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2

马库斯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


-Season- 


Chapter.2


三个仿生人在进入DPD的时候引起了众人的瞩目——虽说现在底特律大街上晃悠的仿生人很多都是同一张脸,但是RK系列的仿生人可不是什么市面上的常见型号,更别提RK800-60与RK900的模控生命制服在现下属于那种没有任何仿生人会愿意选择去穿的东西。

还没走到富勒警监的办公室就能隔着玻璃远远瞧见中年警督正向着警局队长用夸张的肢体语言与隔着防弹玻璃都能听到的声音表达自己的不满。

软体判断现下或许并不是进入办公室的好时机,但康纳还是选择推开玻璃门。“你想也别想!杰弗瑞!”老警督的声音引起了其他正认真工作着的人们的注意,“我绝对不要再和那个塑料搭档!还是一次两个!”

“这是歧视。”康纳的声学组件敏锐地捕捉到了一阵小小地议论声,RK800-51侧头看去,不远处有几位仿生人警员正聚在一块儿看向办公室里正暴躁地走来走去的人类警督,“和仿生人搭档又怎么了?还是和那一位……”注意到康纳正回过头看着他们,那几个仿生人警员立刻就收了声,似乎是被吓了一跳——可能是没想到康纳会听到他们的谈话声。

小声在他人背后议论别人这个行为非常的像人类。康纳想着,对那几个仿生人警员露出了一个安抚性的微笑。毕竟仿生人要通过网络在不引起人类察觉的情况下进行交流是非常容易的事情。

随后他迈步进门,60跟上,900在进门后顺手带上了门。

“汉克,你到底有完没完?”富勒警监显然也没有什么耐心再和老友耗下去,“之前他来的时候——”坐在椅子上身材发福的黑人男性抬手指向身穿便服的仿生人,“你在这间办公室,就在我的桌子前面,说过完全一样的话!”他说道,“仿生人革命成功之后我们都以为这下你高兴了,谁知道你又开始想念起那个老是跟在你身后的仿生人了!现在他回来了,还带了另外一个同型号的仿生人,最开心的难道不是你吗?!”

“狗屁!”汉克拍桌,“我难道没和你说过吗杰弗瑞?!上次我在家喝醉酒,这家伙直接打破了我的窗户进来!现在他又大清早跑到我家门口把我拽过来!”

“是不是我对你太宽容了?!”富勒忍不住抬高了声音,“你成天迟到甚至是缺勤!虽然比起仿生人革命前已经好上太多,但是汉克,警督可不应该带头消极怠工?你的惩戒记录厚度已经都快变成盖文的两倍了!”倍感心累的警局队长深呼吸了一口气,“康纳今后将会作为警探继续在DPD工作,他已经被录入档案了,包括那个和他一个机型的仿生人。”他揉了揉额角,“不过那个什么……”

他一手指向60,似乎是在思考合适的称呼。康纳注意到60背在身后的双手略微收紧,面上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您可以称呼我为康纳。”他说道,“但鉴于我与RK800-51的名字是一样的,您也可以称呼我为60。”他微笑了一下,“毕竟我们长得也一模一样。”

富勒点了点头,然后再次看向汉克;“60将会作为警员同你与康纳一并负责人类-仿生人相关案件。”

康纳注意到汉克的脸上露出了明显的抗拒。“不是吧。”中年警督有些不敢置信地开口,“又来?!别和我说什么现在所有人都——”

“普通的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小纠纷当然不需要你们出手!”富勒拿起一旁的文件重重拍上了桌案,“你们主要负责凶杀案之类的事情。”他说道,“现在——”

“噢别这样杰弗瑞。”汉克扶额,声音带上了点恳求,“我可没法和一个绑架并曾试图杀了我的家伙一起工作!”他压低了声音并凑近了办公桌后的男人,似乎以为这样他身后的三个仿生人就听不到他说话一样,“那个家伙——”他冲着富勒示意对方看向60,“上次——”

“够了汉克!”富勒打断了老友的话,他已经开始感觉头疼了,“先让我处理一下另外的事。”他的目光落到了灰色眼眸,面容与康纳有九分相似的仿生人身上,“RK900?嗯?艾伦队长派你来的?”

“是的。”RK900轻轻点了点头,“我来递交艾伦队长先前在邮件中提到过的物证。”

“康纳你带他去证物室。”富勒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密钥卡递向康纳的方向,却没想康纳居然摆了摆手。

“让60带他去吧。”康纳说道,“我觉得安德森副队长可能想要我留在这儿。”

“他知道那在哪儿吗?”

