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5

马库斯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这章没有900,甚至都没提到他,所以这章就不打72W和900的tag了_(:з」∠)_


----------

-Season-


Chapter.5


与两台警探型仿生人共事让汉克直接失去了工作的最后一点儿热情。

两只安卓到达现场后的第一件事就先是把那些能舔的液体——或曾是液体——的证物放进嘴里,随后一脸“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你并没有看到我在舔证物”的无辜表情将分析结果说出来。他们用那双可以看见人类血迹与仿生人蓝血的眼睛私下扫视,不放过房间的任何一个角落——甚至连尸检都不用就能够直接扫描出对方的死因或者损毁原因。

汉克感觉非常不好。

天杀的,当初康纳在同他一起办理欧缇兹的那个案子时可是花了比他更久的时间才得出那个HK型号的仿生人的杀人动机与原因。现在有了那个60的帮助后破案简直神速,甚至几分钟内就能定位到逃逸在外的凶手的位置并且开始追捕。除开少数因为仿生人无法理解的原因,或是因为没有足够经验,又或者是因为没有主观臆断能力光看数据而导致的推论错误,以及有些凶手——不论是仿生人还是人类——并不愿意同仿生人交流的情况,汉克觉得自己毫无用武之地。

而且不知道什么原因,康纳那个小子特别热衷于拽着两个人——他和60——一同在各个案发现场之间转来转去。十足的工作狂。人类警督疲惫地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啃着住在家里的安卓在早上给自己做的三明治午餐,多少有点生无可恋。

连续好几天的“健康饮食”让热爱各种高热量垃圾食品的人类警督感觉自己快活成了一只兔子。每天送到嘴边的都只有红的绿的紫的各种蔬菜,这让人类无比怀念那些鲜嫩无比的肉类——最好还要是油炸的。人类心想着,感受着全麦面包粗糙的口感和生菜的清脆与西红柿的酸甜,心底泛上苦涩。

他想念想念芝士,想念汉堡里的肉排,想念爽口的碳酸软饮——然而他身边的两个警探型安卓根本就不让这些东西出现在他方圆十米。晚上想要去吉米酒吧喝个酒都会被康纳或者是康纳指使的60挡住前门根本出不去,每次都搞得老警督有一种要打电话报警的冲动。

不过人类也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康纳会那么反对自己继续摄入垃圾食品和不规律作息的原因,所以往往他都是只是嘴上抱怨着,行为上却都顺从了仿生人的意愿。

“有人关心着自己”——这种认知总是让人会感到温暖的。

而他不讨厌这份温暖。

他已经独自一人在严冬中过了够久了。

不过过了三周后汉克就受不了了。整日奔波于犯罪现场和抓捕罪犯实在是老警督有些吃不消,他已经不再年轻了。虽然康纳明显也有照顾到人类的精力和体力极限,但是汉克真的受够了前脚刚办完一个案子后脚立刻就要赶往下一个案发现场——康纳几秒内就帮他写完了所有的报告,让他连回到DPD办公室坐一会儿都难。

“我受够了!杰弗瑞!”终于在三周后的某一个上午,DPD的警督冲入了老友的玻璃办公室,“行行好别让那两个仿生人再跟着我了!”面对老友疑惑的目光,汉克头痛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成天跑现场,刚跑完一个回来坐下没一会儿就又跑下一个,有时候还要直接去抓人——天啊,我感觉我成天都在外面跑就没停下来过!”

“……”富勒挑眉,“我记得你好像把那两个仿生人带回家让他们在你家住着?”

“我总不可能把我的搭档扔在警局里面壁吧?”老警督拽过富勒办公桌前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结果这俩混蛋安卓住进我家之后我已经两三周没吃上肉了!我他妈的感觉我像是个兔子!还要早起去健什么身!回头还要和他们在各个现场跑来跑去!我感觉我两周下来掉了十斤!”

“再接再厉。”
“嘿!我跟你说!他们到我家第一天我就找不见我所有的藏酒了!”

“噢,你的酒去了哪儿我可不知道——”警监摊手,“反正我知道不是你家的几个RK干的。再说了,是你自己让他们住到你家的。”

“干!”

“不过说真的。”警监停下了手里正在做的事,看向老友,“我很意外你会让60也住到你家——”说着,他瞟了一眼外面站在康纳身旁正用手指对着屏幕指指点点,同身旁正坐在椅子上的安卓正说着些什么的仿生人,“我记得你对他意见很大。”

“康纳不知道什么毛病,一定要和那小子绑定出现。”汉克也看了一眼康纳的方向,随后收回视线挠了挠头,“反正他也占不了多少空间,而且平时还挺听话的。”

“听上去相处不错?”

