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1

是康纳水仙月的第26棒!

马库斯和平线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搭档 @NULL 的画!→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给我们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如果没有问题就继续往下↓


----------


-Season-


Chapter.1


日光透过窗帘的缝隙进入房间,打在昏睡着的男人身上。老旧的门铃声在空旷的房间内持续回响着,让因为宿醉而头疼的中年警督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

汉克·安德森从喉咙中发出一声痛苦且沙哑的咕噜声,一手扶着床沿一手捂着额头坐了起来。圣博纳犬晃悠着尾巴走到门口吠了一声,抬起一只爪子挠了挠门。

门铃持续响着,像是按钮在被按下的那个瞬间便故障卡住。因为宿醉而头疼不已的中年人只感觉自己脑子里似乎有打桩机正在持续打钻。暴躁的警探在醒来后盯着床头显示“10:53A.M”的电子闹钟忍耐了几秒,最后终于忍无可忍,直接跳下床出房间门左转打开了屋子大门。

“这他妈大清早的——”

“Good Morning,Lieutenant Anderson.”熟悉的嗓音熟悉的脸,棕褐色的眼睛看上去温和且专注,“现在已经是早上十点五十——”

碰!

汉克·安德森没等对方把话说完便甩上了门。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中年警督有些恍惚地想。我他妈一定是在做梦。要不然就是刚才开门那瞬间的冷气冲坏了我的脑袋。

我居然会觉得我刚才又看到了那个神烦安卓。他想。而且那个神烦安卓身边还跟着俩和他长着一张脸的安卓。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

老警督直愣愣地瞪着紧闭的大门瞪了几秒,随后打了个哈欠回身准备回房间再睡个回笼觉——结果他刚迈出步子,门铃就又响了。而且和刚才一样,颇有一副他不开门就不撒手的架势。

“有完没完!!!”暴怒的警督只能转身开门,“现在才早上十点!”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面前站着的三个仿生人,最终目光定在了站在最前面身着浅色T-Shirt的那一个仿生人身上,“你不是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忙吗康纳?大清早的来找我干什么?还带着带着两个和你长的一样的塑料脑袋?”

“现在是上午十点五十五分,临近中午,您已经迟到了。”康纳微笑着歪了下头,“如果您有关注近期的新闻就会知道,仿生人在人类社会的就业相关法案在三周前就已经通过了。我和我的兄弟在那之后第一时间给DPD递交了申请,今天是我们报道的第一天,从今天开始我们将在DPD工作,暂时在您的手下任职。”

汉克面无表情地盯着康纳看了几秒,随后抬手就要关门。

我一定是还没睡醒。男人心想,我一定是在做梦,还是个噩梦。

一个就已经够气人了,还来三个,我怕不是要折寿。

关上门再睡个回笼觉,一定就清醒了,嗯,一定是这样。

而且那个家伙身上穿的啥玩意儿……“I'm your Father”?

这一定是梦,那不是我认识的那个没事就要整整领带整整袖口的那个臭美安卓。

老警督这样想着。眼看着门即将关上,一只手撑住了即将合上的门板,带着让人不容置疑的力道与气势把即将合上的门给推了开来。老安德森抬眼看去,对上一双灰色的不带感情的眼睛。

“What the f…..?”

“谢谢,RK900。”中年警督熟悉的那个气人安卓微笑着对身旁身着模控生命黑白制服,拿着一个黑色帆布斜挎包的仿生人点了下头,随后向前迈出一步踏入房门,“是富勒警监让我们来找您的,现在已经是上班时间。”说着,他略微弯腰摸了摸Sumo凑向他的脑袋,然后熟门熟路地进了老警督的房间翻起了衣柜,“请您同我们一起去DPD报道,富勒队长会说明情况。”

“嘿嘿嘿这是我家!!!”老警督不满地抗议道。然而他的抗议并没有什么用,康纳走出房间时拿着一套衣服递给了生气的警督。“Thanks for your cooperation。”

“Fuck you,Connor。”老警督气哼哼地对着面前微笑着的安卓比了个中指,“Fuck you.”

