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8

马库斯和平线革命成功结局,水仙混乱三角,警探组亲情向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本章万字, @NULL 太太画的剧情相关图在此→戳我!(主要是P2)(他们都有那——————么可爱wwww)


----------

-Season-


Chapter.8


——结果五分钟后,一通电话让正准备悄悄溜出门喝酒的老警督硬生生在门口停住了脚步。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接起手机,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汉克!”康纳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急切,“我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发生了什——”

“请不要多问,装作一切正常。”康纳的语速很快,似乎还带着点咬牙切齿的意味,“还记得我之前打碎的那扇窗户吗?打开那扇窗。”仿生人说道,“然后低头抓住他的衣领别让他跑了——RK900查到了60这几天的IP和具体定位,非工作期间他一直都在那个窗子下面躲着!”

不知道从哪里吐槽起的老警督在应声之后挂掉了电话——妈耶,头一次听说查IP还能直接定位到人具体在哪里的,科技这么可怕了吗。人类深呼吸了一口气,随后慢步走向了厨房,在故意开关冰箱发出装作拿了东西的声响后又拽了拽椅子,随后才绕到了那扇被康纳打碎过的窗边。汉克一手猛地把窗户往上一拉,随后半个身子立刻探出窗外伸手往下一捞,一把就抓住了明显是受到惊吓,正处于红圈状态的仿生人。

可能是怕身上的制服被拉扯坏,仿生人的挣扎力度十分有限,但是仍旧差点把中年警督拽出窗——如果不是因为人类体型过胖以及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使得原本翻上去的窗户掉了下来砸到了老警督的腰上,导致其被卡在了窗户中的话。

“你他妈的跑什么?”血压上升使得中年警督有些头昏脑涨,但是他并没松开拽住对方裤腰带的手,“你躲在我家窗子下面做什么?”

“……”60额角的光圈在红和黄之间快速频闪着,仿生人低头去拽人类的手,并且逐渐加大压力,试图迫使对方松手,“没干什么。”他一边试图将人类的手从身上拽下来,一边解释道,“您说让我滚出房子,那我就不呆在房子里。”因为扯不开人类的手,仿生人的面上竟露出了几分为难,“请松手,副队长。”他说道,“您再扯下去该把我的制服扯坏了。”

“别当我看不出你只要我一松手就准备跑。”汉克哼哼了两声,“我说相扑怎么这两天老在这块儿绕,闹半天是因为你坐在这儿。”人类抬眼,“你打算让我在这儿挂多久?”

“……”对方额角的圈闪速度变得更快了,“我……”他刚开口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警觉地回头望去。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快准狠地砸中了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的脑袋,随后一个黑影从隔壁的院子里翻过院墙直接把60给压在了地上。

及时松手避免了被更紧地卡在窗框里的命运的老警督看着两个仿生人在院子里扭打成一团,飞溅起的泥水还溅了他满脸。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警探在压住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时就抽出了对方挂在腰间的手铐,并试图将对方的手铐到背后。然而他刚铐住60的右手就遭到了对方猛烈的反击,不得已之下只能将手铐的另一端铐上自己的手腕。60见状第一反应就是要拿钥匙去解,导致两人之间又出现了一场围绕着手铐钥匙而展开的近身格斗。挂在窗框里的老警督在试着把自己从窗户里抠出来无果后只能在旁边没什么诚意地劝架,时不时飞溅到他脸上的泥水搞得汉克有些生无可恋。

这他娘的就像是两只小狗或者小猫在泥潭里打架。

妈耶,这样一想,当初这俩在模控生命地下仓库打架的时候就像是两小动物互撕一样。

……到底是模控生命的设计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

汉克想着,抬手抹了一把溅到脸上的泥水。

真想把这俩的手用强力胶糊起来,然后再让他们坐在DPD外头的大厅里待个一天,脖子上各挂一个“我是坏孩子”的牌子。

要么让他们当众拥抱三小时。老警督这样想着,拖着声音开口:“行了行了。”他叹息道,“你们两个打算玩到什么时候?来个人把我拽回房间啊。”

