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6

马库斯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我现在说这文是慢热沙雕日常正剧向(这什么玩意儿)还来得及吗?

本章耶利哥f4出没。


----------

-Season-


Chapter.6


在耶利哥大楼的康纳收到来自60的短讯,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

这一行为引起了在沉默着的会议室中的所有人的注意。“怎么了?”异色眼眸的首领问道,“是又想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一半一半吧,不过我目前的担忧应该是不必要的,因为人类方面还没有给出回应,不是吗。”康纳扯了扯嘴角,“我叹气是因为我刚才收到了一个简讯,来自60——”褐发褐眼的仿生人站在落地窗旁,偏头半垂下眼帘瞥向窗外,“他和汉克的关系一直很紧张,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也许适当的沟通能够缓解他们之间的关系。”乔许提议道,“你先前说过60似乎不太愿意与那位安德森先生对话。”

“他很少说话只是因为他觉得汉克讨厌他,而问题是……”穿着印字文化衫的青年模样的仿生人忍不住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硬币,将其在指尖翻转起来,“汉克确实对60有些意见,我不知道我应该如何调解。”

“这种事强求不来。”赛门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可能这是PL600型的特点,“也许你们可以买一辆车?方便来往于耶利哥与DPD。”

“算了吧赛门,RK800型都特立独行的很,比起和同类待着更喜欢和人类一起待着。”诺丝发出一声冷哼,“真不知道你们到底有什么毛病,”橘褐色长发的WR400型向着身后的椅背上一靠,双脚翘上桌子,“一个老喜欢在人类当中转来转去,另一个则是成天端着个架子说自己是听话的机器不是什么异常——那小子明明比谁都异常,情感丰富的根本不像是个出厂开机才没多少时间的仿生人。”

“诺丝……”马库斯叹了口气,制止了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的同伴,“其实对于你和60决定去往DPD工作的事情我感到很高兴。”他说道,“这样的话可以更好地贯彻我们与人类和平共处的道路。”首领望向前异常仿生人猎人,“不过也许,有些事真的强求不来,康纳。”

“我只是觉得我对此有责任,毕竟……”原本在仿生人指尖灵活翻转发出清脆声响的硬币被收入掌心,康纳低头望着人头像朝上的那枚1995年的25美分硬币,“60原本不应该承担这些。”他说着,望向窗外,阳光洒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在仿生人的褐色眼睛里反射出点点光芒,“我就是想让他开心些——但现在,我有时候甚至在想我是不是不应该把他修好。”他说道,“在这栋建筑——”他指的是他们现在所在的这栋大楼,原模控生命的贝尔岛大楼,现今的耶利哥总部,“——的地下负49层,我在同他的打斗中发觉了他强烈的情绪波动,他当时的害怕,惊恐和愤怒……模控生命和Amanda一定对他做了什么,但是我至今都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仿生人皱起了眉,“我以为让他和我一起去DPD,和汉克接触会让他好些,但是情况似乎并没有得到任何好转。”

“为什么你会觉得一个人类能帮助到我们?”诺丝看上去有些纳闷,“而且还是个他曾经用枪指着的人类?别这样看我。”注意到房间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自己身上,耶利哥领袖中唯一的女仿生人摆了摆手,“60那个家伙的性格非常糟糕,就算是我和他原本没有任何冲突,也经常萌生出想要打他的冲动——因为有时候他说话真的非常欠扁。”

“但是他是我们中比较少见的,性格鲜明并且自主意识强烈的。”赛门说道,“就像是你,诺丝。”

“噢,别把我和那种混蛋混为一谈好么。”WR400型翻了个白眼,“成天叨叨着自己是最新机型秀优越感,还总说自己才不是缺陷品是个听话的好机器——我真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那么执着于当机器?”诺丝的神色看上去十分不解,“还有康纳。”她唤道,“为什么那个家伙那么讨厌你,甚至你把他刚修好那会儿他还是想杀了你——即使这会儿不再有人给他下令了。”她说道,“他都这样对你你还觉得自己对他有责任?需要照顾他?”