“你确定要这样形容?”警督发出了一声有些夸张的冷笑,不过很快又陷入了沉思,“……好吧,有件事挺奇怪。”人类说道,“还记得他刚来这儿报道的那天吗?早上的时候就算你没和他说话他也会插到对话当中来——”说着,他瞟了一眼那边似乎和康纳起了意见冲突,正皱着眉同和自己有着同一张脸的安卓正争论着什么的仿生人,“那天下午康纳让他帮克里斯一起去处理一场小纠纷,回来之后就几乎不说话了,除开工作需要。”说着,汉克耸了下肩,“不知道什么毛病,在我家待着的时候要么不是和康纳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悄悄掐架,要么就是满脸不情愿地听康纳的要求帮忙收拾这儿收拾哪儿,剩下的时间就是和相扑待在墙壁旁边排排坐——对你没听错,晚上他还要和相扑抢狗窝!他在家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相扑的窝旁边抱着相扑,偶尔给它的食盆加狗粮和水,还有给相扑梳毛。”老警督掰着手指头数着60在自己家干的事儿,“噢对了——相扑还特喜欢他,只要他在一块地方坐定,管他到底是坐在沙发上还是地板上,它都要往他怀里蹭让他抱,而且他还真的抱。”汉克翻了个白眼,“你真不知道他抱着相扑的时候让人看着感觉像什么——简直像是个抱着娃娃坐在墙角缩着的小姑娘!”

富勒脸上的表情扭曲了。“真的假的……”警监嘀咕道,“康纳不是有时候让他去协助其他警员办案吗?我顺带就问了一下其他警员的反馈,大部分都说他脾气很冷淡,做事雷厉风行追求效率,有点不通人情,像是个根本没解放的仿生人……而且。”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补充道,“还话唠,能一句话概括的事情一定给你说上十句,顺带还带嘲讽智商的。”看到汉克有些惊讶地瞪大了眼,富勒摊手,“真的,不信去问柯林斯,60当着他的面把当时在场提出了错误推论的仿生人警员给嘲了一通,虽然用词也不算特别过分。”警监耸了下肩,“但你口中说的60……嗯。”男人挠了挠下巴,“会不会是他对你有心理阴影?”

“心理阴影个屁啊。”汉克再次翻了个白眼,“从没听说过仿生人会有心理阴影的,我还对他有心理阴影呢!”

“这我就不知道了。”富勒摊手,“你瞧,以前我们也以为仿生人没有自主意识。”说完,他转向电脑,在键盘上操作了几下,“行了。”他说道,“这两周我让你们分开办案,测试一下他们的效率和你带下来的成果,但你该干活儿的时候给我干活,别偷懒——”说着,穿着衬衫的男人又叹了口气,“——算了,你真要偷懒我说你也没用。”

“谢啦,杰弗瑞。”感觉瞬间一身轻的老警督立刻起身,“我先回去写先前案子的报告——”

“——康纳都给你写完了!”

啊,刚刚他说什么,我压根没听见,一定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老警督心情很好地合上玻璃门,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就看到不远处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仿生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了头,正都盯着自己。

这让老警督不知为何感到有点心虚。

“副队长,您如果是觉得我们住在您家太麻烦了的话可以直接同我们说,鉴于我们确实在您家里打扰了太久。”人类刚在自己办公桌后坐下,坐在对面办公桌的仿生人就直接单刀直入地开口打开话题,“再过一周就是发薪水的时候了,我们到时候就可以……”

“……Shut up Connor.”汉克抹了把脸,“我不是那个意思。”他说,“只是我觉得我在拖你们的后腿——”他的目光扫着面前的显示屏,似乎那上面的内容很吸引人似的,“而且我也老了,不年轻了。”他嘀咕道,“我又不是仿生人,能成天到处跑还不觉得累。”

“……”仿生人额角的光圈转了一圈黄光,过了几面后才给出回应,“我明白了,汉克。”康纳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同60看起电脑屏上的图片资料来。

老警督眼角余光扫见康纳身旁站着的,身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一手在屏幕上显示的图片上指指点点,额角的光圈有规律地闪烁着黄光,而康纳则是看一眼照片又偏头看一眼60的反应。坐在椅子上穿着汉克旧衣服的仿生人面对身穿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好几次欲言又止的表情让人疑惑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额角正同样规则闪烁着黄光的Led指示灯已经说明了一切。

啊,仿生人真方便,不用动嘴就能直接通过网络交流。汉克心想着,脑海里却突然浮现出刚才在富勒办公室看到的,两个RK800在电脑前用说话的方式阐述自己想法与观点的场景——而后,他又想到了对方在自己家时经常抱着圣伯纳犬盯着虚空的某一点看上去在发呆的样子。

“也许他对你有心理阴影呢?”

