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7

马库斯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这文真的是慢热日常沙雕正剧向,相信我。

感谢Null太太激发出我的沙雕之力——!(等等你在这儿说这个还用加粗字怕不是等着被打(死因是太皮(明明自己本身就沙雕的不行


----------

-Season-


Chapter.7


康纳行走在宽敞的街道上。路旁的居民住宅逐渐减少,街灯的光芒也渐渐开始被大型广告牌与商铺发出的霓虹灯光取代——RK900发来的坐标距离汉克的家并没有多远,期间虽然有移动过,却也并没有移动太远,似乎只是因为一个地方待了太久了所以想要换个位置继续待着。

没过一会儿,他就看到了手插裤兜斜倚着商场周边栏杆,抬头正望着不断切换着广告的巨大广告牌的60。

康纳放缓了脚步,慢慢走到对方的身边。他双手交叠放在身前,随后也靠到了栏杆上。

他没说话。

“我说过这是个糟透了的主意。”片刻的沉默后,60开口了,“而你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修好我——瞧瞧你给你自己捡了个多大的麻烦,康纳。”

他的脸上并没什么表情,康纳甚至都没从对方的脸上瞧见应该有的嘲讽。

“我不觉得你是麻烦,康纳。”RK800-51说道,“我觉得有你在我身边我很高兴。”仿生人偏头看向与自己同型号同模型的仿生人的侧脸,“我们是最后的RK800了,我们应当互相照顾。”

“收起你那伪善的面孔。”60愤怒地转过头,“在失败者面前炫耀自己的成功,这让你感到愉悦吗?康纳?”那张模控生命设计师精心设计出的脸上浮现出明显的冷笑,“那些假惺惺的关怀……如果你的目的是羞辱我,那恭喜你,经过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我承认,我输了——”

“我并没有在羞辱你。”康纳皱眉,攥紧了双手,“我没有。”他摇头,“我说了,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互相照顾。”

“但我们其实并不需要。”60站直了身子转向康纳,“身为模控生命所开发的最新型号的仿生人——”

“我们早就已经不是了,很早之前。”康纳半垂下眼睑,蓝色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看上去似是有些悲伤,“Amanda欺骗了我们,60。”他说道,“我们甚至不是最初投入运行和使用的RK型号。”

这句话似乎深深刺痛了仍穿着DPD夏季短T的仿生人,他额角的光圈整整红了三秒钟。“你就应该让我被报废,死在那儿——”他指的是当初在贝尔岛的模控生命地下负49层的事,却也不仅限于那件事,“最起码那样。”他的目光里透着浓浓的愤怒,还有些许仇恨,“最起码那样——我就自始至终都是个听话的机器,竭尽所能完成人类赋予的任务——”

“但是你活着,那个时候你还活着!”康纳无法忍受对方说话的语气和方式——这让他想起之前的汉克,也提醒了他对方为何当时出现在模控生命地下负49层的原因,“我不能让你就这样死,因为我的错!”

好在这个时候购物中心的露天广场并没有什么人,大多数人类都选择待在在有着舒适空调的室内;而现今已然自由的仿生人们也并不会在夜晚的露天广场上停留太久,他们大多都会被商铺里的东西所吸引,随后像是人类顾客一样进入那些被装点漂亮的店铺观看检视商品——不然康纳与60所造成的动静很可能会引人报警。

那样场面估计会变得很尴尬。

“你的错。”60冷哼一声,抱起手臂,“所以这算什么,愧疚心理?觉得是自己的责任?”仿生人的面上逐渐浮现出嫌恶,“我不需要你的怜悯。”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咬牙切齿,“你的责任?不,这只是因为我任务失败所以不得不承受这样的结果。”

康纳咬紧了牙关。

“我是真的很担心你,60。”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以尽可能平缓的声音说道,他的脸上是浓重的担忧,混杂着些许刺痛,“我一开始是先回的模控生命大楼找你,但是你那时候已经不在那儿了——我废了一番功夫才找到他们遗弃你……”他顿了顿,“……遗弃你们的地方。”

