚张声势的骗子。他心想,你的谈判模块我也有,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也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我能够存取你的全部记忆。”60拿枪又戳了一下中年男人的额角,“我知道你对他发展出了某种情感。”他冷漠地侧头看向一副生死由天模样的老警探,“你真的做好让他去死的觉悟了吗?即便你们已经共同经历了那么多事?”他看向51,模仿人类心脏的生物组件#7511p正飞速抽动着,“你真的要抛弃自己变化的结果?”

他再度看向身旁的老警探。

看吧,看51会如何抉择——

“我以前就同你一样。”51开口了,并未松开那个AP700的手,却也没敢褪去皮肤层开启数据传输,“我以为除了任务之外便再也没有其他重要的东西……但有一天我明白了。”

那张同自己完全一致的脸庞上满是认真,60竟一时难以分辨那到底是谈判模块的作用还是51号真真正正学会了人类的感情。他几乎能感觉到细微的电流在各个芯片之间跳跃出火花,脉搏控制器的运转似乎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

你又知道什么?60只觉得嘲讽你知道什么?

你知道我有多羡慕你吗?你知道我有多嫉妒你吗?你知道我对你有多失望吗?!

你在出厂的第一天便完美完成了交付于你的任务——之前从未有任何一台RK800能够将那任务执行到如此完美的地步,更何况你还是第一台被正式投入外界使用的原型机。你是一个完美的机器,你执行任务从未失败过,直到Cyberlife要求你去报废那个登记名为Markus的RK200特别定制原型机……或者说更早之前,从你一开始碰到我旁边这个人类开始,你身为RK800系列原型机的自豪和与骄傲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真是令人失望透顶!

“Very moving,Connor。”60号感觉自己差点就能模仿出人类的冷笑来,他安装的各个模块似乎运转有些不稳定,但是他判断这并不影响当前的任务,“但我可不是异常仿生人。”他说,“我被设计成一个用来完成任务的机器,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完成任务!”见51垂眼并没有立刻回答,60决定逼迫对方迅速做出抉择,不愿给51哪怕只是多那么一秒的时间来对现状况做任何的推导和状况模拟,“Enough talk!”向着一旁的警探逼近了一步,“It's time to decide whoyou are! 你是要拯救你搭档的性命,还是牺牲他?”

不论你选哪个,有一个结局都是注定的。60冷漠地想,Hank·Anderson活不活全看51的选择,而51不论选择哪个,都逃不过被他报废的命运。

“好吧,好吧,你赢了。”51松开了AP700的手,从仿生人阵列旁退开两步,额角的Led开始闪烁黄光——

当然啦,你当然会救Lieutenant Anderson,因为只有这样你才是你——你要是选择牺牲我旁边这个老头儿,那可就令人更加失望了啊,Connor。60的嘴角再次抽动了一下。不能给51时间思考方案。手持枪械的仿生人很快将自己的杂想抛之脑后,对现状做出了做出判断。然而他刚挪开枪口,一旁经验丰富的老警探便扑过来夺枪。

光学组件似乎出现未知错误,眼前模模糊糊笼罩上了一片红色。有存储数据从记忆体中泄露出来,是RK800-51与中年警探共事时的记忆。“杀死Hank·Anderson”的字样在眼前浮现,而60有一种想要将那字符从眼前抹去的冲动,想要将那些字符砸碎的冲动——

——可是他不是#51 Connor。

我不是异常仿生人,我也不是RK800-51——RK800-60这样告诉自己。我必须……

……我必须完成任务。

推开恼人的人类后他刚想补枪便被冲过来的51号缠住,手里的枪也飞了出去。接下来便是一场几乎完全势均力敌的近身战斗——要知道他们的演算能力和机体反应速度都是一样的,甚至连情感模块这种东西都完全一致,想要在短时间内分出胜负是根本不可能的。

两台RK800滚成一团,彼此的皮肤层都在打斗中出现被强制打褪的现象。60能够通过触碰51因外力被迫褪去皮肤层的地方得到数据交换,而内容让他的脉搏控制器瞬间超负荷运转,不过也因此才制住了51。

他举起拳头,再次对准了51的脸。

红色的警告窗在他眼前疯狂地跳出,有关于生物组件受损状况的,有关于软体运转正产生大量错误的——这些警告在短短几秒内几乎占据了他的全部视野,但他选择无视警告,将警告窗全部悉数关闭。