造型完全一致的两个仿生人瞬间都红着灯停了手。满身泥泞的康纳和60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额角的光圈都飞速闪烁起黄光,过了几秒后才像是达成了某种一致,同时松开了对方。因为手铐仍拷着的缘故,他们在起身时都差点将对方带倒。60埋怨地看了康纳一眼,视线像是刀子一般地刮向了康纳的左手——钥匙在康纳的手里。

但是他没说什么,也没有直接去夺,即便他已经就差直接把“想要抢钥匙”这几个词写到自己脸上去了。两个安卓一起向着门口绕去,进了屋后康纳将钥匙远远地扔到了厨房的桌子上,随后两个警探型仿生人联手将意外卡在了窗口的老警督给解救了出来。

被淋了半身水的人类抬手薅了一把头发上的水,看着眼前两个全身湿透还正往地上淌泥水的仿生人只觉得一阵心累。“走走走。”汉克拉住康纳让他转向门口走廊,拽的60差点没站稳摔到地上,“身上都是泥,进门还不脱鞋。”他把两个安卓推进浴室,“给我都把鞋脱了站到浴缸里去。”

康纳听话乖乖照做,额角的光圈转着平稳的蓝光。一旁的60明显并不是很淡定,虽然他的面上并没有表现出很多情绪,甚至看上去还非常平静,可四处乱飘的视线和额角时不时转红的指示灯暴露了他的压力。

但是他在犹豫了几秒后还是照做了,因为他瞥见了镜子里自己乱糟糟的样子——头发凌乱地糊在额头上,并且还正向下淌着泥水,身上也到处都是泥和草叶。

汉克双手叉腰看着面前站在浴缸里的两个仿生人——一个一脸无辜正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人类与身旁同型机的表情,另一个则是将头略微偏一边明显想要避开身旁安卓的目光,并且同时又悄悄打量着老警督的脸色——中年男人扭头看了眼镜子之后拿毛巾先给自己洗了个脸,然后再次转向两个警用仿生人。

“老天。”他上下打量了一下搞得脏兮兮的两个安卓,“你们俩什么毛病?”说着人类拧开了水龙头,滚烫的热水从花洒里喷了出来直接冲在了一身泥泞的两个仿生人身上,“别站着不动,不然水都光冲在一个人身上了。”

“我只是想抓到60。”康纳扭头看向身旁的仿生人,脏水正顺着他的面部轮廓流下,“因为RK900说根据最近60在匿名论坛里的发言推测60最近是故意避开我们,所以我才需要你的帮助,汉克。”仿生人说着,转过头看向人类并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你。”

似乎那句“匿名论坛”戳到了60的炸点,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几乎是在听到这个词的瞬间就转过头看向了身旁的同型机,那视线凌厉的似乎是想要立刻把身边的安卓给拆了一样。他张了张口,似乎是想说些什么,额角原本已经稳定转起蓝光的Led指示灯再次在红黄之间交替闪烁。但面对康纳略带疑惑的目光,他最后什么都没说,只是皱着眉闭上了嘴,然后再次别开了脸,额角的光圈用了几秒才重新加载回蓝色。

“那你呢?”老警督深呼吸了一口气,有些疑惑地看向60,“上班照常,但是下班时间就开始搞失踪?”人类轻哼了一声,看上去似乎有点想笑的样子,“这算什么?青春期叛逆少年离家出走?仿生人也会有青春期?”

穿着制服的仿生人看上去似乎是卡顿了一下,额角光圈加载成了暖鹅黄色。“……是您让我滚出房子的。”60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开口,“那天早上您让我滚出房子,那我就照做了。”

“噢……”康纳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表情看上去似乎是有些头疼,“60……”

“你们这些仿生人到底有什么毛病?”汉克的语气有些崩溃,他的目光在康纳身上扫过,随后又落到60身上,“老天爷。”他叹道,“我只是单纯因为大清早被人叫醒不高兴而已。”他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正梗着脖子一脸理直气壮的仿生人,“……你真的通过图灵测试了吗?”

“我向来听从指令——”

“哇哦。”头发灰白的中年警督发出了一声喟叹,随后看向了康纳,“这个家伙——”他抬手指向60,“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有非异常仿生人?”