但是他还是进洗手间简单洗漱并换了衣服,并拿着车钥匙和三个仿生人出了门。

在汉克正准备用钥匙开车门的时候,康纳十分自然地从中年警督的手中拿走了钥匙并坐进了驾驶位,另外两个和他面庞一致的仿生人也都自觉坐到车子后排系好了安全带。头发灰白胡子拉碴的中年男人哼了一声,决定把自己所有的疑问都先压下——等他到了DPD,第一件事就是冲进杰弗瑞那家伙的办公室让他把这三个安卓通通调走!

坐进副驾驶的汉克系好了安全带就抱着手臂靠着车窗不说话。他的目光在身旁的康纳身上转了一圈儿后扫向车内后视镜。身着模控生命制服的两个仿生人在后座上安静地端坐着,在察觉到男人略带审视的目光后都向着人类的方向略偏了下头。

汉克收回了目光。

我一点都不关心另一台RK800是哪儿来的而那个比Connor块头明显大出一圈儿的那什么RK900是怎么回事!老警督在心里喊道。我一点都不好奇!!!

「我已经说了,这是个糟糕的主意,康纳。」

察觉到坐在前排的人类压力值从见到他们开始就没有降下来过,虽然没有继续上升只是维持在一个稳定数值,坐在后排的RK800-60还是忍不住在三人的加密网络内发送信息,「让我……和RK900跟着你一起出现在他家门口。」

「可即便是在DPD等待RK800-51将副队长汉克·安德森从其家中带到警局也并不会影响到他对我们的排斥,Rk800-60。」一旁的RK900忍不住插话道,「而且你的压力值从早上开始就一直维持在68%,在见到副队长汉克·安德森的时候上升到了82%,我能问一下原因吗? RK800-60?」

「闭嘴,RK900 #313 248 317-87,我没在和你说话。」

「60的压力值那么高是有原因的。」坐在前排一边开车一边分心网聊的康纳抽空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60,探测到对方的压力值又升高了些,「不过这确实不是你现在应该关心的事,RK900。60,我只是觉得让安德森副队长早点做好心理准备会比较好。 」

「Brilliant,Connor.」60嘲讽道,「我看他不仅是没做好心理准备,甚至还差点被吓出心肌梗塞。」

「Well…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和设想的一样美好的,就算是预建好的行动路线和抓捕路线,也是会出现意料之外的状况导致计划失败的。」

「就和在StratfordTower上抓异常仿生人的时候一样?」

「……虽然不太想提起那时候的事,但是的确,就像那样。」康纳回复道,「别说如果是你你就不会和我做相同的事,60,我们的思维模组是一样的。」他的视线从后视镜上收回,「而我们曾经是一样的。」

「哼。」60小幅度地抖了抖身子,就像是要抖掉爬到身上的小虫子一样,「我和你一点儿都不一样,自始至终。

「这句话不符合逻辑,RK800-60。」身着黑白制服的仿生人再度插话道,「你与RK800-51同属RK800系列,制作时配给的硬件和初始软件与各个模组都是一致的,并且在你被唤醒开机时你也同步了RK800-51打破附加程序锁之前上传至模控生命云端服务器的所有记忆数据……」

「你就非要显摆你对我们RK800系列的了解吗?新机型。」

「这样说来,我差点忘了。」51突然开口,“Lieutenant?”

这一下把60吓的额角光圈红了一秒。

「你要干什么。」身穿模控生命灰色制服的仿生人立刻看向前排正好整以暇开着车的51,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同当初他在Cyberlife地下-49层时装自己是51时51脸上露出的紧张表情是几乎完全一致的,「你该不会——」

“嗯?”

60的紧张引起了一旁军用仿生人的侧目。「RK800-60。」他在三人的加密频道里说道,「我检测到你的压力值……」

「你就不能哪怕消停一会儿别当个好奇宝宝吗RK900?!51我警告你,你要是敢——」

“我刚才忘记介绍了。”Connor选择忽视60在局域网里的一连串怒吼和咆哮,“坐在后排的是我的两位兄弟。穿着黑白制服的是RK900 #313 248 317-87,与我同属Connor model Android,模控生命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前研发的最先进的仿生人。 ”

“Nice to meet you,Lieutenant.”军用仿生人对着坐在副驾驶位上正打量着自己的男人微微点头,“我听我的兄长们提起过您。”

“噢。”蓝眼睛灰白头发的中年警督笑了声,目光转向了身旁的康纳,“我记得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前五天你说你是Cyberlife研发的最先进的仿生人?”

