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4

马库斯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

-Season-


Chapter.4


汉克发誓他只是用半个小时冲了个澡,然而当他洗完澡后走出洗手间的门就发现家里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本摊在沙发和茶几上的上的纸质读物和外卖广告单被清理一空,随便堆叠在桌面与书桌上的纸质文件和旧光盘已经被码的整整齐齐,堆在厨房水斗旁的披萨纸盒与牛皮纸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积攒着的脏衣服被扔进了洗衣机,水斗中的脏碗也被洗净;相扑撕开的狗粮包装袋已经被叠好口子,用红色的封口夹紧紧扣好放到了柜子上。

穿着白衬衫的仿生人站在电磁炉旁,手里拿着汉克很久都没有用过了的不粘锅与锅铲,锅内传来轻轻的“滋滋”声响,食物的香气充盈了整个屋子;银眼睛的仿生人已经脱下来黑白制服外套,只着一件黑色衬衫与小马甲,背着手站在客厅偏着头左右观望;圣博纳犬正趴在沙发旁,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正拿着汉克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扔到不知道哪儿去的狗毛刷正给大型犬梳毛。

“你们到底什么毛病?”老警督的声音有点崩溃,“在你们进门的时候我就说了你们不用给我做家务!”他抹了一把脸,“搞得我感觉我往家里带了三个家务安卓而不是警用安卓!”

“鉴于我们可能要在您家里多打扰一段时间。”康纳将锅中烹饪好的食物倒入一旁洗净的盘子,端上桌,“所以我们觉得,在拿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并且给您支付房租之前,我们应当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说着,仿生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比如,帮您改掉不健康的饮食与作息习惯。”

“……”汉克瞠目结舌地看着桌上正冒着热气的晚餐,“这是什么?”

“普罗旺斯杂烩。”仿生人边将餐叉放到碟子旁边回应道,“您冰箱里可用的食材并不多,甚至还有发霉的——当然,那些坏掉的蔬菜与肉类已经被妥善处理掉了。”

“见鬼了……”汉克的面部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扭曲,但是他还是走到了餐桌旁,在椅子上坐下,盯着面前那盘全素食品有些愣神。过了一小会儿后人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起身走到冰箱前,打开了紧闭着的柜门。

“……我的啤酒呢?”

“饮酒过多对身体不好,我帮您暂时收起来了。”仿生人眨了下眼睛,“您不应该继续摄入那么多的酒精,副队长。”他的脸上仍挂着微笑,“您也别想着您床底下的威士忌。”他补充道,“我已经让60和RK900帮您收好了。”

“WTF……”老警督有些神色恍惚地坐回椅子上,“我活了这么多年。”他蓝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的那盘炖菜,“我打过混混抓过毒贩,曾经被凶恶的逃犯一枪打的进了ICU差点出不来,甚至还帮助了你们仿生人革命——我命这么硬,现在却连自己吃什么喝什么都不能决定?”

“这是为了你的身体健康,副队长。”

康纳满脸诚恳,而人类对此的回应是比了个中指,随后拿起叉子用力插上碟子里的茄子——仿佛那样能让他消点气似的。

不过不得不说,味道不坏。汉克心想。人类眯起了蓝色的眼睛,他看到正站在沙发旁边站着待机的RK900将双手背在身后,正偏头专注地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

“呃——”汉克开口,“那个什么,RK900。”他喊道,“你可以坐在沙发上,没必要一直站着。”

“我站着就可以了,安德森副队长。”穿着黑衬衣黑马甲的仿生人转过头,“仿生人并不会感到累。”

“人类可不会一直站着看电视。”老警督嚼着番茄和西葫芦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而且别叫我副队长了,叫我汉克就可以。”说着他竖起食指,“啊,对了,还有康纳。”他说道,“不是工作时间就不要再叫我副队长了。”

“Got it, Hank。”康纳几乎是立刻就给出了回应,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开口问道,“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汉克?”

银眼睛的仿生人此时已经坐到了沙发上。他略微偏头,似是在听新闻的同时关注着发生在厨房间的对话。

“……你真的是很喜欢问问题啊。”人类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吧。”

“你是怎么区分出我和60的?”

“什么?”汉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你是说模控生命大楼那次?”