“我拥有RK800-51在成为异常仿生人之前的所有记忆数据,所以,是的。”60回应道,“您可以放心地将这件事交给我。”

“那你一会儿自己再去后勤那边拿套制服。”富勒扬了扬手示意对方赶紧拿了密钥卡带人出去,“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Got it。”

“也许你会想在警局里转转。”在60拿过密钥卡并将手放到门把手上时,康纳提议道,“要知道——光是读取我的记忆和自己切身实地地感受可是不一样的。”

身穿灰色制服的仿生人脚步一滞,他回头看向康纳,眉头略微皱起,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是没说什么,扭头推开门带着RK900就出去了。

室内的三人望着两个仿生人离去的背影,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Lieutenant。”片刻后康纳赶在汉克开口之前发声了,“我知道您与60之间有过很多不愉快。”仿生人望向警局副队长的眼神分外恳切,“但是当时他只是一个机器,认为自己应当不择手段地完成一切模控生命对他下达的任务——我当初也是这样的。”康纳额角的LED指示灯散发着鹅黄色的光,“而他也已经因为他曾经的行为付出了一定的代价。”

“他差点就杀了你!”汉克几乎是立刻就转向了康纳,不满与愤懑明晃晃地写在脸上,“还拿枪指着我!Jesus!”老警督挥舞着手臂,“我毫不怀疑他会真的对我开枪!而且刚才他在车上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可以通过自己调整任务指令优先级获得对人类下手的权限’!说好的阿西莫夫三大定律呢?!我以为只有异常仿生人才会攻击人类!”

嗯,60确实当时就表现的挺异常。康纳在心里默默赞同了汉克的话,面上却并未表现出来——他现在的首要目标是缓和汉克·安德森与RK800-60之间的关系,并且尽可能地让人类警督接受曾经做出伤害过对方行为的60。“他也说了那并不代表他一定要通过伤害人类来完成任务。”看着人类瞪大了眼睛,仿生人立刻将后面的话接上,“对于机器来说那只是一种手段而已。”

然而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选错了应说的内容——汉克看上去比刚才更生气了。

“‘一种手段’!哈!”穿着DPD卫衣的人类发出了冷笑,“这种行径简直和我曾经见过的那些歹徒和不法分子没什么区别!”

“康纳。”富勒开口了,这对话让警局警监感到很有问题,“……你确定让那样一个……”他斟酌了一下用词,“仿生人。”他说,“待在你和汉克身边是一件好事?听上去他的目标是你。”

“准确来说,是‘当时的任务目标。’”康纳纠正了对方的措辞,“他现在已经不会对汉克或者是我构成威胁——模控生命已经没有再给他下达任务的权限,RK800系列的云端自检系统也已经被彻底关停并且格式化,他现在是个自由的仿生人。”康纳说着,微笑了一下,试图让面前的两个人类放宽心,“我和他在一起已经相处了几个月——当初为了把他修好我还跑了好几趟模控生命的回收厂去找我们的组件。”说着他搓了搓手,“在成堆的废弃组件里要找到仅有八台的RK800系列组件——并且还要是完好能用的,可并不容易。”

……咦?

康纳略微歪头。

面前的两个人类似乎确实因为他的话稍微放心了些,但是为什么……用人类的话来讲,这个表情应该是“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或者“啃苹果啃到一半发现里面有半截虫子”?

他刚才的发言有什么不对吗?

“也就是说,你们相安无事地相处了……”汉克回想了一下自己上一次和眼前这只气人安卓面对面见面的日期,再扫了一眼富勒桌上的台历,“——七个月?”

“准确地说是三个月又零七天,为了尽可能完整地修复他的部分核心组件我不得不把他关停了近四个月。”康纳说道,“他很抗拒我试图修复并转化他的行为,所以我不得不那么做,而且我还要帮助马库斯他们处理耶利哥的一些事情。”他顿了顿,“在把他修复好之后我和马库斯都曾试图转化他,但是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效果,他仍旧是那个样子——虽然说,我很确定他的那堵红墙已经被打破了。不过打破红墙前后思想和性格表现的没有太大变化的仿生人,他倒是头一个。”想起马库斯等人在同60谈话时60在固执地表示自己是一个完美的机器才不是什么异常仿生人的事时,康纳的嘴角再次向上弯起,“他其实很有性格。”

