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锤基]故事的结局4

文梗来自 @鬼畜少女Lacendy 的梦w

----------

*漫画故事线相关,JIM,YA2, AOA,ThorV2-新刊, 复仇者V7相关

*……可能(?)我这里要打个角色死亡预警(?)

*角色OOC预警,OOC属于我,角色属于原著

*MCU基在后期有出场机会,但是不会在全篇中有太多戏份,主角是漫画里的故事基和漫画里的锤哥。


如果以上没有问题的话就继续往下阅读吧↓

……我说我总感觉忘了啥,这章我早就写好了但是忘记发了……


----------


故事的结局4



狗。

一只地狱犬。

直到走到门前并且看到那棕毛红眼面容凶恶的小东西冲着自己甩了下尾巴的时候,Thor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这狗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他的。

视线扫过一旁破碎的机械零件又转回那只正用红眼睛盯着他的小狗身上,Thor刚想说些什么,却被地狱犬给打断了:“谋杀。”那狗说道,“这些东西想要硬闯,Thori就把这些铁皮入侵者谋杀了。”它歪头,“Thori是好狗狗?”

“那些你拆掉的铁皮不是入侵者,下次可别这么干了。”Thor推开门房门,任凭那以他名字命名的地狱犬跟在身后。那面容凶恶的红眼小狗走在自家主人身边进了房门:“Thori是只好狗。”它抬头仰望金发的神祇,“下次不会谋杀那些铁壳了。”它说道。

雷神坐到房间里的沙发上,向着柔软的沙发背靠去。

地狱犬安静地趴到他的脚边。

这只狗原本不是我的。Thor抬手捏了捏鼻梁。他可不是有着饲养动物爱好的神,要知道即便是现今帮他拉车的那两只山羊,可也都是在Loki的诱劝下花了一整个夏天才——

——噢。

Loki。

孩童被自己所饲养的地狱犬背叛时的惊讶神色在脑海中浮现,那满是带着慌乱的辩解似乎仍在耳畔……

心脏在胸腔中剧烈跳动起来,没来由的愤怒与失望使他感到有些热血上头。窗外阴云密布,雷暴在云层之中涌动,却迟迟没有落下哪怕一滴雨水。

是的,那个孩子——那个他从中庭的某个小镇上找回的Loki;那个不顾三圣母劝诫留下了那只脾气最恶劣的小地狱犬,并调皮地用自己兄长的名字为其命名的孩子;那个说谎者,骗子,恶戏者的转生……

……那个想要改变自己,想要向好的地方改变的孩子;那个想要被人信任,希望被众人接纳的孩子……

「“Thor,如果我变坏了……那你就下手吧。答应我。”」

那个把他叫到废墟花园里哭着猛扑进他怀里的孩子;那个流着泪请求他做下承诺的孩子;那个目光中充斥着绝望与悲伤的孩子。

那个没有得到兄长承诺却仍微笑着离去,此后便从此世间消失,被一道来自过去的回音替代的孩子——

Thor想起来了。

「“世上没有别人能像他那样让我开怀大笑,Sif。他的魅力,他的狡黠……海提时代的我们曾一起打猎,没什么比那让我更开心了。我思念我的弟弟,吾爱。我思念我的弟弟。”」

他那样对Sif说着,在提起孩提时的过往时甚至还忍不住想要微笑——随后他便将Sif甩在了身后,甩动锤子走了。

Blake说的没错,他确实不应该将Sif就那样丢下可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她用那样的语气同他提起他的弟弟。她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着Loki的结局,暗示他邪神之死对于仙宫来说是件好事……