“不仅是模控生命大楼。”康纳在人类身旁的空椅上坐下,“从富勒队长的办公室出来后我和60换了衣服。”他将胳膊撑到了桌子上,就像是当初在Chicken Feed附近的桌子那儿一样,“我现在身上穿的是60的衬衫和裤子——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你那颗聪明脑袋是进水了还是怎么回事?”人类翻了个白眼,“警察最起码要有警探级别才被允许穿着自己的衣服在警局和现场到处乱晃,而且你没注意——你的衬衫透出底下的T-shirt了。至于模控生命大楼。”汉克的目光冷冷扫向单膝跪在相扑旁边,仍穿着警局制服的仿生人,仿生人旁边的墙壁隐隐反射出稳定的微弱黄光,“你们两个确实长得一样,而且行为模式也很像——但是一旦看清楚本质,要分清楚你们简直太容易了。”

本质?”

“对,本质。”

康纳顺着人类的目光,看向了与自己同型号的仿生人。相扑虽然还坐着,但是明显开始变得不安分了。圣伯纳犬似乎对这个给自己添食加水还梳毛的仿生人有着极大的兴趣,好像光只是贴着对方坐着还不够,它不停地耸动着脑袋试图往仿生人的脖颈边拱,而且还吐出舌头作势要舔仿生人的脸。

判断出人类可能不太愿意继续之后的话题,康纳选择另起一个:“相扑好像很喜欢60。”

“唔。”人类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这倒是挺奇怪的。”

“什么?”

“Nothing。”汉克摇了摇头,“没什么。”人类明显不想给出答案,“行了,你别在旁边盯着我——搞得我感觉我像是在刑讯室受审一样。”

于是仿生人离开了。他走向客厅,走向他的兄弟们。康纳在RK900身旁坐下,头略微向着RK800-60的方向,似乎是一边在看电视一边分神观察自己的同型号机体。

然而人类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承诺了会试着更像人类,用人类的方式交流的那只安卓再一次地发起了网络加密对话。

「60,你再梳下去,相扑该掉毛了。」

「……」

「从富勒队长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你就很安静,给你发信息也不回,如果不是RK900,我都不知道你和米勒警官相处的如何。」康纳的语气里带上了点责怪的意味,「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60?」他问道,「是因为安德森副队长?」

「才不是。」60反驳道,他放下了手里的梳子,双手捧住了大型犬凑向自己颈窝的脑袋,「而且我也没闹脾气。」他说,「不回你信息是因为你太烦了,你像个老妈子一样的,真的吵死了。」

「你一共才开机多久。」康纳略微蹙眉,「而且你这是第一次离开耶利哥和除开安德森副队长之外的人接触——」

「哇塞。」60极小幅度地摇了摇头,随后直接将跪姿换成坐姿,任由圣伯纳犬趴到自己的身上用脑袋蹭自己的脸,「我根本不需要你的担心。」他冷淡地回应道,「而且与其担心我,你倒是不如担心一下RK900-87——或者RK900全体。」仿生人在频道内冷笑了一声,「这些对人类社会一无所知还完全没有谈判技能,共情模块甚至还没有家用机健全的战争机器才更加容易捅出篓子吧。」

「我不认为我与人类的相处有什么问题。」RK900闻言,头略微朝着60的方向偏了点角度,「人类是很复杂的生物,我仍旧在学习并试图找到与人类互相适应的方法。」银色眼睛的仿生人眉头略微皱起,「而且今天要不是克里斯警官,那个人类和那个仿生人之间的矛盾就差点升级成斗殴了——虽然我敢相信以你的机能,一定能在双方动手之前将两边都拦下来。」

「哦吼?这是你作为新机型对旧机型的嘲讽与挑衅吗?你这真正获得自由并且开始认知世界也不过就两个月不到的小东西?」

「我并没有在嘲讽,也没有在挑衅。」军用仿生人的脸上浮现出困惑的情绪,显然不明白自己明明是称赞的话语为何会被对方理解为讽刺——要知道,他认为自己刚才的语气可以称得上是真诚,「而且严格意义上来说。」仿生人眨了一下眼睛,「你也才获得自由,并且你对这个世界还有人类社会的认知也就不到三个月,RK800-60。」

「我可你可不一样!我——」

「别针对RK900了,60。」康纳看着不远处的警用仿生人瞬间绷紧的脊背就知道对方怕是又要生气了,「你自己都说了他没有谈判模组支持,感情模块也没有我们RK800型号细腻,那何必要和他置气呢?」

「我没有在生气。」60迅速回应道,「我只是觉得这小子有点儿太高傲了。」

得了吧你就是在生气。康纳看着60抱住相扑将脸埋进柔软的狗毛里。相扑用脑袋亲昵地蹭了蹭警用仿生人的背,随后扭过头,狠狠地添了一口仿生人的脸。

眼前的场景让康纳想到了他刚把60修好那会儿的事。

「我觉得安德森副队长只是暂时还没有从你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里走出来,你知道的。」康纳小心翼翼地斟酌着用词与用句,「他只是需要时间。」他温和地说道,「一旦他明白了你当时其实并不想伤害他的话他应该就会接纳你了。」