康纳额角的黄圈闪烁频率加快了那么几秒:“我也有不知道的事情,汉克。”他眨了眨眼,神情看上去稍许有些落寞,“毕竟模控生命没有告知我RK900系列存在的任何义务,也没有任何理由会告诉我任何相关信息。”

“可不是嘛。”胡子拉碴的中年警督哼哼了声,抬手比了一下后排的RK800-60,“这个呢?这应该和你还有挟持了我的那个混蛋是一个机型?穿的还都一模一样。”

坐在后排的RK800额角的光圈瞬间就红了。

眼角余光从后视镜里瞥见了红圈的安卓,汉克眉头一皱感觉哪里好像不对,就听到身旁正开着车的仿生人幽幽开了口。

“噢,这个啊——”康纳额角的光圈疯狂地闪烁着黄光,60如潮水般向他单独发送的骚扰信息和病毒程序让他的处理器有点应付不过来,但也没到会宕机的地步,“他是我的另一个弟弟,确实也如你猜测的一样,是RK800 Connor model Android。”

后排那个红圈的RK800已经直接转过头盯着康纳了,那眼神和架势似乎随时都可能跳起来扑向正专心开着车的仿生人。中年警督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总觉得自家(原)搭档下一句会语出惊人——

“RK800 #313 248 317-60,与我同系列同型号的弟弟——虽然你们先前的会面很不愉快,Leuitenant。”康纳的语调十分轻松,就如同刚才介绍RK900时一样,仿佛自己口中说出的内容并没有哪里不对,“但是看在你已经崩过他一枪还差点真把他打坏了的分上,算你们两清,好吗?”

“Oh……What?!”如果说刚才汉克还没完全从熬夜和宿醉中清醒过来的话,他现在是真清醒了,“我可是一枪正中眉心!都那样了模控生命还能把他给修好了?!”中年警督叫嚷着,伸手就想拔配枪,“你居然还把这个混蛋带上我的车?!”

后座上的RK800这下是真的要跳起来了。但他刚有动作,旁边坐着的RK900就把他给按回了坐垫。

“谢谢,RK900。”康纳分神扫了一眼后视镜,对灰色眼瞳的仿生人略微点了一下头,“Leuitenant。”他略微偏头,“请不要紧张——当时他只是在执行他的任务而已。”

“‘他只是在执行他的任务’!Wow!瞧瞧你在说些什么呢康纳!”老警探夸张道,“他可是差点把我们两个都杀了!”

“如果51当时老老实实投降而您不做多余的事情的话,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安德森副队长。”60忍不住插话道,“虽然为了保证能够完成任务,我可以通过自己调整任务指令优先级获得对人类下手的权限,但这不代表我一定要通过伤害人类来完成任务。”

“呵,你大半夜装作康纳跑到我家,把我蒙骗绑架一路绑到模控生命大楼,拿我的命来威胁康纳——并且你先进的社交模组居然判定那没有对我伤害。”人类哼了一声,“这年头高科技连混账都能做出来了。”

“我的行为确实可能对您造成了难以避免的心灵创伤,但除此之外从结果来看您毫发无损——”

“——而你任务失败,还被我在脑门上开了个洞,恩?你是怎么被修好的?”

眼角余光扫见后视镜内有红光闪烁,康纳叹了口气:“汉克。”他开口,“我知道你们之间有许多不愉快,但——”

“我不觉得机器为了完成任务而不择手段有什么问——”

“Enough!Connor!”RK800-51猛地拔高了声音喝止了还想顶嘴的60,前异常仿生人猎手只觉得自己的压力值上升了一些,脉搏控制器运转速度也略微加快了一点儿。他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人类血压上升那样,机体内部管道压力突然骤增,给其他生物组件带来压力,“Leuitenant。”他再度叹了口气,这个对不需要呼吸的仿生人来说毫无意义的行为不知为何多少能让他不太稳定的软体平静些,“DPD不仅接受了我的简历,富勒警监也已经接受了60的简历,从今往后他也将会在DPD工作。”

“Oh great。”汉克翻了个白眼,“我敢相信警局的其他人肯定会非常喜欢他的。”

康纳听到这话后忍不住回头看了身旁的中年警督一眼,欲言又止。

他记得警局的人对仿生人的态度并不友好——尤其是盖文警探。

汉克并没把身旁安卓那欲言又止的神情放在心上。“那么。”头发灰白胡子拉碴的人类看向后视镜,目光落到了RK900身上,“他也要来DPD?”