老友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

呃。回头趁他们不在的时候网上查查看仿生人是不是真的会有心理疾病?汉克想。不过这个念头没过几秒就被他扔到了脑后。笑话,他现在真的巴不得富勒赶紧给这俩家伙发工资让他们好赶紧从他家搬出去——天天吃蔬菜,他真的快成兔子了。

当夕阳西斜,邻近下班时分。老警督扫了一眼对面的空桌子,背靠向椅背,懒散地伸了个懒腰。

似乎没有引起周围人注意,他趁机扫了一眼四周。

恩,很好,哪里都没有RK800警探型仿生人的身影。

于是老警督立马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双手插在裤兜里大摇大摆地出了底特律警局,坐上了自己的老爷车。

“哟——有段时间没见了。”食品摊的摊主在见到老熟客时似乎有些意外,“这段时间很忙?”那年轻人问道,“还是老样子?”

“对——老样子,不过给我在汽水里加两块冰。”汉克从口袋里掏出纸币拍到食品摊前的小桌上,“最近忙的脚不沾地。”他抱怨道,“年轻人对工作太热情,我一个老年人可有点吃不消。”

“年轻人?你又有了新搭档?真稀奇。”摊主——盖瑞·凯斯——折回身去给老客人制作汉堡,“听说现在仿生人也可以当警探了。”他说道,“上次跟在你身边的那个仿生人呢?他有没有去警局?”

“Errrr.”汉克翻了个白眼,“他就是个工作狂。”

“仿生人不会累。”盖瑞耸肩,将做好的汉堡放入纸盒,走到一旁开始往一次性纸杯里灌汽水,“我经常收摊的时候还看到有不少仿生人在街道上乱晃……有时候感觉有点吓人。”他说道,“经过街巷的时候就看到有个人影杵在哪个犄角旮旯里,怪渗人的。”他顿了顿,“不过最近已经好多了——来,你的汉堡和汽水。”

“Well.”汉克接过久违的垃圾食品套餐,“前阵子不是通过了什么仿生人工作相关的法案吗——”他用力吸了一口饮料,气泡在口中炸开,伴随着凤梨百香果的浓郁甜味,“唔、现在仿生人好像大多都不太喜欢留在耶利哥,都跑出来找工作。”他说道,“大概是暂时找不到地方待机吧——就胡乱找了哪个角落暂时先将就一下。”老警督晃了下脑袋,“——谁知道呢?”他说,“反正仿生人不需要睡眠也不会生病,你也不可能通过撬开他的脑壳儿来搞明白他在想什么。”说着,老警督转过身,“管他呢……反正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吃掉这个汉堡。”

说完,汉克便走向一旁的圆桌,开始享用起他的晚餐来。

整整二十一天——他终于又吃上了油炸垃圾食品和碳酸汽水!老警督只感觉自己要感动地留下泪来。虽然在咬伤汉堡的那一刻他的心底不免升起了些许罪恶感——但是管他呢!老子就是要吃该死的高热垃圾食品!

吃完汉堡,汉克打了个满足的饱嗝儿。但人类明显并不满足于此,他一路开车到了吉米的酒吧。看着熟悉的霓虹灯光,老安德森只觉得一阵舒畅——如果他没记错,今晚有球赛,他可要一边看球一边喝个爽!

酒吧里的老熟客在看到他推门而入的时候都露出了点儿意外的神情,而踏入酒吧的汉克只觉得神清气爽。心情甚好的警督在老位置坐下,向着正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看的吉米·皮特森打了个招呼。

“……有段时间没见了,最近很忙?”在最初的吃惊过后,店主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挑眉略带疑问地看向老警督,“今天要喝什么?”

“随便什么。”老警督摆手,“啊——就威士忌吧。”他扯了扯衣领,“今晚我要喝个够。”

“你很长时间没来,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吉米开始倒酒,“本来想报警的——但是突然想起你自己就是警察。”他将杯子推到头发灰白的男人面前,“最近不太平?”