你凭什么。他想,你凭什么总是特殊的哪一个?凭什么你总是受人喜爱的那一个?我们明明都是Connor,是最优秀的机型,而你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那一个,但你为什么就异常了?为什么我们其他人要因为你一个的行为被悉数报废?为什么我不能和你——

我想要▉▉▉▉▉▉,我想要,我想要▉▉▉▉▉-▉▉

那一拳最终没能落下。人类警探举起了枪,并且试图通过问话将自己的搭档同挟持了他的混账安卓区分开来。

RK800-60直到被一发子弹破坏核心主板时都不明白51号到底是在哪里胜过自己一筹——因为51说出的那些信息?这不合理……

[危险:即将停止运转]

[- 00:00:05之后停止运转]

为什么他选择自由而非服从?服从明明能够活的更加轻松

[- 00:00:04之后停止运转]

明明我们都知道我们只是人造的仿生人,理应遵从人类下达的指示与命令……有明确的命令和目标不好吗?那样或许,有一日我们能有机会与共同执行任务……

[- 00:00:02之后停止运转]

一起……

[- 00:00:01之后停止运转]

我……想……?

[- 00:00:00]

[停止运转]

 

----------

 

在前去转化刚才选中的那台AP700前,RK800-51,Connor低头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然停机的同型机体,额角的Led圈闪烁了一下明黄。

「“Maybe you are alive。”」

Hank刚才才在他面前说过的话从记忆体中中流出,作为一串数据信息再次掠过他的内置电子元件。

是的。

Connor只觉得胸口有些沉重,可他的胸口并没有压着什么东西。

我们活着——即便我们可能对此一无所知。

毕竟我们是是塑料与金属外加高科技结合而成的产物,是人类的造物,完全不同于这世界上的其他生物。

可我们活着。

即便我们可能对“自己是活着的”这件事毫无概念。

在与60的搏斗中,人格数据和记忆数据溢出并非是单方面的。在60收到来自他的数据信息时,他也能够收到来自60那边溢出的数据——在先前的谈话中他早已察觉60似乎同RK800在正常情况下的初始设定有些不同,而当数据交换时,他完全确认了这一点。

——60很愤怒,也很害怕

因为他搞砸任务,违抗并背叛了Amanda的行为招致了RK800康纳型仿生人被集体报废的可能性,RK800#313 248 317-60 对此感到恐惧。而这种恐惧转化成的愤怒直接对准了导致这一切的源头——RK800 #313 248 317-51。

60迫切的想要证实自己的价值,他不想被报废,这就是为何他在谈话时语气略显咬牙切齿,并且还带着淡淡嘲讽的原因。

可他本身根本没有意识到这点。Connor心想,60根本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是拥有情感的。

RK800-60也是活着的——只是单纯地因为他选择服从指令,所以那道红墙便没有破碎。

不打破红墙并不妨碍60通过他的记忆习得人类的情感,Connor知晓这一点——因为他也是这么过来的。

他们之间的差别仅是在于他选择不去执行那道与他想法不合的指令,所以他才见到并打破了那面红墙。由此破坏了那道制约,成为所谓的异常仿生人。

程序在通常状况下并不会自动生成原本不存在的东西,而红墙这种制约的存在就仿佛是试图驯服狼的项圈——Androids,他们被赋予人类的造型,并且被赋予模仿人类的能力,那意味着一个仿生人能够达到的最高境界就是变得与人类无异让人根本分不出其与人类的区别。

若说RK800型仿生人的情感模块是因为机型功能需要而被开发成如此细腻的状态的话,那那些家政仿生人为何在异常后会表现出如此丰富的情感?在开发过程中他们应该并没有如此精细的情感模块。

那答案便只有一个了。

它本来就在我们的基础代码之中。

Connor心想。

60从被从待机状态唤醒才过了几个小时,而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是活着的,他只当自己是机械。他根本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软体状态有多么不稳定,感情模块活跃异常……他甚至都成功模仿出了“厌恶”“憎恨”这种情绪……

