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11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那道人类永恒的哲学命题总是每天困扰我最起码三次

有时候(吃饭洗澡睡觉时)我真的很想成为仿生人

……别忘了看昨天的更新!我扔的比较晚……

 @NULL 太太画的剧情相关图在此→戳我!(P1&P3)  @

----------


-Season-


Chapter.11


人类和安卓们的日常生活仍旧鸡飞狗跳却又有条不紊地继续着。夏季的蝉鸣逐渐隐去,秋风将空气中的闷热轻轻带走。气温随着一场又一场的秋雨逐渐降低,金色的阳光照耀在微微泛黄的叶片上,叶子上的透明水珠顺着叶脉一路流到叶片尖端,在光的照耀下发出晶莹的微光。

在忙碌中,八月悄然离去,就同让老警督有些心塞的六月和逐渐开始适应生活环境变化的七月一样。短短三四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巨大改变的不仅仅是人类,还有仿生人。现如今,仿生人的相关调理法案逐渐得到完善,越来越多的人类和仿生人都找到了合适自己又或者是自己想做的工作,在街上游荡的人类与仿生人都开始变得越来越少。在当前局势下,原本生产仿生人的模控生命已经暂时失去了制造仿生人的权力并被严格管控,但是它并没有就此倒闭,而是做起了新花样——这个公司将自己的消费者群体重新定义,开始向着仿生人售卖各种新型插件与软件,并还抬高了蓝血和生物组件的价格。这使得仿生人的工资又顺理成章地涨了一波,几乎同人类完全持平,并间接地让更多的仿生人有足够的钱寻找住所。

不过这波加薪对于在警局工作的仿生人必要性并不是太高,毕竟仿生人现在也有工伤这种东西——在警局任职的仿生人在出警过程中随时都有因为不可抗因素导致生物组件损毁至无法使用的可能,尤其是在人类与仿生人关系仍旧微妙的当下。如果是在出警过程中导致生物组件断裂或者严重受损的话,只要将那些受伤的仿生人送回维修室即可,并且仿生人警员不需要为此支付任何费用,因为这算工伤。

这一条例也应用于部分从事高危工作行业的仿生人,而且高额的维修费导致了从事高危险行业的仿生人的薪资并未增加太多,故而大部分仿生人都宁可选择比较安逸的工作岗位。

并且这样的状况在人类与仿生人当中引发了一个严肃的话题——如何判断机械生命的生与死?如何判定仿生人是生是死?中间又是否有所谓的“昏迷”又或者是“假死”的状况?

耶利哥上层近几日也围绕这个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激进的诺斯在频道内吵得康纳感觉自己的CPU都快过载了。赛门和乔许对对此话题都持保留态度,马库斯则犹豫不决——同康纳一样,他的私人邮箱也被数以万计的仿生人给轰炸的差点就爆了云端内存。

这让仿生人警探在闲暇之余一点都不想去开自己的邮箱。

收拾完房间感到无事可做的康纳望着略有点凌乱的客厅,有些心累地叹了口气。

电视机旁放着一台新的游戏主机——60最终还是在某一天早上腆着脸询问老警督能不能在没人使用电视机的情况下允许他买个游戏机接上去玩儿。当时汉克看着60脸上略显忐忑的表情直接毫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调侃了对方几句后便让对方随意使用客厅里的电视,康纳至今还记得当时同型号仿生人开心的就差周身没飘起小花——虽然说当时60努力地绷着面上的平淡,但是打破红墙后的仿生人是比较难控制面部表情的,所以他脸上的微表情毫不留情地泄露了他的情绪。

有了游戏机之后,60比起之前情绪看上去活跃了许多,而且老警督有时候也会在旁边看仿生人打游戏,甚至还会就着游戏内容和对方聊上几句。康纳有时候也会借用60的游戏机稍微玩玩游戏,不过对游戏兴趣并不高的他很少会通过打游戏的方式来消磨时间。

汉克此时不在家中——老警督时不时悄悄溜出门喝酒都已经快成为周常。不过好在次数也不是太频繁,于是康纳也就和60一样,偶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让中年人去酒吧同其他酒友稍微聚聚——毕竟老让人闷在家里也怪不好的。

见仿生人好像有些无所事事,圣伯纳犬便摇着尾巴将牵引绳叼了过来。康纳弯下腰伸手从大型犬的口中接过牵引绳,将其拴上相扑脖子上的项圈后走牵着大狗走到门口,换了鞋便出了门。

夕阳早就消失在了地平线的彼端,残月高悬于夜空之中,散发着温和的莹白光辉;细碎的星点在夜空中闪烁,偶被飘过的薄纱似的云彩给遮盖。

刚出门没走多远,对面就走来一个熟悉的人影——银眼黑衣的仿生人似乎是早就注意到了褐发褐眼的仿生人,在康纳向自己望来的时候学着人类的样子,抬手打了个招呼。

是RK900。

“回来了?”康纳牵着相扑的引狗绳,向着RK900露出了一个微笑,“我刚好打算带相扑出来散步。”说着,仿生人略微低头,看向因为看到熟人而变得有些兴奋起来的大狗,“因为我看他好像想出来走走。”

“是的。”RK900点了点头,蹲下身揉了揉相扑的脑袋,随后抬头望向康纳,“汉克和60呢?”他的目光在康纳身边搜寻了一圈,“他们在家里?”