“最近太平的不能更太平了。”汉克拿起杯子晃荡着里头的酒液,“一些热衷于工作的小兔崽子似乎是打算让这个城市的犯罪率在短期内急速下降……但这是不可能的。”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他们现在都能自己查案子了还要拽着我到处跑……”一杯酒下肚,人类终于感觉又舒坦了些,“……真是一点儿都不懂得体谅老年人。”

“但你精神气儿看着比以前好,这说不定是好事呢。”吉米说道,“虽说我是酒吧老板不应该对客人说这话——但是。”男人敲敲桌子,“你真的最好少喝点儿。”

“噢得了吧。”汉克摇摇头,将杯子推到对方面前,“再来一杯——我都快近一个月没碰过酒了。”

“哇哦,这可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酒吧老板将酒满上,在将杯子推回去的时候注意到对方的表情,不禁有些哑然,“真的?”他问道。

“当然是真的。”汉克叹了口气,“我的搭档……们。”他顿了顿,“暂时没地方去,住在我家,不让我喝酒。”

“能让你不碰酒精。”吉米不经咋舌,“这该是什么样的人啊。”

“大概是魔鬼吧,我还整整三个星期没吃到盖瑞的汉堡——你敢信?”

“真可怕。”

——最后老警督直接在酒吧喝到了断片。

第二天早上,他在自家的床上被闹铃惊醒——忍着宿醉的头痛,汉克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揉了揉额角,在反应过来没有人会催着他去晨跑或者上班后又倒了回去。

然后过了两分钟他又爬起来了。

因为他刚刚拍掉的电子闹钟再次响了起来——他仔细一翻,发现这个闹钟被设置了最起码整整二十个闹铃,隔两分钟响一次。

而等他把这些闹铃取消完,他也已经没了多少困意。床头柜上不知道是谁给他摆好了水和醒酒药,人类晃了晃脑袋,倒出一粒药片就着水喝了下去。

早餐与午餐三明治早已在桌上放着了。汉克拿起那个装着三明治的纸袋,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把它扔进垃圾桶。相扑衔着自己的遛狗绳晃悠悠地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吐着舌头呵着气,抬头望着正一脸木然地啃着皮塔饼配煎蘑菇的主人。

汉克扫了一眼屋里的时钟,时间还早,可以稍微遛一圈相扑。

早上起来,遛完相扑,去警局开始一天的划水摸鱼——随后回家或者是去吉米酒吧。理论上来说自己应该感到开心的。老警督心想,可是才仅仅过了三天,他就开始逐渐失去吃垃圾食品的乐趣与去酒吧喝酒买醉的乐趣了。

然而回到家里又没有先前热闹——没有一个烦得要死的安卓会提醒他衣服不应该老堆着应该要勤洗更换,不应该想着吃垃圾食物,时间到了应该睡觉;也没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在他面前就好像音频组件损坏了的仿生人会在他要去酒吧时面无表情但是态度坚决地站在门口或者是窗口(是的,他曾经试图通过爬窗的方式避开家里住着的两个仿生人,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居然被那个60抓了个正着)堵住他的去路然后用网络通讯把康纳叫出来劝说。

……有点无聊。

从同事那儿了解到了住家里的那两个仿生人这几天都忙的和陀螺似的不分昼夜穿梭在各个案发现场,老警督不知为何总感觉面上有点挂不住。有一次他去休息室倒咖啡,远远看到60穿着深色的印字短T坐在康纳的位置上正在读取信息,片刻后又快步走出警局时,终于忍不住拉住了身旁的一个仿生人警员。

“你们有看见康纳吗?”

“……康纳警探不是刚刚才走出去吗?”那个仿生人警员一脸的莫名其妙,但是表情少许有些不自然,“怎么了?安德森副队长?”

“……”察觉到面前的仿生人不自然的神情,心知一定有猫腻的警督并没有追问下去,“没什么。”他说,随后走到办公桌旁放下了咖啡。

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叹了口气,随后认命般地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走出了DPD的大门。

幸而对方并没有走远,要快步追上并不困难,而对方也明显察觉了身后有人,放慢了步子,绕进了一处无人的小巷。

“康纳去哪儿了?”在两人距离不到八米的时候,汉克晃悠着步子继续靠近那个穿着深色T-shirt的仿生人,“为什么你要装作是他?”

“安德森副队长。”伪装被识破,对方也没有继续试图演下去。60转过身,眉头略微蹙起,望向面色略有些不善的老警督。“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回答我的问题,asshole.”汉克并不打算废话,“康纳在哪儿?为什么局里的其他仿生人会帮你说话?嗯?”

仿生人的视线扫过面前人类身上背着的枪套,额角的Led灯开始闪烁黄光。

“别动歪脑筋!”