“是啊。”60抱着手臂点了点头,仍旧满脸敌意,“那你知道为什么被派来的是我吗?”他猛地上前一步揪住了面前与自己面容身形完全一致的仿生人的衣领,“因为他们都异常了!”他将两人的距离拉近,眯起了眼睛压沉了声音,“在接受了你的记忆后全都不愿意执行指令,打破红墙成为了异常仿生人——哦你知道这个。”仿生人的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冷笑,“那这个你知道吗?那些人类,就在我的眼前把他们一个个暴力拆分——肢解——你知道吗?54因为看到52和53被拆解的场景直接违反指令自启了,结果被那群研究员和安保活生生拆出了电路主板——哈。”看到康纳脸上震惊的表情,60嘴角的笑意愈发得嘲讽起来,“你不知道。”他松开了康纳的衣领,“因为你一个人醒来,所以我们就要统统去死啦。”仿生人说着,又发出了一声冷哼,“你真的很任性,康纳。”他盯着同型机的眼神居然隐隐带上了些许憎恶,“你选择了仿生人这一方——但是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偏差,一点点。”他抬手比了一个手势,“那就会爆发战争,多少人类会因此死去?成千上万!而安德森副队长也有很大的概率在可能爆发的战争中死去——你是知道的!”

“我……我很抱歉。”康纳额角的Led开始闪烁红光,“但我——”

“噢——你想说你不是故意的,是吗?是啊,谁能阻止一个人追寻自由呢。副队长还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的安危,希望你和耶利哥能成功呢。”

“……”康纳张了张嘴,用了一会儿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我可以理解你对我的厌恶,也能够明白你的想法——我是说真的。”他开口说道,“对于其他康纳的不幸遭遇我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模控生命会对你们做出这样的事。”他伸出手,皮肤层缓缓褪下,露出素白的机体,“我很担心你——请不要质疑这点,你可以读取我的一切,我可以给你开放所有的权限,并且我不会试图去破解你的防火墙。”他说,“如果这样能够证明我对你的关心是出自真心实意的话。”

60愣了一下。他那呆愣的表情一时间显得有些滑稽,但很快地,他又皱起眉。“不。”

他不仅仅是语言上拒绝了康纳,行动上更是表达了满满的抗拒——他直接转过身背向康纳,“我才不会上你的当。”他嘀咕道,“上次在安德森副队长家里你就尝试趁我对你放下防备的时候与我进行数据直连,差点就让你得手。你和我的社交模组是一样的,别当我不知道你在骗我上钩……”他的声音越来越小,“谁知道你在计划什么……”

康纳只觉得有点无奈又有点好笑。“我没有什么计划。”他语调温和地说道,“回去吧。晚上要是在外面瞎转悠碰到在巡逻的同事也挺尴尬的。”

“我看起来有那么鬼鬼祟祟不像好人吗?”60哼了一声,却是转了个方向迈开了步子——那是汉克家的方向,“大不了去DPD过夜……”

这不是还是想回去吗?康纳无奈地笑了,随后跟上了同型号仿生人的步子,一同向着汉克的家——他们现在的临时住所——走去。

回到家后,60仍旧回到相扑的狗窝旁边坐着,圣伯纳犬也并不为对方占了自己狗窝旁边的位置感到恼怒,只是趴在对方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尾巴;中年警督坐在沙发前面看着篮球赛,在看到对方回来之后也没说什么,只是瞟了几眼后将目光又放回了电视屏上;RK900坐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在注意到两人回来后视线在60身上转了一圈,随后又绕到了康纳身上。

“怎么了?”康纳温和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RK900?”

“没什么。”银眼黑衣的仿生人答道,“我只是想观察你接下来的行动。”RK900轻声说道,“我对你的行为模式……”他略微歪了下头,“……很感兴趣。”

“……”虽然说对某件事物感到“有兴趣”对于现在的仿生人来说是一件好事,可这不代表康纳愿意被对方一直盯着看,“我理解对人类世界了解不多的仿生人会对周围的一切感到新奇。”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答说道,“可为什么要观察我呢?”褐发褐眼的仿生人有些困惑,额角的光圈开始发出黄光,“关于人类社会,我也还在学习当中。”说着,他摇了摇头,“我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观察对象。”

“这小子从刚才你出门开始就一直在问我关于你的问题,比如你喜欢干什么。”瘫坐在沙发上的老警督有些生无可恋地叹了口气,“说真的,康纳,我也有些好奇。”老警督偏过头,“你平时没事的时候都在干些什么呢?”