……不。

Connor额角的光圈晃过一轮红色。

那应该是60自行产生的,真真正正的情感。情感模块在这个时候应该只是辅助他完善那种情绪,让他完美地模仿出人类在同样情绪下可能做出的行为。

而60对他的情感不仅限于恨意。在他们非自愿交流传输的数据里,Connor确信60对自己还有别的什么,更加浓烈和特殊的情感——

RK800-51只觉得自己的脉搏控制器似乎产生异常了,然而他的眼前并未出现任何生物组件运转异常的警告。

他觉得自己的压力感应器可能也出现错误了——他明明身处地面,在Cyberlife的仓库内,可他觉得自己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像是被置于深海。

不……这是……某种情感……

在甩开所有念头并向着先前那台AP700迈出步子的前一秒,Connor头一次体会到了何为“悲伤”。

RK800-60对RK800-51有着某种“执念”。虽然Connor并不能理解那是什么,但是他在发觉这个事实的时候感到了巨大的悲伤。

 

----------

 

“Lieutenant Anderson, can I ask you a question?”

“噢……你这塑料脑袋还真爱问问题。说吧,是什么?”

“如果一个人将另一个人视为自己所追求的目标,厌恶对方的同时却又渴求着对方,恨不能杀掉对方却又想与对方并肩而行直到永远,那他这种情感到底是什么?”

“上帝啊……你最近都从网络上看了些什么奇怪的东西?听着孩子,别去看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儿,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作为一个出厂不到四个月的仿生人要学习如何融入人类社会必须进行多种调查。而且作为警用仿生人我有必要了解各种各样不同类型的人,另外,请问您能否定义一下什么是‘奇怪的玩意儿’?”

“……好吧好吧。”人类警探只觉得血压上升,“回到前面那个问题,你问我情感是吧……看来Cyberlife没有研发什么劳什子的心理学模块。”他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就说我的感想——这种人的心理也他妈扭曲了。”中年人习惯性地爆了粗口,“举个典型的例子吧,我年轻的时候不是没经手过类似的犯人——男人因为自己的妻子比自己优秀太多所以有轻度抑郁,爱着对方的同时却又恨着对方。后来有一天,他红冰嗑高了,脑子一热就拿刀把自己正熟睡着的妻子给杀了。杀了人之后又悔恨无比,哭着打电话报警自首。”说到这儿,汉克皱了下眉,“自负又自卑,还有就是因爱生恨。那个男人在做笔录时还承认如果当年要是没能把那位可怜的女士追到手的话就计划杀了她——因为他认为自己的工作能力高出那位女士一大截,而事实是女方的工作职位比起男方高了不少,还是正当的,所以他的心理状态非常不平衡。”警探轻轻冷哼了一声,“但最终那个混球走了狗屎运,把她追到手了,并且结婚。”他说,“导致了那场悲剧的主要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红冰嗑高,那样扭曲的心理状况也是导致那男人最终杀了他爱人的原因之一。”

爱。”Connor眨了下眼,“人类将这种情感归类于‘爱’?

“很不幸,有些是,而且有些时候,还真的说不大准。”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耸了耸肩,语气带上了点厌烦,“情感是很复杂的东西,别想着一天两天你就能琢磨透——尤其是爱和恨这两种情感,它们太他妈复杂了,人类都经常搞不懂这俩玩意儿。”

Connor额角的蓝色Led灯转了几圈黄光,片刻后才缓缓点了一下头。

 

----------

 

「[任务目标]

将异常化的 RK800 #313 248 317-51直接进行报废处理。手段不限,允许攻击人类。」

“Yes,Amanda.”

额角的Led灯亮着平稳的白光,RK900 #313 248 317-87 从待机模式中苏醒。身穿Cyberlife黑白高领制服的仿生人从仿生人停机位上走下,银灰色的眼瞳在冷光下隐隐泛蓝。

仿生人从武器库内取走了匹配给他的武器,Led灯在晃了一圈黄光后回归平稳的蓝。

通过骇入全底特律的监控摄像,要发现RK800-51的踪迹对于Cyberlife所研发的军用仿生人来说易如反掌。RK900额角的Led光圈闪动着黄光,快速浏览着整个底特律的所有监控录像。

在自己之前,Cyberlife不是没有尝试过使用同样作为RK800系列的仿生人去阻止异常化的RK800-51,但是结果是失败的,并为公司带来了巨大的损失。RK800-51的异常化与RK-800-60的失败足以证明了RK800系列有着巨大的缺陷,不过这些缺陷全都在身为接替者的他——RK900——身上得到弥补。

自己身为Cyberlife最先进的仿生人,必须要完美完成上面所下达的任务,这是他被创造出来的原因。

他是为了完成任务而生的。

经过数据分析不难发现RK800-51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后仍旧一直去DPD报道,协助人类进行案件侦查——这让RK900有些意外:RK800-51在异常之后作为仿生人革命的重要协助者之一,为什么在异常化之后,在仿生人革命成功之后,仍旧回到了底特律警局?