这下办公室内的两个人类看向康纳的眼神已经不是怀疑仿生人是不是系统出了什么故障的眼神了,那已经完全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很有性格。’”汉克扭头看向富勒,一脸“你敢相信吗”的表情,“哇哦。”

“您不需要对60有任何顾虑,富勒队长。”康纳说道,“他能够成为任何人的搭档——模控生命在最初设计我们RK800时给我们的定义是‘谈判专家’与“能够同任何人协作的最佳拍档”。我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也能做到,所以您应该为有了一个新的可靠部下而高——”

「RK800-51。」RK900突然传来一条通讯,「你现在方便我问个问题吗?」

「当然。」光学组件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异常现象,玻璃房外的一些警员似乎都停下了手中的事看向走廊的方向,这让康纳感到了一丝不安,「怎么了?」

「如果在工作的地方碰到有同事挑事应该怎么办?RK800-60好像很生气。」

「……如果能够和平解决的话就尽量选择平和的方式吧。」康纳回应道,「60很生气……但是他应该也有分寸,他的谈判模块应该足以让他巧妙地回避纷争。」

话虽是这么说着,但是康纳还是有些担忧地转过了头。他的声学组件已经捕捉到了外面传来的愤怒人声,听声音好像是李德警探——

“新来的就应该乖乖听话!快点给老子去倒杯咖啡!”

「RK900。」康纳有种不好的预感,「你和60在休息室吗?」

「是的,康纳。」RK900回应道,「我已经同RK800-60将证物放置在了证物室的指定位置,现在正在调查DPD。」

康纳转过身,透过富勒队长办公室的玻璃看向休息室的方向。RK900的黑白制服一角从墙体后露了出来,右臂上的蓝色光圈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休息室是开放结构,两个出入口之间的墙壁会挡住视野,而他并没有看到60,也就是说60在墙壁之后。

休息室角落的一名人类警员正望着被墙壁遮住的方向——似乎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

DPD此刻除开部分警员交接电话的声音与外部门厅处传来的人声之外可以说是非常安静。一声重物撞击墙壁的闷响在整个办公区域内显得格外清晰,即便是在富勒的办公室内也能听到一点儿,紧接着的是盖文·李德略显暴躁的声音。“你以为你是什么?嗯?”人类警探显然没有给自己正针对着的对象什么好脸色,“你以为你那颗机械脑袋很聪明?比人类厉害?可以无法无天?”那声音里似是压抑着怒火,“我告诉你——唔!”

警探的话似乎还未说完便被迫转化为了一阵闷哼。

「……除了你们之外还有谁在休息室?」

别,千万别——

「是盖文·李德警探。」RK900立刻就给出了回应。

“……Oh。”康纳张了张口,先前没说完的话已经被他给咽回去,取代而之的是一句粗口,“Shit。”

我应该就知道。康纳简直想扶额,他额角的LED闪烁起了欢快的明黄——我应该想到的,让60和RK900在DPD随便转转的话可能会碰到什么

“What the ……?”汉克面露些许惊讶,“你居然会骂人?噢杰弗瑞,你瞧,康纳这小子居然。”中年警督呵呵笑了两声,那笑声有点滑稽,“居然学会骂人了!”

“百分百是和你学的……等等。”富勒也注意到了似乎状况有点不对,皱起眉,望向休息室的方向。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李德警探。”熟悉的声音从休息室内传出——那是RK800的声音,“请注意您的行为,对待同事即便是下属也应当表示基本的友善,不然您的人缘——”

“我还不需要一个机器来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做!”

“……”这下办公室里的两个人类再意识不到状况不对就别再待在DPD任职了。DPD的警察队长站起了身:“出去看看。”他说道。

「RK800-60和李德警探打起来了。」RK900又给康纳发送了一条讯息,「我是否应该——」

「拦住他们。」休息室内传来的桌椅和重物倒地声以及人类与仿生人交手时发出的吃痛闷哼即便是在办公室内也都清晰可闻,康纳快步走到了办公室的玻璃门前,「让他们别再打了。」

穿着印字T的警探型仿生人推开玻璃门就翻下台阶准备冲向休息室,然而为时已晚。厌恶仿生人的人类同与自己有着一致面容的仿生人早已经你一拳我一脚地打了起来,在康纳让RK900阻止两人之前他们已经过了好几招。60的脸上还有没有恢复的皮肤层,而光学组件的扫描功能让康纳发觉盖文正在承受多处五级疼痛,显然在60那边也没讨到好。RK900拦在两人之间,抬起的手势似乎是在制止两人继续打下去,但吃了亏的人类明显不打算立刻收手。“上次在证物室的事儿我可还没找你算账呢!”盖文吆喝着,头发上滴落的棕褐色液体落在地上溅起小小的水洼。上衣被咖啡浸透的男人快步上前,语气凶狠:“你还真以为你们仿生人——”

警用型仿生人的预建功能已经预料到了即将发生什么事,而康纳并没有能力也并不想去阻止

踩到咖啡的李德警探脚下一滑,右腿重重敲上了旁边固定的圆桌。

“Fxxk!”