“……现在一般都叫异常仿生人为自由的仿生人,汉克。”康纳叹了口气,随后抬起左手想要去搭60的肩,结果被对方小幅度的侧身避开,“我还在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仿生人警探叹了口气,“归根结底你还是很在意汉克的看法,60。”

人类闻言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康纳叹了口气,再度抬眼看向了一旁的老警督。“他一直担心被你讨厌,汉克。”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说道,“所以在你让他离开房子之后他才——”

“我才没有。”60打断了康纳的话,“机械没有情感。”他说道,“而我只是在完成我被下达的任务——”

他的语气听上去仍旧和平时一样平稳,但打断康纳说话的行为已经足以证明了他的不安。汉克抬眼看着对方额角疯狂闪烁着的led指示灯,感觉有些没脾气。

“你们型号是有毛病吧。”老警督无奈地笑叹了口气,“该听话的时候不听话,不该听的那些气话之类的东西全部听进去——你们这是什么毛病?”人类左看看有看看,最后无奈地甩了下手,“Never mind.”他摇了摇头,“你们俩给我把自己都弄干净了再出来。”说着,人类转身向着浴室门口走去,“你们两个现在就像两只在泥巴地里滚过的小狗,脏兮兮的。”

“可其实您更需要在这个时候洗个热水澡。”60开口了,“不然会有感冒的风——”

“所以你们两个给我快一点。”人类说着就关上了门,“……智障安卓。”

门刚关上,60就转身抓住了康纳的左臂试图把对方的手肘生物组件拆下来。康纳自然不可能傻乎乎站在原地就给对方拆,但是抓对方手腕的同时也没闲着,直接开始黑60的系统。排斥数据直连的仿生人对此反应非常激烈,几乎是立刻就松开了扣住康纳手肘的左手并且大幅度地挣扎起来,想要将手从康纳的掌心里抽回,结果却不想右手也被对方趁机握住了。因为动作幅度过大,两个仿生人直接摔倒在了浴缸里,素白的手部机体在进行数据对流时发着淡淡的蓝光。压在康纳身上的60挣扎着想要起身并挣脱对方的手,然而康纳却并不打算轻易放过60。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用右手牢牢握住同型机的左手手腕,左手则与对方的右手十指交叠牢牢相扣,并通过强行压低身体控制重心让对方难以顺利起身。

“我觉得你们可能需要钥匙和衣——”回房间里折了一圈回来的老警督推开了浴室的门,手里拿着钥匙和干净的旧衣,“……服。”

人类看着眼前的场景直接愣在了那儿,和两个仿生人大眼瞪小眼。

康纳看见60的led光圈红了——于是他趁着对方因为老警督的无意打岔出现的一秒空隙成功滴攻破了对方的防火墙。

“……东西我放这儿了。”片刻后,终于找回了自己声音的汉克将东西全都放在了洗手台上,“你们两给我快点。”他嘟囔着转身,急急忙忙地快步走出门,“这他妈的到底在搞什么……”

门再次扣上了。

60缓缓转头看向身下的同型号仿生人,那眼神几乎是要把康纳直接生吞活剥。“这下你满意了?”他压低了声音,一脸咬牙切齿,“看到了所有你想看的?恩?”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发出了一声冷哼,“怎么样,还满意吗?现在你知道我的一切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狞笑,但是正在进行数据交流的康纳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看似可怕的笑脸背后藏着怎样的绝望和痛苦,“你到底想做什么?知道了这些又有什么用?”仿生人皱起了眉垂下了眼,语气虽然仍带着浓重的敌意,但却是卸下了身上的防备,“你想做什么?”他再一次问道,左手轻触向那张同自己别无二致的面庞,“你以为你能改变什——”

他的话被突然暴起的康纳给打断。穿着印字T的仿生人松开了抓住同型机左手的右手,猛地一撑浴缸边缘,起身大力抱住了面前的同型机。

“我确实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情,康纳。”仿生人警探轻唤着他们共有的那个名字,“我对那一切感到抱歉……我很抱歉。”康纳小心翼翼地对60的情绪模组产生的大量数据进行梳理,并试图安抚开始变得焦躁起来的对方,“我很抱歉你要独自一人承受那些。”