这话让60直想叹气,然而仿生人并不需要呼吸。

「你之前的谈判和审讯能够成功真的是奇迹,康纳。」60说着,将圣伯纳犬又抱的更紧了一些,「或者说好在你的谈判对象大多都是仿生人。」他说着,任由大型犬抬起一只前爪拍上自己整理的一丝不乱的褐色头发,并将其揉乱,「人类才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知道。」康纳应道,「但是安德森副队长……」他迟疑了一下,「……和其他人类不太一样。」

「你是说他是异常的人类吗?就因为他帮助了仿生人?」60的声音听上去很平淡,「你似乎没有明白我在说什么,康纳。」

「不,我知道。」康纳叹道,「就只是……你和他都需要时间,不是吗?60?」仿生人的眉头轻颤了一下,「我知道你受到我记忆的影响所以变得也很尊敬他。」

「噢——你真是够了,51。」RK800-60这次并没有叫对方的名字,而是直接喊了编号,「别以为你是我们这个系列的原型机你就什么都知道了。」他恶狠狠道,「你对我们这些备用机一无所知。」

从RK900的角度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身旁的警用仿生人面上有担忧一闪而过,而背对着他们的那台RK800完全没有要回头看一眼的意思。哪怕在通讯频道中他的情绪波动起伏明显到了连RK900都能察觉到的地步,他也仍旧保持着抱着大型犬的姿势,只是在相扑有些不舒服要换姿势的时候顺势稍微动一下,随后继续抱着圣伯纳犬,似乎打定主意不想回头看他们一样。

「我的确对你们一无所知。」康纳垂下了眼睑,「而你又一直不愿意说。」

「你也不需要知道。」

人类并不知道此刻两个坐在沙发前的安卓并没有在单纯地看电视,他只是盯着抱着自家相扑的那个仿生人——康纳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狗他倒是不知道,但是老警探觉得自己完全能确定被自己崩过的那个仿生人是很喜欢自家的圣伯纳犬。

而且不知道为啥相扑居然很喜欢那个混球。

真是见鬼了。

汉克有种预感,他接下来的日子将会过的非常精彩。

而事实是确实如此。

没有酒精的夜晚让他感到无比烦躁,起夜时发觉漆黑一片的客厅里晃着三个光圈把他给吓了一跳,早上闹铃刚响就能听到烦人安卓那熟悉的声音——有着浓重起床气的人类怒吼着让仿生人滚出去,却不想直接被掀掉被子并且还被强行从床上拽了起来。

你有这么大力气怎么当初在追捕异常仿生人的时候没见你用上呢?!一宿没能睡好的老警督双手撑着洗手台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当初在伊甸园你连个WR400型都打不过!

他现在有些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帮助这个塑胶脑袋?瞧瞧这些仿生人,他们获得自由后就彻底爬到人类头上来了!

“起这么早做什么?”人类在洗漱完毕后抱怨道,“盖瑞的店压根就还没开门!”他扫了一眼指针刚刚走到“7:00”的时钟,“提前去上班又不会加工资!”

“我知道。”康纳微笑,“我们的确不用现在就去DPD,虽然我们手里目前正堆积着数起案件——我想您应该不想听见确切数字,鉴于这个数字似乎还有持续上升的趋向。”仿生人将一小盆蔬菜沙拉端上了桌子,“我觉得早睡早起,摄入大量蔬菜与适量肉类会极大地改善您的健康状况,包括晨跑。”他说道,“而相扑的体型和岁数也需要多出去走走,获得适当的锻炼。”

“你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待着吗?”汉克有些痛苦地抬手捂脸,人类现在才后知后觉地明白了自己是捡了大麻烦回家,“我不需要什么蔬菜和健身计划。”他说道,“人活着不能吃自己喜欢的东西喝自己喜欢的酒,那这人生还过的有什么意义?”

“但是摄入过多垃圾食品和酒精无异于慢性自杀。”康纳的语气带上了点儿不悦,“您不应该这样。”

“我可不需要仿生人来告诉我我应该做什么……”虽然嘴上是那么说着,但汉克还是在餐桌前坐了下来,他扫视了一圈客厅,没见到那个一身黑的高个子仿生人,“那个RK900呢?”