“不。”RK900摇了摇头,老警督的目光扫过对方放在膝上的帆布包,因为褶皱和镜面反射而看不明确的白色字母在黑色的布料上显得非常醒目,“我在两周前被介绍去了S.W.A.T.,因为我是军用型仿生人。我对去军队服役没有兴趣,但也对从事涉及武力相关之外的职业毫无兴趣。”

“噢。”汉克点了点头,“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门口?”

“艾伦队长的指示,让我将指定证物带到DPD。”身穿黑白模控生命制服的仿生人将手搭上黑色帆布包,“在离开S.W.A.T.时我同RK800-51进行了通讯,因为顺路的缘故,决定集体在您的住宅前会和,随后同您一起前往DPD。”

“他是为数不多的RK900机型其中的一台。”康纳说道,“原本国务院向模控生命下了二十万台RK900的订单,但由于在制造过程中程序员还在收集RK800——也就是我的数据,以在RK900系列身上进行更好的软体调整,所以在仿生人革命成功的时候模控生命一共也就造了不到百台。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后模控生命立刻向国务院返还了定金并支付了违约金,并且着手将RK900系列机型销毁,不过销毁到一半的时候被国务院下派的人给制止了。”

“RK900 #313 248 317-87,因为停止销毁的命令发布及时从而逃过一劫的幸运儿。”60不再继续用病毒程序和骚扰信息干扰康纳的进程,转头看向了身旁的仿生人。他的嘴角略微勾起,却并不显友善,“RK800系列的升级版,移除了RK800所有的缺陷,却连与人类好好共事都做不到。”

“我并不觉得我同艾伦队长以及S.W.A.T.的队友之间的相处模式存在问题,而且即便有任何问题,我也相信我同他们正处于‘磨合期’,而磨合期当中出现一点小摩擦和误解是在容错范围内的。”RK900很平淡地回应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问个问题。”眼中略透露出点儿困惑与好奇的仿生人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前辈,“RK800 #313 248 317-60,我知道因为RK800 #313 248 317-51让你任务失败并且还让你差点报废的事情导致你们的关系恶劣,但——”

“我们到了。”康纳出声打断了RK900即将出口的话。他一边停车一边从后视镜偷瞄隐隐露出防备姿态的RK800-60和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戳到对方哪根神经的RK900,将话题直接转移。“如果你这个月再迟到或缺勤的话, Leuitenant,富勒警监恐怕就不得不要——”

“Oh Come on。”汉克翻了个白眼,在车停稳后推门下车,“不就是在惩戒档案上再加点内容或者扣工资么,我们都习惯了。”

“但这毫无效率并且——”

“Shut up。”穿着有些邋遢的人类警探冷漠地看向跟在他之后下车并且插嘴的60,抗拒和厌恶明晃晃地摆在脸上,“嘿,别以为你有康纳的记忆就可以和我装熟,你这混蛋。”

“我的名字也是康——”

“Oh Jesus Christ。”康纳刚锁好车门抬头就看到老警探又翻了个白眼,“I don't fucking care!”蓝眼睛的中年人冲着身着灰色模控生命制服的仿生人吼道,“我只认识一个康纳!而那不是你!”

人类扔下这句话后便转身向着DPD的大门走去。康纳看了60一眼,只见与自己同型号的仿生人面朝人类离去的背影垂下了眼,缓缓低下了头。

RK900那张表情匮乏的脸上再次露出了一点好奇,康纳急忙赶在对方准备出声前开了口:“All right。”他环视了一周,空旷的停车场内只有他们三个仿生人与即将离开停车场的暴脾气警督,“Time to work。”他说着,将没来得及物归原主的车钥匙放进了裤子口袋,随后搓了搓手,跟向了人类警探离开的方向,将帆布斜跨包背上的RK900紧随其后。RK800-60看着前面三个人的背影,整理了一下略有些松垮的领带后迈开脚步,也跟了上去。期间他不自觉地抬起双手合到一起,但在意识到自己正在模仿康纳搓手的动作的瞬间便嫌恶地甩了甩手。

没有人注意到落在最后的仿生人的小动作。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140)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