倒地的人类将痛呼声硬生生转成了咒骂。他试图爬起站立,奈何腿骨骨折带来的疼痛让他根本难以立起。

原本在办公室内的三人快步走向休息室。他们老远就看到人类警探骂骂咧咧地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一旁是身着模控生命灰色制服的仿生人。RK800-60好整以暇地整了整歪掉的领带又拍了拍在打斗中粘上灰的制服,居高临下地瞟了一眼人类。

“发生了什么?”康纳扭头看向休息室咖啡机旁,明显是目睹了全程的那位警员。那位人类警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视线在康纳与60之间来回了好几次之后才像是终于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刚才……”那名警员看了一眼DPD的警察队长与警督,随后视线落到了坐在地上正盯着康纳一脸见鬼表情的人类警探身上,“刚才李德警探要那个仿生人给他倒咖啡。”那警员将头向着60的方向偏了偏,“然后那个仿生人不愿意,并且表示李德警探认错人了,但是李德警探根本不听解释还用力推掇了那个仿生人好几下,于是那仿生人就去倒了杯热咖啡直接泼李德警探身上了。”那警员在得到来自于盖文的瞪视后缩瑟了一下,“我说的是事实。”他嘀咕道。

汉克直接很不给面子的笑出了声:“做人太混蛋迟早要遭报应,hum?”警督抱起手臂,扫了一眼疼的满头冒汗的警探,视线又在一旁的几个仿生人脸上转了一圈儿——哟,那个和康纳一个系列的小混蛋看上去似乎还有点儿小得意?

“那咖啡是怎么回事?”富勒整张脸都要皱起来了,“你别告诉我你是手滑了一下?然后把咖啡泼了盖文满脸?”他看向60.

“的确是因为手滑。”60撒谎了,而且这个谎撒的毫无诚意,但那张模控生命精心设计出的脸此刻看上去是那么的真诚,就好像他真的在说实话一样,“我在转身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RK900,然后很不幸地,咖啡就飞出去了。”

“……What???”

“是真的。”RK900开口补充道,“旁边也有目击者。”

富勒不敢置信地看向休息室内那个目击了全程的人类警员,在看到对方点头后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崩坏了。

“李德警探。”RK800-60微笑着看向仍坐在地上的人类警探,“检测到您的腿骨骨折,需要帮您叫救护车吗?”

汉克直接爆笑出声。

“看什么看!都给我滚回去工作!”富勒暴躁地对着休息室门口三三两两聚集起来的人群吼道,“克里斯!”他唤来同盖文搭档的黑人警员,“把盖文带到医务室去!汉克,康纳还有……”他迟疑了一下,“60!”他最终吼道,“Inmy office!其他人还不快点都回去工作!”

康纳看着富勒队长在吼完后气哼哼地回到了办公室,汉克的视线逐一扫过他与60还有RK900,在60的身上停顿了一会儿,似乎想说些什么,最终却只是轻笑一声转身向着警局内的玻璃办公室走去。而目击了全程的那个人类警员也跟着人群散开离去了。

“在上班第一天就和同事闹不愉快可不是明智的决定,康纳。”察觉到60走到自己身边,康纳略微偏头,压低了声音,“要把一杯端的稳稳当的咖啡在生物组件和软体没有出任何故障与错误的状况下精准地倒在李德警探头上可是个高难度动作。”仿生人略扬了下眉毛,“但是。”康纳转过头看向同自己面容一致的仿生人,眨了下眼睛又勾了勾嘴角,“Nice job, Connor。”说着,穿着T-shirt的警用安卓又转过头望向盖文离去的方向舒了口气——即便仿生人并不需要呼吸,“我早就想这么干了。”

60冷哼了一声,没看康纳,只是扯了扯衣角确保衣服穿戴整齐,随后略过康纳,径直向着富勒队长的办公室走去。

好吧,他估计还在记恨车上的事情。康纳抖了一下眉毛,随后转头看向RK900:“刚才是60让你不要动站着给他撞的?”