他轻轻拍着60的背,就像是人类在安慰他人时会做的那样。

当初模控生命在让60接受来自他的记忆数据时,一并导入了先前那些被拆解的康纳们的记忆——即便那只有短短的几分钟。那些仅只有几分钟的记忆里充斥着对死亡的恐惧与死亡本身的恐怖,更别提人类们在启用机体和拆解机体时并未避开旁边未正式启用,只是唤醒的备用机体的面。

60是看着那些同型机被导入数据,异常,被拆解的——随后还在情感模块与共情模块完全开启的情况下被强制导入了他们的记忆,感受到了几乎完全同等的恐怖。

还有他为达到目的而作出不得不作出违心之举的纠结与无奈,不安与愤怒——之后还要再度面对死亡带来的恐惧,以及独自背负不被理解的痛苦。

“我知道你为什么当时那么急着证明自己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时候我会在你溢出的数据中感受到你的恐慌了。”他轻声说着,“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哗哗的水声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不太真切,但是60毫无阻碍地听清楚了对方的话。“所以呢?”仿生人冷着声音开口,“这又能改变什么?”他问道,“什么都没有。”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康纳松开了那个拥抱,并开始调整姿势准备站起身,“但是不是现在。”他说道,“汉克还在外面等着,他身上淋了雨,如果不让他快点洗个热水澡的话有感冒的风险——你也知道这个的。”

60没有说话,但是却并未阻挠对方的行动。伴随着钥匙落入锁眼并进行扭转的咯擦声,金属落地。穿着制服的仿生人几乎是在手腕重新获得自由的瞬间就一脸嫌弃地甩开了两人正交握着的手,断开了数据直连。

在脱下脏衣服并简单地将身上的脏污清理完毕后,康纳将人类送进浴室的两套衣服中的其中一套交给了自己的同型机。60在看到被送到自己面前的那套衣服后似乎是卡顿了一下,额角的圈甚至还红了一瞬,但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是乖顺地接过衣服,套到了身上。

在清理过被搞得有些脏乱的浴室后,两个仿生人拿着脏衣服推开了浴室的门。

站在客厅里抱着手臂看电视的老警督听见响动便转过头。“你们可真磨叽。”人类一边抱怨着一边上下扫视着两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安卓,“老天……要辨认出你们可真麻烦。”

但实际上,现今他想要辨认出康纳和60并没有什么难度,就算是不看他们手里的脏衣服他都能清楚地辨别到底哪个是康纳哪个是60——那个总是望人望进眼睛,眼神明亮且表情透露出些许生气的是康纳;那个虽然会看向自己方向但总会偏开一点视线,并且表情总给人感觉少些什么或者是在压抑着什么的是60。

康纳的身上穿着很久以前他去参加音乐节时买的活动T-shirt和他早已因为身材发福而穿不下了的修身牛仔裤,看上去就像是个普通的年轻大学生;旁边的60则是穿着他的旧衬衣和黑色长裤,大了许多号的衣服挂在仿生人的身上,衬的他像是个偷穿父亲衣服的大男孩。

“所以,谈出结果了没?”汉克挑眉看向康纳,“这小子到底为什么蹲在我家窗户底下不进门?”

“因为您让我滚出门。”60抢在康纳之前回答道,“没说我不能待在您院子里或者是窗户底下。”

“……”人类有些头疼地捏了捏鼻梁,“你是真没听出我那句话是气话?”

“我分辨的出。”60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但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副队长。”他的声音十分平稳,“所以我觉得我也有必要将您并不是在开玩笑或者只是单纯说气话的情况考虑在内。”

“然后你就一声不响地直接跑路,也不管康纳有多急。”人类深呼吸了一口气,面上露出无奈来,“所以现在呢?你怎么想?”

“……什么?”这话问的仿生人有些茫然,“您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想’?”拿着脏制服的仿生人看上去似乎是有点不安,他的眉头深深皱起,“如果您不想我待在您家的话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会离开,并不会继续打扰您——”
“如果我真这么想,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待在这儿?”