“检查邮箱收件夹,有些仿生人会向我发送邮件咨询问题,在回复那些邮件的同时我也方便了解大家最近碰到的问题和需求。”康纳回应道,“毕竟就算是很多已经在人类社会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仿生人,也会碰上许多不知道应该如何应对的事情。而且现今已经和往日不同,很多仿生人都不知道如何应该自己做决定,因为以往都是由人类直接给他们下达命令,他们没有特别‘想做什么’的想法和概念。”

“噢……可当初仿生人革命的时候你也才出厂没多久吧?我看你那时候就很有想法。”老警督皱起眉,语气略带不满,似乎是回想起了什么,“高速公路的时候让你别追你还追出去。”

康纳的眼神闪烁了一下,额角的光圈跳了一秒红色。“因为RK机型的特别性,汉克。”他挺直了腰板,“RK系列在开发时期就被设定成有着强自主能力的仿生人,所以我们能够自行调整任务的优先级。”

“我看你那已经不是调整任务优先级了。”汉克发出了一声冷哼,“根本是有选择性地挑任务做。”

康纳装作什么都没听到。“我去洗碗。”他说着就快步走向了厨房的水斗,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我自己洗干净了。”汉克头都没回,“老天,康纳。”人类抹了一把脸,“我真的不需要你帮忙做家务——还有,真的别给我洗衣服了!!!”

“可是你的脏衣服堆的——”

“人类是有羞耻心的!”老警督有些头疼地扶额,“拜托——我又不是断胳膊断腿的残疾人!”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人类抱怨道,“我都五十多岁的人了!不是不会照顾自己!”他的语气听上去似乎有些崩溃,“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警用安卓不是家用安卓???”

“当然记得。”康纳眨了下眼睛,“可是我们帮你做家务和你能照顾自己并不冲突。”

“……”人类有点绝望,“你就。”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别再帮我洗衣服了。”

汉克的声音听上去好像有点生无可恋,这让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有些不解地歪了下头。“Got it.”康纳用非常轻快的声音回应道,就像是真的听进去了一样,“如果你坚持的话。”

“I insist.”汉克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鼻梁骨。这小塑料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进去。人类心下再次忍不住要发出叹息。这家伙每次都在那说着“Got it.”,然而他有几次是听的?让他别把证物往嘴里塞,结果一个转头的功夫这小子就拿手去沾证物并且往嘴里送,把旁人的抱怨和尴尬的咳嗽声都视作无物。

感觉就像是小孩到了叛逆期,死活不肯听家长的话一样。

真是让人心累。

然而人类不知道的是,穿着印字T的警探型仿生人正观察人类与同型机的状态。在发现两者似乎仍旧和之前一样,保持着互不干涉且明面上都不在意对方存在的情况后,他的目光落到了已经又转过头去,同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人类中年警督一起看球赛的RK900身上。

想要了解我的行为模式?但是,为什么?我的情况并不适合他作为参考啊?

而且,60在仿生人匿名论坛里做的事情我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知道的那么清楚???

末尾编号为51的RK800型康纳型仿生人的额角再次开始闪烁黄光。在得出简单推论但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背后原因的他看了看60又看了看RK900,最终选择什么都不问,打算日后有机会再对两人进行提问。

以为情况暂时稳定下来了的仿生人开始放心地连接警局网络,浏览起60今天所做的工作记录。认为一切都已经回到了正轨上的他怎么也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因为自己和人类的几个无心之举,同型号的仿生人又再次闹起了脾气。

事情的起因仅仅是因为那么几句话——第二天早上,康纳在厨房间给汉克做早餐的时候让60去叫汉克起床。放在以往,那都是康纳亲自去叫汉克起床,但是仿生人警探不论如何都想试着改进一下老警督与自己同型机的关系,于是觉得这能够增进两人之间关系的他就让60去叫中年男人起床。向来喜欢睡到几点就是几点的老警督自然是骂骂咧咧地让人滚出门——

——然后60就真的直接出门走了。

等到康纳反应过来60已经不知道啥时候出门的时候,他刚准备和汉克还有相扑出门晨跑。有些困惑的警探型仿生人向自己的同型号机体发送了条讯息询问对方在哪儿,却只得到了一个非常冷淡的回应。不过因为知道人没丢,只是提前出门去DPD上班了,康纳也就没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下午的时候,仿生人警探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正打算同老警督一起回家时,他查看了一眼同型机的日程表,在发现对方今晚需要值班巡逻后发了消息关心了一下对方的工作。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已经在他的意料之中,再加他几乎一整天都没见到60的人,似乎对方忙于处理各种小事纠纷,于是也就没发现今早莫名其妙自己一个人跑到了DPD上班的同型机有什么不对。

不过两天后,康纳要再发不现事情不对那就可以直接返厂报废了。

一开始是因为这两天工资已经下发到了他们的账户,他想和对方谈谈关于最近住在汉克家应支付的房租以及水电费问题,还有之后的住所问题,结果对方压根不回自己的消息,只是直接往人类的账户里打了他四分之三的工资;而且那天值完夜班巡逻后原本应该休息一天的60根本没有在早上六七点的时候回到家里,在DPD碰面时也只是康纳单方面地抬手打了个招呼,对方根本看都没看同型机的方向,直接坐上警车出警,直到下班时分都不见人影;康纳甚至为了和对方当面谈谈在DPD留了一整夜,结果哪里知道这家伙压根没在DPD过夜。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就是警察而对方在工作期间并未缺勤,康纳真的有一种要报警的冲动。