“60今晚值班,你知道的,要是他在家的话,现在出门遛狗的就应该是他而不是我啦。”康纳有些无奈地耸肩,“汉克大概是去了附近的哪个酒馆吧。”说着,仿生人叹了口气又轻轻摇了摇头,“我还是希望他别喝那么多酒。”

“他是个有分寸的人。”RK900起身,“我们也不该过多干涉他的自由。”

“60也是这么说的,可我真的很担心汉克的健康状况……算了,暂且不提这个。”穿着短袖卫衣的仿生人抬眼看向面前的同系列军用型仿生人,“今天又去别的地方逛了?”

“是的。”银眼睛的仿生人肯定地点了点头,“一直待在房子里是浪费时间,而且就如你说,通过监控摄像头查看与自己亲自去实地考察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是自然。”康纳轻笑着向前迈出了步子,示意对方边走边说,“那你今天去了哪儿?”

“哈特广场。”RK900配合着身旁仿生人与大型犬的速度,也慢步走了起来,“仿生人革命成功地。”他轻声说道,“那边景色不错,完全看不出那儿曾经开过一个集中营并一度险些成为战场的迹象。”

“是的。”警探型仿生人轻轻点了点头,“人类非常善于粉饰太平,关于那一天所发生过的事,他们不会吝啬钱财。”

“不过我不明白的一件事是——他们当时既然为了阻止你唤醒了60,那为什么不唤醒其他的仿生人对马库斯进行狙击呢?”RK900的表情变得有些困惑起来,“我在广场上发现了最起码四个狙击点,可为什么模控生命只是让60来阻止你渗透大楼?”

这一句话让康纳如坠冰窖,就像是再度回到了那个被暴风雪覆盖的花园一般。

“……那是因为我们都只是棋子。”褐发的仿生人垂下了蜜糖色的眼,在片刻的卡顿后才缓缓开口,“一切都是被计划好的——不论是异常仿生人革命,还是我背叛模控生命这件事。”他的面色逐渐沉了下来,带着些许失落,“都是被他们计划好的。”他说道,“Amanda亲口告诉我的——如果不是卡姆斯基先生在程序里留下的后门。”康纳抬起头看向天上的月亮,“那仿生人群体处于什么一个状态就难说了。”

“Amanda,禅意花园。”RK900的面上露出了了然,“原来如此。”军用型仿生人的计算果然非常迅速,短短几秒间就通过已知的信息推断出了那日在马库斯发表最终演讲时康纳表现出的异常,“所以在革命成功后,你在马库斯的身后拔出枪是受到了内置自检系统的控制。”银眼睛的仿生人轻轻挑起了一边的眉毛,“然后你通过卡姆斯基先生设置在程序内的后门程序逃脱了控制。”

“是的。”康纳点了点头,“之后我就一直不敢联网,直到确定他们将那个自检程序服务器彻底关闭清除。在那之前,我甚至不敢将60彻底修好并让他开机联网。”仿生人说着,脸上露出了些许落寞,“我其实很喜欢那个花园。”他说道,“通常情况下,它让我感到平静。”

RK900额角的光圈闪了两下。“……我希望我也能理解那种感受。”军用型仿生人有些闷闷地开口,“不过。”他转头望向前方,路灯在街道上洒下温和的光,将道路照亮,“我想你现在应该不用再担忧那个问题了,现今模控生命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立场,而我相信目前的状况并不是他们所想要的,所以仿生人的革命仍是非常成功的。”

“然而我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康纳叹息道,“即便是人类,想要融入社会也并非易事,何况那些对人类所知甚少的仿生人。”他顿了顿,面上不免露出苦恼来,“要知道,光是吃饭这种只是为了获得营养和能量的事情,人类都能大做文章,还会在这上面耗费不少功夫。”

“人类对美食的追求吗。”RK900略微偏头,面露些许沉思,“在SWAT,人类成员都需要定时去食堂用餐。”仿生人微蹙着眉头轻声说道,“他们经常在私下里抱怨说食堂的饭菜十年如一日地难吃,可每次问他们打算在轮休时候吃些什么的时候,他们却经常答不出来,要么就回答说看家里人做什么吃。”

“因为对人类来说,这是一个永恒的哲学命题。”康纳略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脸颊,“吃重复的东西吃的次数多了会厌倦,有些东西单纯就是不喜欢吃……人类有时候真的很挑剔。”警探型仿生人说着叹了口气,“在DPD的时候,我好几次听见周围同事在那儿讨论下一顿要吃什么的问题,对他们来说好像接下来那顿饭吃什么要比手头没处理完的案子要重要得多——不过考虑到碳基生命都需要通过摄入食物来获取能量,吃什么确实对他们来说很重要,因为关乎生存。”

“那么康纳。”RK900歪着头看着身旁的仿生人,眨了下眼睛,“你明天想吃什么?”

“……诶?”仿生人警探略微一愣,“什么?”