“他说协助他可以更好地了解人类。”RK900望向玻璃办公室的方向,RK800-60正背着双手面朝向富勒队长的办公桌,“我现在很怀疑他是否只是单纯的利用我。”

“这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理解,one way or another.”康纳耸了下肩,故意挑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后岔开了话题,“你接下来是要回S.W.A.T.吗?”

“不。”身穿黑白制服的仿生人摇了摇头,“今天我轮休。”他说,“艾伦队长似乎不高兴我一直待在S.W.A.T.的营地又或者是宿舍,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RK800-51。”

“噢……”康纳点了点头,感觉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那你可能要先等一会儿了。”他略带歉意地看向灰色眼眸,面容与自己九分相似的仿生人,“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RK900点了点头:“我不介意。”他观望了一下四周,“那在此期间我会在DPD走动一下,像是你之前建议的那样。”他顿了顿,“完毕后我会在安德森副队长的桌子旁边等你。”

“谢谢,RK900。”康纳微笑了一下,“那我先去富勒队长那边看看他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

一进办公室,迎接康纳的就是富勒的质疑声。

“你说他是可以同任何人搭档的‘最佳拍档’,康纳。”身型发福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低头捏着鼻梁,语气半是无奈半是郁闷,“然后在你说出这话的下一秒他就已经和盖文杠上了?”

“这只是个意外。”60无辜地望向DPD的警察队长,“而且是李德警探先动的手——并且骨折也是因为他自己的问题。”

“我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状况以及行动预建,但是我没有办法预测未来。”康纳也面露无辜,“更何况我不知道60会在休息室碰到李德警探。”他说道,“上次我拒绝为李德警探倒咖啡,他直接打了我的脉搏控制器。60可能是存取了我的这部分记忆才给李德警探倒的咖啡。”说着他歪了一下头,“然后就出现了不可预测的意外情况。”

“‘很有个性’,hum?”汉克半坐在富勒的办公桌上抱着手臂看着眼前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安卓,视线在两张无辜的脸之间来回移动,“确实很有个性。”

这再看不出这背后百分百有猫腻,他这警督也别当了,直接扔警徽交配枪回家睡觉吧。

“All right,anyway.”沉默了半晌后,富勒摇了摇头摆了下手,似乎不打算继续纠结休息室的事情了,“既然如此我就把你们排一块儿了。”他将手移上键盘和鼠标,“警督汉克·安德森,带新人的工作就交给你了。”警监皮笑肉不笑,“现在在办公室的另外两位就是你要带的新人,RK800-51康纳和RK800-60。”

“Wait。”中年警督立刻就跳下了办公桌,“什么?杰弗瑞,我刚刚才说过——”

“鉴于你是整个DPD唯一一个有和RK系列仿生人共事经验的人类,我觉得这项任务的最适合人选就是你了。”富勒看都没看友人一眼,“That's it,Hank。”他已经开始觉得脑壳痛了,“看在你和康纳之前相处的不错的份上——老天你是这儿唯一一个能带他的人了!而且,鉴于现在盖文腿断了最起码三个月不能回到工作岗位,他手头的那些案子就全交给你们了。”

“这两个人需要带吗?!”老警督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崩溃,“杰弗瑞——”

“他们就交给你了。现在我还有工作要做,有什么问题自己出去解决!”

汉克翻了个白眼深呼吸了一口气,插着腰瞪向老友。在发现富勒似乎是铁了心要他带着两个安卓新人后哼了一声,然后转身摔门走了。

“你们两个,去后勤领制服。”富勒扫了一眼手中空空如也的60,随后视线定格在了康纳的T-shirt上,“……你这穿的是什么?”

“T-shirt,人类的文化衫。”康纳回应道,“我正在学习并尝试人类的生活方式并且学习人类的文化。”

富勒敢向天发誓,在康纳说那句话的时候,旁边那个身穿模控生命灰色制服的RK800翻了个白眼。

那神情和刚才摔门出去的汉克有点儿像。

DPD的警监隐隐有些胃疼。

“……你不要。”警监指了指康纳又比划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穿这种衣服来上班。”他说,“这种衣服不适合工作岗位。”

“Got it。”康纳点头,“我会换掉的。”

富勒点了点头,随后重新将视线投到了面前的显示屏上。

康纳同60互相对视一眼后一同离开了办公室。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118)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