“……”

康纳低下了头,再次望向手心里的硬币。他额角的光圈正发出温和的鹅黄色的光,似乎是正在思考着什么,片刻后他才转过头,露出了一个温和的微笑。“当然。”仿生人说道,“我们属于彼此,所以对对方都有着责任。”康纳眨了下眼睛,“就像是他会纠正我在出席一些重要场合时不规范的衣着那样,我也有资格带他融入并且理解这个世界——”说着,仿生人又歪了下头,“而且有时候故意惹他生气的时候挺好玩的,就像是看到一只……炸了毛的小猫?”

“……”总觉得友人似乎有哪里不对的马库斯决定暂时不去深究为何对方的微笑突然之间就变得让自己感觉背后有些发毛,“那么。”首领再次开口了,“为什么是安德森警督?”他问道,“当初就算是你,和那位先生相处也十分不易吧。”

“汉克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他能够算是我的引路人——而这对被我记忆影响的60来说也是一样的,这一点我已经得到了确认。”康纳回应道,“而且。”他像是要增加说服力似地点了点头,“汉克是个好人。”

喂那个一看就知道脾气不好惹的颓废老警督到底哪里看上去像是好人了康纳你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我记得根据你曾经的描述他也对你凶过啊甚至你还说他曾经在大使桥那边拿枪指着你差点把你崩掉啊你到底是哪只光学组件出了问题还是你的哪个模块运行故障了让你觉得对方能够心大到接受一个差点把自个儿崩了的安卓长期住在自己家还给对方好脸色看啊喂!

“好像我之前的一些行为让汉克误解了60可能和我在一些小事上有冲突——虽然严格来说,那的确算是。”警探型仿生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一晚我们掐了一架——但我们都有注意,动静非常小。”他说道,“但没想到汉克发觉了,今天还认出了给我代班的60……”康纳捏了捏鼻梁,“汉克以为60对我出手了,就去质问了。”

“噢……”异瞳的首领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那60还好吗?”他问道,“你们之间到底又起了什么纷争?”

“60还好——除开他现在很生气之外。汉克对他的误会应该已经解除了一半,剩下的只需要我回去之后再解释一下。”康纳回应,“至于掐架的事情……其实算不上是一场纠纷。”他说道,“只是60最近除开办公时间,平时说话非常的少,包括在加密网络中的交流——甚至还不如我和RK900-87之间日常来往的信息多。”说着,仿生人露出了苦恼的神情,“他不高兴,可我又不知道他在闹什么脾气,就想趁着他没注意去读取他的记忆和数据信息,结果没想到刚连接上就被他用防火墙给挡住了。”

“……”马库斯张了张口,用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声学组件的链接,“康纳。”他试着控制住脸上有些崩坏的表情,“我猜你应该可以理解随便读取他人记忆这种事会引起别人的反感……?”

“可是我也和他说了,作为交换我可以给她读取我深层数据还有所有记忆的权限。”康纳一脸淡然,“反正我们本就属于彼此——他是我的,我也是他的。”

……这个安卓知道自己说的话在别人耳朵里听着感觉有多奇怪吗???

“……康纳。”乔许开口了,曾在人类学校任职教师的仿生人略微眯起了眼,语气略带试探,“你最近是不是有在看人类的影视作品?或者一些文学作品?”

“没有,怎么了?”康纳看上去似是有些不解,“最近我都在忙着查案。”他开口道,“有什么问题吗?”

“乔许的意思是你也许可以发展一些自己的爱好。”马库斯面不改色地说着谎,也不管面前的前异常仿生人猎手是不是能辨别出自己在撒谎,“或许不要一直去念叨60会让对方的压力值小一些,又或者,你可以在人类的艺术创作中找到解决你当前正面临的问题的解决方式。”他将文学和影视作品归类于艺术,“人类的智慧还是值得用于借鉴的。”

“谢谢你们的建议,马库斯,还有乔许。”

“现在再继续讨论关于那条法案也是没有意义的——我们已经推算过了大部分人类方可能提出的意见并且制定了对策。”马库斯开口了,“现在再待在这里也没有用,一切都要等到正式谈判的时候。”他说道,“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也都还有各自的事情要做,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