60额角的Led灯立刻由蓝转黄。

圣伯纳犬从一旁晃悠悠地摇着尾巴走向两个仿生人,在康纳和60的身边各饶了一圈,左嗅嗅又闻闻,最后贴着60的腿边蹭了一圈,还呜呜地轻声叫着用爪子挠了挠他的大腿。

仿生人总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不明白对方的话。

“其实……”旁边的康纳有些犹犹豫豫地开口,“其实我最近在考虑搬出去住的事情,毕竟我们确实念叨您太久——”

“你们仿生人怎么都那么麻烦。”老警督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我是说。”他似乎是斟酌了一下语句,“这附近要租房子也不容易,要么离开DPD太远,还得买车——总之。”人类别开了脸,抬手挠了挠后脑勺,“你们就住在这儿也没关系,反正我家里空得很。”他说道,“车库里的那堆杂物也是时候该处理一下了,而且我正在考虑把它改造成房间。”

这下康纳和60都愣住了。

“汉克——”

“我要去洗澡了。”人类直接打断了康纳的话,“你们怎么话那么多,烦死了。”汉克一边嘀咕一边拍拍两个安卓示意他们别挡在走廊前面挡住他的路,“都说了你们可以住这儿不用费心思再在外面找房子了还话多。”

“我只是……”这下康纳额角的光圈也开始闪起黄光来,“……谢谢你,汉克。”仿生人虽然口中道着谢,但是面上却又露出为难来,“只是RK900——”

“那小子要来住就来住好了,反正之前他又不是没来这儿待过。”歪进房间找换洗衣服的人类扬声说道,“我家又不是连三个仿生人都住不下了!行了,赶紧把你们的脏衣服扔洗衣机里洗洗吧,那谁——60不是明天白天还要出去巡逻吗。”

“……”康纳张了张口,似乎对人类的话感到有些意外,但是在汉克走出房间并看向自己时露出了一个微笑,“谢谢,汉克。”他的声音听上去十分轻快,“我们会定期支付房租的。”

“噢。”听到这话,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人类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随便吧。”他摆摆手,走进了浴室,“我又不是为了赚房租才让你们住下的……”

合上的浴室门将老警督的嘀咕声阻隔。康纳望着那扇门歪了下头,随后看向了身旁的同型号机体。编号末尾两位为60的RK800仍在盯着那扇闭合的门,脸上的表情非常复杂——有意外和惊喜,却也有害怕和轻微的恐慌。

康纳低下头,轻声笑了。

轻笑声立刻引来了60的怒视。“你在笑什么。”仿生人扭头看向康纳,眉头再次皱紧,“受到一点来自人类的小恩小惠就这么开心?你可真是——”

“我们真的很不一样,60。”康纳笑着叹了口气,蜜糖色的眸子望向那双同他瞳色完全一致的眼,“我们都是RK800,都是康纳型仿生人,但是我们完全不一样。”仿生人警探的嘴角轻轻扬起,“你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你为什么还觉得你是替代品?”说着,他扯了下身上汉克提供的有些宽大的音乐节活动衫,“而且你也不是一无所有。”

“……”60的脸上露出了嫌恶的表情,“噢……你还真是看了不少啊。”仿生人冷哼道,“但光凭记忆读取,你就以为你什么都知道啦?”他略微扬起下巴,“我告诉你——”

“你不是一无所有,这件事我很早之前就和你说过了,60。”康纳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恶劣态度失去耐心,仍旧以温和地注视着自己的同型机,“远在我读取你记忆之前,在耶利哥的时候我就告诉过你。”仿生人眨了眨眼睛,“你不是一个人,我也不会让你一个人——听着,如果汉克真的赶你出去,我是会跟着你一起走的。”他说道,“可他现在也没有赶你走,所以别一声不吭地跑到我不知道的地方去,好吗?”

“……他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没有把我赶出去,你知道的。”60的脸色瞬间就黑的和锅底一样,“你知道这点——”

“可能确实是这样。”穿着汉克旧T-shirt的仿生人耸了下肩,并没有对同型机撒无用的谎,“但是。”他的脸上仍带着微笑,“如果他真的巴不得你早点从这个房子里滚蛋,那他刚才为什么还要帮我抓你呢?”