……但即便知道她所说的是事实,即便他比谁都要清楚Loki的本性,他也仍旧思念着他的弟弟。

「“……若是我能有那么一个人来和我分担这份失落,这一切就不会如此糟糕了。某个与我骨血相连之人……我思念我的弟弟。我想,我会把他带回来。”」

奥丁在上。雷神心想。这是多么讽刺啊——骨血相连。他想。Loki可是领养来的,Balder才是他真正有血缘关系,同父异母的兄弟。

Balder对Loki无疑是厌恶的,他对雷神当时提出的劝告难以分清是否带上了私人恩怨的成分,但不论是有还是无,那劝告都算得上是中肯且理性的。

而雷霆之神并未听从他兄长的劝告。他几乎不听从任何人的劝告。

他将诡计之神转生的孩子带回了新仙宫,于是混乱便再次降临——

——然后在某一天,那孩子突然急匆匆地找他,又急匆匆地离去,随后便不再存在与此世间。

同原来的那个Loki一样,归于虚空。

在那之后,那孩童的外表下取代而之的,是一道来自过去的回音——过去的那个Loki所留下的一只黑鹊。

那回音狡猾的如同它的原主,谋杀了那个善良正直的灵魂,夺取了那具年幼孩子的躯壳。他用精湛的演技将自己伪装,让所有人都以为他是那个孩子,一直到他不能说谎的时刻到来。

之后发生的事情,就仿佛在说他们兄弟生来就必定走上互相敌对的道路一样——从血统身世一直到他们在正邪两方所选的阵营。他们就像烈焰与寒冰,白昼与黑夜,无法相容,永远对立。

这对立却又并非是永恒固定的,他们偶尔却会在命运的十字路口相遇并且共同向着同一方向前行。他们总能补足对方不足的地方,每一次兄弟联手都无往不利,战无不胜。

而那道回音也不是他原本认识的那个Loki,却也不是那个孩子,但确实也是Loki。

Loki永远都只会是Loki。

诺恩在上。雷神有些疲惫地扶额。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他们的命运总是如此纠结?为什么……

……为什么你又死了?

Loki?

骤雨疾降。

不,Loki应该没有死。金发的神祇深呼吸一口气。这一定是邪神的某个阴谋,为了让正义之士无法阻止某些邪恶计划的阴谋。Thor心想。不然这个家伙为什么要抹去所有人的记忆?有些中庭人甚至似乎对邪神毫无印象——要知道,当初恶戏之神竞选总统一事可是闹的人尽皆知。

被虚无所噬的灵魂理应不复存在,但他却从法国巴黎找回了那个重生成孩童并且对那遗失的百千年毫无记忆的Loki;一道来自原本Loki留下的回音则将那个孩子抹杀取代,在那之后却被困在了那个身体里并没有一同消散,没有同正常理解意义上的“回音”这一概念一样……

而现今,回想起那个犯下不可饶恕罪行之人曾做过的事情,雷霆之神发现自己难以将那个Loki同最一开始他所认识的兄弟——那个无恶不作,最终死于虚无之手的Loki,画上等号。

显而易见的,杀死了那个孩子并取而代之的回音,那只黑鹊,他也是Loki。他是邪恶的象征,将混乱带往各方——可是他也并不是不做好事。Thor揉了揉额角。那个Loki和以前的Loki不一样,不是纯粹的恶,可他同那个孩子也有着巨大的差异。那个孩子虽然手段不一定能够得到众人的认可,目的却总归是希望事情能向着好的地方发展的。那孩子是最好的,比那只黑鹊要好上千百倍——

“但不论如何变化。”雷神喃喃自语,“Loki永远是Loki。”

那个被虚无所噬的,曾两度招致阿斯加德濒临毁灭,其中一次甚至在他默许和推动下得手了的那个邪神,那是Loki;那个即使手段见不得光并且不被人相信,却始终贯彻对仙宫的爱与忠诚,希望事情能有美好结局的孩子,那也是Loki;那个杀死了那个更好的自己的回音,双手染满自己鲜血之人,在正邪两派反复横跳,为世间再度带来无尽混乱之人……

……那一个难道就不是Loki了吗?那明明就是Loki。

“哇哦,这可真是让我有些意外。”

房间内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原本趴在雷神脚边的地狱犬迅速站起,表情凶狠地对着在沙发前开始逐渐聚集的,泛着绿光的烟雾,发出了低吼声。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
热度(26)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