傍晚时分,当汉克将车开到家门口时,房间里已经亮起了灯光。老警督坐在车里待了两分钟,最后叹了口气,扭转钥匙将车熄火,随后下了车。

打开房门——人类已经懒得去理会这两个仿生人到底是怎么进到自己家里的了,是通过藏在门口石砖下的钥匙还是通过爬他忘记落锁的窗——厨房传来微弱的滋滋声,空气中弥漫着食物的香气。相扑晃悠着庞大的身躯从客厅里走到门口,在自己的主人身旁蹭了一圈后又回到了客厅里。

康纳将盘子摆上餐桌时汉克刚好踏进客厅。“晚上好,汉克。”他招呼道,“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仿生人露出了一个微笑,“今天您和60好像有一场不怎么愉快的谈话?”

“……”老警督刚打算提问就被对方先发制人提出的问题给噎了一下,回想起当时另外一台RK800明显不悦的神情和对方口中说出来的话,人类动作迟缓地坐到餐桌前,谨慎地选择着措辞,“啊,算是。”汉克说道,“你让他给你代班?”

原本坐在客厅角落的仿生人听到人类的话后直接起身走出了屋门,留下了早已趴回了他身边的相扑和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拿着杂志进行阅读的RK900——老警督这才注意到军用型仿生人的存在。银色眼睛的仿生人见到人类朝着自己看来,便也礼貌地打了个招呼,随后又转过头,看向60离开的方向。

嗯……这有点麻烦。

康纳心想。

不过现在大概并不是去追60的好时机。仿生人做出了这样的判断,随后倒了一杯水放到人类的手边,在旁边的椅子上坐好,“是的,副队长。”康纳开口,“因为今天耶利哥那边有点事,马库斯找我去面谈……我以为不会有人类发觉这件事。”他说道,“很抱歉那天晚上我们打扰了您的休息——”

“我只是想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汉克捞起桌上的叉子,回想起那天晚上客厅里发出的碰撞声响和令人费解但能明白并没出什么大事的对话,再想起白天时当事人之一对此进行的总结发言,老警督总觉得自己这话有点不好开口,“康纳……”他皱着眉略微偏头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安卓,“你和那个60到底怎么回事?”

“60和我现在是仅剩的两台RK800,而根据出厂时间和唤醒时间来算,他可以算作我的弟弟。我已经和你说过这个了,汉克。”康纳答道,“我只是有些担心他。”仿生人一本正经地说道,“最近除开讨论案子,他连加密网络里的信息都很少回复——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在回避与我,还有你的接触。”说着,仿生人皱起眉,“我觉得他最近很不对劲,所以想直接通过数据直连的方式来看看他到底怎么了。”

“我觉得RK800-60可能是出于某些原因才在你们面前变得如此沉默,康纳。”坐在沙发上正阅读杂志的仿生人开口了,“我并非故意打断你们的谈话——”

“我想这不是什么问题,RK900。”康纳微笑,“而且也许,我确实需要你的一些建议。”

“我能给出的并非建议。”银眼睛的仿生人轻摇了下头,“60其实很多话,用人类的词语来形容的话,应该是叫‘话唠’。”军用仿生人望向自己的前代机型,“在我们三人的加密网络中我曾经提出过一些疑问,关于在各种不同情况下应当如何与身为人类的同伴相处的问题。”他略微偏头,目光再次飘向60离开的方向,“而我想你应当记得,康纳。”他说道,“60很快就给我列出了多种对策——但有些信息他并不会发在群组里,而是单独私讯我。而且他给出的方案中总有几个不靠谱的,像是故意说出来让我有机会做出错误选择与人类关系闹僵。”银眼睛的仿生人眉头皱紧,似乎是想起了非常糟心的事情,“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好在我大部分时候都能作出最优的选择,而且我还有你的帮助。”他顿了顿,“只可惜有时候我仍然会做出错误的选择,而到那时,就不单要承受因为做出错误选择而带来的后果,还要被他给嘲讽说教……虽然在那之后他会告诉我补救措施。”

“噢……”康纳有些头疼地扶额,“我很抱歉,RK900,但是我想60……”他试图寻找一个合适的说辞,“他可能只是用了他的方式来关心你,虽然这并不怎么合适。”