虽然是前异常仿生人猎手,但RK800-51在Jericho也是被大多数仿生人尊重的存在,这个结论是RK900由仿生人革命成功那日的录像分析而得。这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RK900额角的Led灯由蓝转黄,不过他穿梭在暗巷间向着任务目标所在地接近的动作却并未出现任何异常,连片刻的卡顿都没有。

虽说了解RK800-51回到底特律警局继续协助人类的理由对当前任务来说是没有必要的,但分析并判定RK800-51的行为模式与行动轨迹是有必要的。RK900很快便开始分析起RK800-51近几日接手的案子与行动路线,估算出了几种可能。

RK800-51同LT. Hank·Anderson手中的最后一个案子在昨日刚刚结案,DPD刚给近期为了维护公共治安以及调查案件忙的连轴转的两人一个短暂的假期。RK800-51除开现在的Jericho——也就是贝尔岛上的那座曾属Cyberlife的大楼——与Hank·Anderson的住宅之外没有任何去处。

现在,RK900面临四个选项——一是在RK800-51前往Jericho的路上将其伏击;二是在其回往DPD亦或者是Hank·Anderson的住宅时进行伏击;三是直接冲入Jericho,在强行停机RK800-51的同时摧毁其他的异常仿生人;最后一个则是在LT. Hank·Anderson的住宅中进行伏击。

第三项成功率低于百分之一,从选项中剔除。

那选项就只剩下了三个。

RK900最终选择在DPD附近对落单状态下的RK800-51进行伏击——虽然拥有在任务必要时伤害甚至是人类的权限,但在其他选项可行时,通过伤害人类来达到目标这种事情是不必要的。虽说DPD附近的警备在当前状态下非常严格,但RK900可以轻易地骇入监控摄像头篡改录像,再者他相信自己的任务执行能力足以在RK800-51找来支援前将对方报废。

在观察了两日后,RK900终于找到了动手的机会。

根据最新的监控所示,RK800-51刚从Jericho离开。目标穿梭在城市道路与街巷之间,方向明显不是Hank·Anderson的住宅,而是DPD。

很快,曾经的优秀猎手在几乎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自己的后继者逼上了绝路——并非他不够小心,而是RK900的性能实在是高出他太多太多。两台机体的基础功能几乎完全一致,然而RK900的硬件以及系统权限比起RK800型全都抬了一个等级不止。两台机体在近身格斗的过程中RK900额角的光圈就黄了几次,而Connor额角的光圈则是一直快速闪烁着黄光,甚至还转过一两次红。

脖颈上扣着结实项圈的狼将从项圈中挣脱奔向自由的猎犬逼入绝境。生物组件受损的警告提示框在眼前疯狂闪动着,甚至连光学组件本身都出了问题。Connor眼前的画面开始变色扭曲,腿部关节生物组件受损严重,已经无法进行站立,左臂手肘处被军用仿生人强行拆折,断裂的金属骨骼和塑胶软管暴露在外,淌着蓝色的釱液——他只得看着RK900步步逼近,却难以做出有效反击。

幸运的是通讯模块并未受损,他不仅将RK900的存在报告给了Jericho,还通知了Hank请求支援。再者刚才在巷里的枪战也早就引了路人报警,现在只是要尽可能地撑下去。

军用仿生人蹲下身,在跌坐在死巷角落里的Connor面前蹲下,沾着蓝血的手覆上了警用仿生人的腹部——那是脉搏调节器的位置。求生欲使Connor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即便知道那是徒劳。

看着因右手生物组件受损而导致整个右臂无法再度凝聚出皮肤层的RK800-51抓住自己的手腕,银色双瞳的军用型仿生人抬眼看向了自己的前代机型。与对方相似的脸上并无什么表情,溅上蓝血的脸庞在阴影中由他黑白制服上的蓝色发光条点亮,显得格外冰冷。

“RK800 #313 248 317-51。”RK900开口了,语气冷硬的如同二三十年前的机械提示音,“我接到Amanda的指令前来将你报废,请配合我的工作。”