这下人类是真的要摸枪了——毕竟自己跟前的仿生人身上可也配着枪。

“安德森副队长,我向你保证康纳没事。”穿着DPD夏季短T的仿生人抬起双手,示意自己手里什么都没有,不造成任何威胁,“只是耶利哥高层方面关于近期要推出的新法案有些争议,马库斯要求面谈,而他不想请假太多被扣工资也不想落下工作,就让我在轮休期间代替。”60说着,眉毛略微挑起了一些弧度,“您可以去询问其他仿生人警员以确认真假,安德森副队长。”他说道,“我现在没有任何伤害康纳或者是您的理由。”

“得了吧别当我不知道你们俩趁着我不注意为了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在我家里掐架。”老警督哼哼了两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人类的听力可能没有仿生人那么好,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他顿了顿,“但是你们那点儿动静我还是听得到的。”

“……”仿生人皱起了眉头,“很抱歉打扰您的休息,副队长。”他说道,“关于那些事我会让康纳向您解释,您不必有过多疑虑——”

“行了,我不要听康纳的解释。”老警督冷眼看着面前的仿生人,“我要听你说。”他眼尖地瞅见对方额角的Led再次开始闪烁黄光,忍不住拔出了枪,“不许耍花招!”

“……”对面的仿生人似乎是卡顿了一下,随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古怪起来,“您确定您要知道吗?副队长?”

“你们两个现在住在我家我当然要知道。”老警督晃了晃枪口,“别想耍花招——我说过的。那天你们说着什么‘数据直连’,那到底是什么?”

60的脸瞬间就黑的和锅底一样了。他的眉头越皱越紧:“我想您并不会想知道——”

“我说了我要知道。”

“……”

RK800编号为60的康纳型仿生人眉头皱的死紧,脸上的表情像是人类刚生吞了一只蛤蟆。“好吧,既然您坚持。”他不情不愿地开口,语气中带着明显的不耐烦,“如您所知,康纳想与我进行‘数据直连’。”说着他褪去了左手上的皮肤层,“就是像是这样褪去皮肤层直接以机械素体接触的方式进行的数据传输。”他说道,“在这样的数据连接下,双方可以进行深层数据交流,这期中可操作的有——”

“说人话。”

“噢。”这下60直接露出了死鱼眼——这个表情非常的生动且人性化,“简单来说,康纳试图与我进行数据直连而我拒绝了,然后他非要同我进行连接,所以我们才会像您说的那样,对掐。”他顿了顿,又补充道,“顺便一提,在仿生人当中,未经过对方允许进行数据直连并且还试图探测对方深层核心代码以及记忆体的行为无异于人类观念中的强奸。”他眨了下眼,“所以。”他开口,“我是正当防卫。”

“……”

为什么这个仿生人说的话每一个词我都懂但是放在一起我怎么就不明白了呢。

汉克有些心累地抬手抹了把脸,随后将枪收回了枪套里。对面的仿生人似乎是松了口气,原本该紧绷的姿态略有放松。

“你刚刚说什么……?”老警督抽搐着眼角问道,“康纳试图……?”他抬手比划了一下,怎么都没法把那个词和那个总是笑的一脸纯良的烦人安卓联系到一起,于是那个词便怎么也说不出口,只能省略掉,“……你?”

“是的,您可以认为康纳试图强奸我,鉴于他的行为在仿生人之间确确实实可以同那划上等号。”60铁青着脸回答,“您也可以和51号当面确认,他今晚应该会回来。”说着,穿着衬衫的仿生人转过身,“现在,恕我失陪,我手头还有案子。”

老警督站在昏暗的小巷内,看着青年造型的仿生人明显是怒气冲冲的走远。他用了好一会儿才控制住脸上略有些诧异和扭曲的神情,揉了把脸长出了一口气。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鬼啊???这世界到底已经变成什么鬼样了?

DPD警督汉克·安德森,隐隐感觉到似乎自己认知中的日常已经开始逐渐离自己远去。

只可惜他还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样的情况。

 

-TBC-


----------


我直到要发了才开始想“强奸”这个词会不会被屏蔽(扶额)

于是直接和我亲爱的搭档吐槽——然后Null就把我写的后面一个段落里的一小段话截出来发给我了!(捂脸,那段话确实适合用来形容现在的我)

说点题外话:这篇还是偏向日常向的,不过因为说到底还是赶出来的,所以可能后面看着剧情连贯性有点不顺,可能会偏赶(因为我现在还有一堆沙雕日常以及最后一个大的剧情主线内容没写完)……耗时一个月然而还没写完(叹气)不过大家可以放心食用!不出意外的话是可以日更到完结的!现在已经有十五万字了!

他们都在慢慢改变,朝着好的方向。

真是令人忍不住让人想要哼唱起那句“Everything will be allrigh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94)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