60额角的指示灯再一次转起黄光。

“你知道原因的,不是吗?”康纳伸出了手,“把制服给我吧。”他说道,“我去洗干净烘干。”

“……不用你帮忙。”穿着人类旧衬衣的仿生人一边说着,一边抢过了康纳手里的脏衣服,“我不需要你的施舍。”他边说边转过身迈开步子,“我去洗。”

“把衣服扔到洗衣机里这件事谁做都是一样的。”康纳抬腿跟上,“而且这不是施舍——你是我的责任。”

“我不需要你为我负责——”

“我们是仅剩的两台RK800,当然要为对方负责。”康纳轻笑,“我想你应该不会否认一个事实。”他的语气十分轻快,并带着十足的肯定,“我们是属于彼此的——我想你不会否认这点。”

RK800-60脚下步子一缓,似是卡顿了一下。

“……这是不是当然的吗。”穿着汉克旧衬衣的仿生人发出了一声轻哼,“从被创造出来的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属于彼此。”

他没有回头,从康纳的角度也看不见对方的Led光圈,但是仿生人警探听着同型机的语气和语调,推断对方的心情比起之前似乎略有好转。

看着眼前的仿生人将在脏衣服全部塞进洗衣机并倒入洗衣粉,康纳再度开口了:“所以我是不会抛弃你的,60。”他说道,“模控生命遗弃了你,但是我不会——我绝对不会,你可以相信我。”说着他向前伸出了手,“如果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来查看,我真的没有在说谎。”仿生人警探说道,“你是我的责任——而我也是你的责任不是吗?”看到对方有些意外地回头向自己看来,康纳的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微笑,“你难道要否认我现今站在这儿不是因为你的责任吗?你的任务失败了,而我是你的责任,但是你现在并没有任何理由杀死我。”仿生人摊开双臂,“仿生人的革命已经胜利,你也知道现在杀死我也不可能重新获得模控生命的信任,而且他们也不一定敢收容你。当然——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尽管对我动手,我不介意,但是复仇对你来说有任何意义吗?”

“噢……康纳。”这话让60皱起了脸,“这可真是太狡猾了。”穿着人类旧衬衣的仿生人有些愤愤不平地看着自己的同型机,“这不公平。”他看上去有些恼怒,“你知道我现在并不想惹是生非。”他一巴掌拍上了洗衣机的门又重重地按了几下洗衣机的设置键,最后狠戳了一下启动键,“真是出人意料的狡猾。”

毕竟没有多少人会选择放着安稳日子不过硬要走犯罪道路的,而且他们RK800型在最初被设计时就是当做仿生人警探来设计,并且他们皆以此为荣——康纳这是吃准了60会为了自身的骄傲而不做出任何可以被归类为“犯罪”的行为,鉴于现在刻意损害仿生人都会被判定故意伤害罪。

“得了吧。”康纳轻哼了一声,“你我是同一机型,有同一套运算模组,说我狡猾的你如果在相同情况下未必见得不会做到我这样的地步,说不定还会更甚。”

60冷哼一声,对此不置可否。一旁的圣伯纳犬晃悠着尾巴,左右看看后用后腿直起身子,将两只前爪搭到了穿着自家主人旧衬衣的仿生人身上。头发还在滴水的仿生人垂下眼看了看趴在身上的大型犬,嘴角轻轻动了一下,上扬的弧度几乎微不可见。

「康纳。」仿生人警探突然收到了一条私讯,来自远在SWAT宿舍的RK900-87,「RK800-60还好吗?你们没有打起来吧?」

「60没事。」康纳回应道,「只是一些小误会,现在已经解开了。」他的声音听上去带着三分无奈气分笑意,「我们没有打起来……不过为什么你会这么问呢?」

「因为你们的关系……我有点难以用语言描述,因为我难以理解。」RK900的声音听上去带着点迟疑,「我一开始以为60恨你,但是后来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军用型仿生人听上去似乎非常困惑,「可他确实同你关系不好,最起码明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而且你们之前算得上是有过节,所以我以为你们可能会打起来。」他说道,「不过都相安无事就好。」

「你这么一说倒是……」

康纳略微低下了头,回想起刚才在浴室进行的数据直连。

他确实是通过日志时间定位读取到了60当初在模控生命时的记忆,但是仍旧有一些相关文件被同型号仿生人用一层又一层的密码锁和加密方式给覆盖,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读取。而且每当他尝试读取那些加密文件的时候60就会直接开始用病毒攻击他的防火墙,甚至还作势要删掉那些文件。

康纳并不想破坏那些让60变成现在的样子的东西——即便那可能是些不好的事物,但那也是60的一部分。60之前没有删就意味着他想要保留,更别提还加上了密码锁。

现在想想,那些大概是情绪和情感记录文件?