“他半小时前出门回往S.W.A.T.了。”康纳回应,“从这里到S.W.A.T.的宿舍还要点时间。”

“唔。”老警督拿起了叉子,随后视线落到了相扑的狗窝旁——家里的另外一台RK800仍穿着警服,正靠着墙壁坐在地上,圣伯纳犬则是把大半个身子都趴到了仿生人的腿上,“……这是在搞什么。”人类的眼角抽搐了一下,“有沙发不待硬要和相扑挤狗窝?”

靠墙坐着的仿生人的目光定定地望着虚空中的某一点,即便是人类在话中提到了自己,他也坐在原地没有任何动静。如果不是对方额角的光圈瞬间由蓝转黄,汉克还以为这机器是不是真出了什么问题。

“……60应该是对动物感兴趣。”康纳面不改色地撒着谎——准确来说他也不算是在说谎,因为60在昨天确实表现出了对相扑的喜爱。“有些仿生人在自由后会对一些特定的事物感兴趣。”RK800-51这样对着人类解释道,“您是遇见过的,副队长。”

“那个把我从楼顶推下去的成天和脏兮兮的鸽子待在一起的家伙……”汉克嚼着沙拉含混不清地开口,“你们这些仿生人可真奇怪。”

“您可以把仿生人认为是有成年人外形的孩童。”康纳提议道,“对于人类社会和这个世界,我们还在学习。”

“……那更加奇怪了!”

人类在不情不愿地吃完了沙拉之后——他其实一点都不想吃那玩意儿!纯粹只是因为浪费食物可耻!——起身准备去开车,试图无视掉身旁不停唠叨“宁应该进行晨跑健身”“您自己说了早报道并不会多得工资的,副队长。”的烦人安卓,结果刚走到自家老爷车前面开始掏钥匙的时候,他发现车钥匙不见了。

“……康纳,交出来。”

“长时间的行走也是一种锻炼。”警用安卓机的脸上挂着温和有礼的微笑——只是此刻,这笑容在人类眼里看着格外欠扁,“我非常高兴您做出了步行上班而非开车去往DPD的决定。”

“你的塑料脑袋是进水了吗?不开车的话到时候我们怎么去案发现场办案?你自己都说我们有很多案子积攒着。”

“可以让60稍后将车开到DPD来。”

“我才不会让那个混蛋开我的车,想都别想。”汉克伸手,“快把车钥匙拿来!”

仿生人只是轻轻微笑着,以温和且坚定的态度拒绝将钥匙交出。

“……我真是脑子坏了才会让你住到我家来。”老警督叹息道,“行吧,遛狗和晨跑?恩?”

“我很高兴你接受了我的提议,Lieutenant。”康纳歪头眨了一下右边的眼睛,“那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另外一台RK800牵着相扑走到了门口玄关处,将手里的绳子递交给了康纳,随后蹲下身揉了揉圣伯纳犬的脑袋。康纳谢过对方后顺带报了一个大致的时间,应该是仿生人计划中人类能够完成晨跑回到家中的时间。人类抱着手臂靠着车门,蓝色的眼睛略带审视地盯着那个表情淡漠地点头表示明白的仿生人,没有出声。

相扑似乎是不明白为什么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并不同自己一并出门——直到走到自家主人身边,大型犬还回望着再次闭合上的屋门,吐着舌头,似乎在等待对方出来。

“他为什么留在屋子里?”

汉克问道。

“如果您是担心他在你家里做什么的话,汉克,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

“我不是说这个。”人类摆了摆手,站直了身子,“我以为他会想要和相扑一起待着。”

“噢……”康纳额角的光圈闪了闪,“60还穿着警员制服,不太方便——”仿生人面不改色地说道,“而他讨厌穿我的衣服。”说着,褐发褐眼青年模样的仿生人,眨了下眼,略微垂下了头,露出了有些受伤的神情,“我不知道为什么他对印字文化衫意见那么大……”

由于吐槽点太多,汉克竟一时不知道应该要从哪里吐起,于是最后也只是叹息耸肩。“随便吧,反正我搞不懂你们仿生人。”人类嘀咕道,视线扫过周围熟悉的街道,“所以我想你应该已经有了一个明确的路线?恩?”

“是的,汉克。”康纳点了点头,“我会和你一起,以监督你。”

“我就知道。”DPD的警督翻了个白眼,“行了,带路吧。”

等到人类气喘吁吁地跑完回到家,仿生人竟然还贴心地提示对方还有充足的时间洗澡。满身是汗的人类可不想一身臭烘烘的跑去单位被人耻笑,却又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表现出任何感激,于是只是抱怨着自己的不满,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此时,人类还不知道,自己之后的生活将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将维持在这种“低脂,健康,又忙碌”的状态中。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104)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