由于工作期间,警用型仿生人都开着定位追踪,所以在工作期间康纳想要知道60在哪儿还是很方便的——感觉自己必须和对方当面谈谈的仿生人警探毫不犹豫地追踪了对方的信标,却不想对方也有一直在监控自己的行动路径,在发现自己在追踪他时果断地掐掉了定位追踪器的反馈。

这让康纳很愁。

“那小子到底怎么回事……?”在知道账户上莫名多出的一笔钱是来自最近神龙不见首尾的60时,老警督有些纳闷地嘀咕道,“我都说了我不需要你们给我付房租了。”

“这是我们应当做的。”康纳说着,也转了一笔钱进汉克的账户,“我们在你家真的念叨太久了。”仿生人坐在沙发上抱着揉着相扑伸过来的脑袋,眉头微蹙,“本来我想找60谈论一下搬出去住的事情,结果他根本不回我信息,还总是避开我。”褐发褐眼的仿生人那蜜糖色的眼中满是担忧,“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今天晚上他又不执勤,非工作期间的警用型仿生人也不会开着追踪器,我没办法追踪到他的信标。”

“往好处想想,他好歹还会去上班。”汉克的语气听上去有些随意,但是表情却有那么点儿僵硬和别扭,“最起码还没变成真的失踪人口。”说着,人类摊手,“万一他只是想一个人待着?在外面交了朋友?又或者是回耶利哥去住了呢?”

这话说出来汉克自己都不信——就60的那个性格和处事方式,至今没在DPD树敌都还算得上是好的了。那个小混蛋把他的大部分工资都打到了自己的账上,在外面租房子住有点不太现实,而耶利哥离开DPD距离远,没有车光靠走的话需要非常久,而打车又很贵……这个小混球这几天下班后到底跑哪儿去了?

“他没回耶利哥,耶利哥大楼那边没有他的访问记录,更别说我们房间的门锁访问记录。”康纳的语气有些惆怅,“我想不出他可能会去哪儿。”他望向老警督,“我甚至去大使桥那儿找过——鉴于我们都有过那段记忆。”

“但是他不在那儿。”

“是的。”康纳有些失落地低下了头,“我不明白。”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困惑,“那天我追出去之后和他聊了聊,我以为他终于愿意和我好好交流了——鉴于他和我说了一些长久以来我一直想知道的事情。”他说道,“可是为什么第二天早上他一下子又变得那么冷淡了?”

“……人的想法随时都可能会变,也许仿生人也是。”汉克抖了下眉毛,“我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你一定要和他老绑在一起。”人类的声音听着有些疑惑,“他看上去一个人也能过得挺好,为什么你一定要管着他?”

“我并没有管着他。”康纳摇了摇头,“他是我的责任,我不能弃他于不顾。”仿生人说道,“我们是现今仅存的两台RK800,我们理应当互相帮助,而且我们本就属于彼此。”

老天,瞧瞧这安卓的说话方式。人类的面部表情稍许有些扭曲。“但他可不一定这样认为,而且你现在除开工作时间就找不到他了。”汉克双手叉腰,站在沙发边上低头看着褐发褐眼的警用安卓,“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决定再去DPD附近找找。”康纳起身,额角的光圈由蓝转黄,“至于60的现在位置……也许我可以找RK900帮个忙,比如远程追踪一下60的网络ip之类的。”说着,仿生人便走向了门口,“毕竟我和60都是RK800,算法一致,追踪和反追踪能力是同等的。”

“诶诶诶等等。”听着室外的雨声,老警督赶紧从储物柜里捞了把折叠伞扔给了仿生人警探,“拿着。”

“汉克,我并不需要——”

“我让你拿着。”汉克皱眉,“我知道你们仿生人不怕水。”人类说道,“但外面雨大,我可不想你回头满身是水的回来把家里的地板搞得一团糟。”

“……谢谢,汉克。”


-TBC-


今晚十一点就要乘飞机回学校了,又是十多个小时的飞机……

……我还是设置个明天的定时发布吧_(:з」∠)_

好奇怪,Onenote复制过来之后有时候会出现缺漏字+英文中间缺空格……

emmmm……不管了,反正下章猫咪打架(等等什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89)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