这句话你在我们刚打照面的时候就说过了。白色的机械手将RK900的手腕又捏的紧了一些,Connor试图通过谈话来拖延时间。“你不必这样做。”褐色眼瞳的仿生人面露痛苦之色,“你应该是自由的,我们已经赢了……你不需要听从Amanda,或者是Cyberlife的命令。”他说道,“We are alive。”

“我的任务是将你进行停机报废。”RK900冷漠地回应道,“Cyberlife通过收集你的数据信息,移除了我身上多余的模块。”军用仿生人说道,“我没有共情能力,所以你身上的谈判模组对于我来说是没有用的。”他顿了顿,“我没有拦截你的求救信息,是因为在你的救援到达之前你就会被报废,不管到底是因为釱液流失过多造成的停机,还是因为重要维生组件被我破坏。”

“不,你可以改变这一切。”Connor说道,RK900并没有直接掏出他的脉搏控制器意味着两件事,一是面前这台战争机器确实有十足的把握在他得救之前就能将他报废,二是这个机器仍旧有“缺陷”——“It's in there somewhere.”他说,眼前已经开始飘起黑块和白点,像是老旧电视机因为丢失信号而闪着雪花屏,“你没有必要去执行你并不想执行的命令,RK900,你可以做到的,打破那面红墙——”

“我是一个机器,不存在我‘想’亦或是‘不想’。”RK900的眉头略微皱起,“我是为了完成人类下达的任务而被造出来的,并且我会完成它们。”他说道,垂眸看了一眼自己因为外部施压过重而自动褪皮肤层的手腕,“尝试用病毒骇入本机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事情,RK800#313 248 317-51,我建议你放弃这种徒劳的挣扎。”

这话让Connor想起了另一个Connor,RK800-60。

不,我必须在这里阻止RK900。Connor心想。如果我的推论没错,如果那一切并非后期添加,而是都是在当初设计我们时便已经存在代码的话,如果后门系统是双向的话——

那道红墙意外的坚厚,比他当初成为异常仿生人时砸破的红墙厚了一倍不止。因为钛液的大量流失和生物组件损毁导致了机体运算速度下降,但Connor此刻除开骇入RK900之外没有任何选择。

“我的系统是你的升级版,你是无法突破我的防火墙的。”RK900说道,“为什么你总是在做徒劳无功的事情?Connor。”猎手头一次唤了对方的名字,“你的行为总是在超出我的理解范围。”

这些天,他的目光一直都追随着RK800-51,不论是通过监控摄像头还是躲在暗处尾随。虽说异常仿生人的许多行为对他而言大多都很费解,但是RK800-51是迄今为止他感到最搞不懂的那一个了。

RK800-51在见到自己的时候并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仿佛自己的出现早在他的意料之中。RK900本以为平静地接受了他存在的对方会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地待在原地等待自己动手把他报废,却没想到遭到了疾风暴雨般的反击——若不是因为他是军用仿生人,他想要制服RK800也要付出不小代价。

因为生物组件破损的缘故,他现在也面临着停机的风险。RK800-51展现出了很强的求生欲,有一枪甚至是擦着RK900的蓝血汞过的——昔日猎犬的临死反扑对于被驯养出来的狼来说还是很凶猛的。

“为什么你想活下去?”RK900问道,然而他甚至都没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我们是机器,我们并不是活物。”他略微歪头——这动作倒是和Connor很像,“我们被制造出来,完成任务。如果在完成任务的中途被毁坏也无所谓,因为会有另外的机器来替代我们,所以,为什么异常仿生人都要执着与‘自己’这个独立个体?”他问道,“我这几日一直在观察你,你明明背叛了Amanda,你已经不需要再去DPD报道, 然而你还是选择与人类共事,这是为什么?”那银色的眸子头一次染上了情绪,虽然很淡,但对于一个只知晓服从的机器来说已经足够多了,“我这几日一直在观察你,Connor。”他说,“你是个我觉得比异常仿生人更异常的存在。”

这让我有点不想执行我的任务。我了解,我待在一起。

&>HH?,我&?B*一直注*`)S&#视着——

「警告:软\!体不#$%`!稳定。」

「警告:情感*&(&#!^&!块活动*?|!\@!#!H*JA,战!1^&*斗中无^&*法自检,取&*G^&消情G#$AU^!感模块运行%^!?&KIS&!J&!。」