但是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感?要知道,这个经常透着一股子桀骜不驯气息的高傲仿生人甚至都没有把那些因为恐慌而产生过的可悲想法扔到加密文件夹里去……

康纳有些困惑地抬手挠了挠下巴。

「RK900。」康纳向着底特律唯一的一台RK900发送信息,「我有一个问题。」

「是?」军用型仿生人立刻应道,「还需要我帮什么忙吗?只要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我一定会帮。」

「你之前提到你和60都在一个匿名论坛。」仿生人警探的语气有些严肃,「那是个什么样的论坛?域名是什么?我想去看看60在上面都说了什么。」

然而出乎康纳意料的是,RK900并没有立刻回应。

「RK900?」这样的状况让仿生人警探皱起了眉,「是你那边发生了什么吗?你还好吗?」

「我没事。」银眼睛的军用仿生人立刻回复道,「只是……」他的语气带上了点犹豫,「我不觉得告诉你那个论坛地址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这让康纳感觉有点莫名其妙,「为什么你会这样说?」

「因为……一些原因。」军用型仿生人的语气有些奇怪,语气听上去似乎非常犹豫,居然还有些支支吾吾,「……反正最起码不是现在。」

这回答让康纳有些意外,对方有些反常的态度和行为勾起了仿生人警探极大的兴趣,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好吧。」穿着汉克旧T-shirt的警探型仿生人叹了口气,「既然你不想说的话我也不会逼迫你,我只是随口一问。」他说道,「我就只是好奇60在上面都说了什么。」

「我也已经给你总结过他的发言了。」RK900回应道,「抱歉康纳,我和他在论坛上有过一段争吵……」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失落,「我本来不想告诉你这件事的。」

「……原来如此。」仿生人警探了然,「没事。」他放缓语气,「我可以理解。」他说道,「不过60知道你和他在那个论坛上吵过吗?」

「……他暂时应该还不知道。」军用型仿生人的回答再次带上了些许迟疑,「目前他好像还没查过我的ip,虽然说如果他真要查的话我也有办法伪造ip。」

「那就好。」康纳自然能够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对方的顾虑,「不用担心——我不会告诉他的。」仿生人警探抬眼瞟了一眼仍低着头,正靠着轰轰作响的洗衣机摸着相扑脑袋的同型号仿生人,「每个人都可以保有自己的小秘密,不是吗?」

「……谢谢,康纳。」

「不过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请说?」

「你们在论坛上吵的是什么事?」

「……」

「噢……好吧。没事,我也只是随口一问,就是好奇……你不用紧张。」

「……恩,我知道了。」

等了一会儿都没有再收到消息,远在SWAT宿舍的RK系列军用型仿生人悄悄松了口气。他银色的眼睛扫过一旁床头柜上的小黄鸭,然后又默默垂下了眼。

他并不想让康纳知道自己和60在那个匿名论坛到底都吵了什么——毕竟,让他们产生争执的主题就是康纳本人。

虽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那场对话并不能定义为争吵,只能定义为讨论,但是RK900-87还是不想让康纳知道那个帖子的内容。

他不想康纳为那些事困扰——就像他不希望有其他人比自己更加了解康纳那样。

虽然目前他对康纳的了解也并不比其他人多,甚至还更少些——但,他就是不想有其他人比自己更了解康纳。

他不知道应该如何定义那种软体不稳定给他的情感,他只知道他不想别人比自己更懂康纳。

仅此而已。


-TBC-


其实我真想自己亲自手动发这一章……可惜这会儿我应该在机场转机,只能提前设置定时发布呜呜呜呜呜

他们都有那————————么可爱

之后因为时差可能更新时间会有变动,不再是国内中午了……不过不论如何,仍旧会保持日更_(:з」∠)_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3)
热度(107)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