“这是可以理解的。”RK900回应道,“只是我仍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样的方式。”

“谁知道呢,反正现代科技什么都可能做的出来。”老警督哼哼道,“比如塑胶混蛋——”

“汉克,你这句话如果被其他仿生人听到的话,可能会向DPD投诉您歧视的。”

“可我现在是在我自己家。”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抱怨道。

“只是个善意的提醒,汉克。”褐发褐眼的仿生人说道,“我让60帮我代班是有理由的——我不想因此被扣过多工资,毕竟这之后我们还要在外面找地方住。”仿生人面露些许挣扎,“……如果您不告诉富勒队长,我就不追究前几天你去吉米酒吧喝到断片的事了。”

哟,还追究。汉克差点被这句话逗笑。我一个中年人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塑料破孩儿来管呢。老警督心里腹诽道。不过清楚对方只是关心自己,所以人类也没有去怼旁边坐着的仿生人,只是开口询问:“所以是你小子把我接回来的?”

“不,其实是60。”康纳摇了摇头,“那天晚上我和马库斯他们进行网络会议,同时还在分析几个案子的线索——所以是60去的。”他顿了顿,“他自己主动提出要去接你的,为此还甚至换上我的衣服——他很讨厌我的印字T。”仿生人眨了下眼睛,“汉克……其实,60受到我的记忆影响,也很崇敬你。”

“……”人类皱起脸,这句话里透露出的信息稍微有点多——在此之前他从不知道康纳是这样看待他的,也不知道60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

也许自己应该对那小子好点?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老警督的心底突然冒出了那样的想法。

“噢……所以呢。”汉克哼哼了一声,用叉子去插碟子里的蔬菜,“现在那小子跑了——你不去追吗?”

“事实上我正在考虑这个问题……”康纳露出了有些困扰的神情,“他是不是觉得我经常找他说话很烦?因为我最近和他搭话他总是有些爱理不理——”

“我觉得他对你的情感很复杂,康纳。”RK900歪头,“最起码不是我可以简单理解的。”银眼黑衣的仿生人一脸认真,“你作为耶利哥的首领,在仿生人的匿名论坛里其实很有人气——不过有些人喜欢你,有些人讨厌你。”他说道,“而60,他一边在一些仿生人开的赞美你的帖子里诋毁你,一边却又在那些恶意中伤你的帖子里骂那些帖主有眼无珠,有时候还会甚至还会直接用病毒去攻击对方的ip——他矛盾的行为着实让我难以理解。”

康纳被这消息惊到了。“噢……”他有些恍惚地眨了下眼,“这还真是……”他似乎也有些不明白对方的矛盾行为,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有些出人意料……?”

(↓为图片段落)



(↑为图片段落)

“……汉克,他也是警察……”

“那怎么上次在伊甸园你连个服务型仿生人都打不过呢。”

那是因为我当时想要活捉那个崔西——看着老警督似乎有些心不在焉正在思索着什么的样子,仿生人硬生生地把话给咽了回去,决定先去找到自己的兄弟,顺带给人类时间去想他自己的心事。“那我先去找60了。”康纳起身,随后将自己刚才坐着的椅子摆回原位,“希望他没有走太远。”

而他的话刚说完就收到了900发过来的一个地址——仿生人有些茫然地看向自己的后继者。银色眼睛的军用仿生人望着康纳那双褐色的眸子,淡然开口:“我觉得你会想知道他在哪儿,康纳。”RK900的声音非常平和,“所以我刚才一直有在悄悄追踪60的踪迹——还好他是在有监控的地方游荡。”

“谢谢,RK900。”

警探型仿生人在道谢过后就出了门,直奔与自己同型号仿生人的所在而去;军用型仿生人在目送对方远去后,放下了手中的杂志,走到了人类身旁坐了下来。

“希望我不会打扰到您用餐,但我真的有事情想问。”RK900看着人类有些无奈的神情,银色的眼中似乎透露出些许好奇,“我想知道关于康纳——也就是RK800-51的事情……”


-TBC-


----------

老福特你告诉我敏感词到底是怎么回事

又敏感词!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97)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