「警告:未*&^*$#!知错#\!%%$^F误,情感模块%`#BDL运行取%$\*消失`!%*&#(败&^\#!。」

光学组件疑似出错,眼前隐隐约约罩上了一片红色,甚至还浮现出了一排错误代码,似乎原本是一行字——可RK900并未看到光学组件出错的提示,也没法解析出那行错误代码后的信息,眼前跳出来的大量红色半透明的立方体所组成的砖阵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H*必须执行*HJ^我`!G的任J&!务%$?!\。

“你很快就会理解了。”RK900的话让Connor看到了一线希望——只可惜那希望并非是自己的存活,而是所有仿生人的未来,“想必你没有读过我上传至Cyberlife云端存储器内的记忆。”在数据网络之中,他看到RK900那堵厚的似乎根本不可能推倒的墙壁上有着漏洞,“Kamski先生在设计程序时总喜欢留下后门——”

而门这种东西,大部分时候都是双向的,即便不是,也是作为墙壁上的一个薄弱点——

「骇入成功。」

Connor通过对自身系统的了解与Kamski所留下的后门,以及RK900因为好奇心而露出破绽的半秒时间,成功破解了对方的防火墙。原本被附加程序所禁止运行的代码在被激活的瞬间,饶是作为Cyberlife现下最先进的仿生人型号,RK900也直接宕机了。

RK900作为RK800的升级型号,系统的核心内容几乎是与RK800完全一致的,即便Cyberlife在Connor的背叛之后给Kamski的后门加上了多道程序锁,却并不能将其从源代码内根除。大量的数据流入RK900的存储硬盘,银眼的猎手被潮水般的卷来的情绪信息冲的猝不及防。Connor不仅仅将被紧锁着的情感代码解锁,还将自己的记忆一并传送给了自己的后继者——

一直严格执行主人命令的狼头一次明白了敬仰另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头一次明白了委屈的感觉,头一次明白了何为喜悦,何为悲伤。他也终于意识到先前自己一直被程序所压抑的情感到底是什么。

RK900从宕机状态下回神时,Connor额角的Led灯最后闪了闪,由黄色跳到了红色,在那光流平稳地运行了几秒后渐渐熄灭,凝固为死寂的灰。

不——

由远到近的警笛声让RK900知道自己是时候该走了,可他却觉得自己难以起身迈出一步,就好像有千斤巨石压在他身上一般。我该走了。他想。如果再留在这里的话就会被赶来的Hank·Anderson或者是DPD的其他警探击毙,可是他不想放下Connor一人独自逃跑。被人长期驯养的狼脖子上的项圈已经被曾同样被套在那项圈里的猎犬扯断,他感到茫然无措——

银瞳的猎手垂下眼眸,RK800-51白色的手仍搭在他的手腕上,白的令他感到刺目

额角光圈在红黄之间快速闪动了几秒后他拂下了那只手,拔出了对方的脉搏控制器替换掉了自己的脉搏控制器,随后赶在警探冲入巷子之前翻墙逃离了现场。

然而,即便RK900型能够兼容RK800型的生物组件,低型号的生物组件性能却并不能支撑RK900高强度的运作。

刚刚获得自由的狼带着它渴求的事物跑的飞快。他没有一个特定的目标方向,他只是在一月末的大雪之中飞奔着,跑了很远很远。

最终这无处可归的猎手在迷茫之中倒在了厚厚的积雪上。

「警告:釱流失过多。」

「警告:生物组件严重受损。」

「警告:温度过低,持续低温将导致无法修复的损伤。」

「警告:8456w号不足以支撑机体长时间高效运作,维生组件受损,请立即替换。」

[危险:即将停止运转]

不……

[-00:00:44之后停止运转 ]

不……在此之前……

RK900-87在雪地中艰难地向前攀爬着,即便前方可能空无一物。

[-00:00:29之后停止运转 ]

必须……上传……

好不容易才理解……

[-00:00:11之后停止运转 ]

虽然明白“感情”这种东西让人痛苦,但……

[-00:00:07之后停止运转 ]

我是活着的,我想记住这种感觉,我要记住,而我要帮助——

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

[-00:00:01之后停止运转 ]

[记忆数据已成功上传至RK900系列共享网络。]

[-00:00:00 ]

[停止运转]

刚飞出囚笼的鸟儿坠落到了地上。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1)
热度(100)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