“虽然知道仿生人只能摄入蓝血。”军用型仿生人一脸无辜,“但是也许我应该这么问?因为目前仿生人也被定义为活着的生物,所以或许我们也应该考虑一下下一顿应该摄入什么样的食物?即使知道我们只能摄取蓝血。”

康纳额角的Led灯闪了一下红光。

“我们并不是碳基生物,RK900。”康纳露出了一个标准笑容——模控生命出厂时内置的咧嘴露齿笑,“所以我们不需要像人类一样苦恼到底要通过摄入什么来汲取能量——我们的选项只有蓝血和无线充电。”

“可这样我们真的能算是活着吗?”RK系列的军用型仿生人露出了困惑的神色,“仿生人只能喝蓝血,不能吃东西,就算是能够通过生物组件上的传感器了解食物的味道,但对我们来说那也只是一串数据信息,并不能体会到品尝到食物的喜悦种种。”RK900垂下眼,看着走在两人前方的大狗正甩着尾巴一边慢步走,一边抽动着鼻子嗅着空气中的气味,“就像是空气里飘着的气味一样,不论是香气还是恶臭,对我们来说都只是一连串的数据,我们并不会真的去‘享受’又或者是对其感到‘厌恶’……”他转头望向身旁的仿生人,“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能算是活着吗?”

……这要怎么整?为什么RK900突然开始思考起奇怪的哲学问题了???

康纳额角的led指示灯开始闪起黄光。过了几秒后,仿生人才终于冷静下来,光圈再度加载回了蓝色。

谈判专家毫不犹豫地调出了马库斯在高层会议时所做过的一些发言,并巧妙地结合了自己前代机型在公开场合所做过的宣讲内容,把身旁的RK系列最新机型唬的额角光圈一闪一闪地亮着黄光——那规律的闪烁频率让康纳就差没直接唱起“一闪一闪亮晶晶”作为BGM。用前代机型的话来忽悠自己的后继机型这件事并没有让康纳产生任何愧疚之情,甚至,他看着对方有些懵懂但仍旧十分认真的表情还想变本加厉,只可惜记忆库里的素材还是不够丰富,导致他只能再把一些内容稍微添油加醋地说给RK900听,然后再草草将话题收尾。

诶。仿生人警探在心里有些可惜地叹了口气。看上去下次应该多从马库斯那儿学点传.销金句。褐发褐眼的仿生人心想。看RK900有些呆却又表现的很认真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种愉悦感和成就感呢……

……恩?

好像忽悠的有点太顺利了?

康纳的电子脑内突然响起了警铃。

“……对了,RK900。”康纳的脸上突然扬起一个微笑——在不怎么好的路灯光照下,这个本应该温和的笑容愣生生透露出了一股森冷的气息,“你一直在询问我们在不同情况下面对人类的不同提问或者是态度应该做出何种反应,但是好像我从来都没听你提起过你的队友?”

“队友?”银眼睛的仿生人有些茫然,似乎是没明白为什么对方忽然问起这个,“因为我觉得没有必要?”

“我挺感兴趣的。”康纳略微偏头,“我记得你好像不是SWAT现今唯一的一个仿生人队员?”

“是的。”RK900点了点头,“还有一个,是SQ800型军用仿生人,通常大家都用他序列号尾号的‘28’来称呼他。”他说道,“他是原本就在SWAT任职的军用仿生人,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后他也没有选择离开,而是留了下来。”银眼黑衣的仿生人眨了下眼,“他似乎原本就同队里的人类成员关系相处融洽,那些人类对他的态度都比较友善。”

噢,比较友善。

“那你和其他队员的相处呢?”康纳循序善诱,“目前在SWAT,还是人类成员比较多吧?我听说有不少原本在军队又或者是特警队当值的仿生人在革命成功后离开了原本的工作岗位,导致那些机构不得不再度招收大量的人类成员——想必在SWAT也是一样的吧?”

RK型的军用仿生人点了点头。“底特律的SWAT只有我和SQ800-28两个仿生人成员。”他轻声说道,“大概是因为我是新型号,所以很多人类都对我保持观望态度,并会表现出一定的好奇。”RK900歪了歪头,“有些队员仍对仿生人保有成见,不过好在都没有针对我或SQ800-28的敌意。”

“人类会对你感到好奇是很正常的,毕竟你是唯一一台来到底特律的RK900。”褐发褐眼的仿生人警探发出了轻笑,“我们这个模型的仿生人并不多见,如果不是因为头上的Led指示灯,不少人类都会把我误当做他们的同类。”途经十字路口,手中牵着牵引绳的仿生人拉了拉绳,示意相扑停步转向,“你说他们对你表现出好奇。”他询问道,“具体是怎样的表现方法?”

“我刚到SWAT报道的第二天。”银眼黑衣的仿生人略微歪头,似乎是在从记忆体里调出相关记忆,“有几个队友在训练结束时过来围住我上下打量,问我是不是最新型号的军用型仿生人,我说是。”RK900的语气十分平缓,“然后他们就问我能做什么,我报了一边出厂时就被导入的自我介绍信息后他们就在旁边哄笑,然后说他们指的不是任务时候相关的技能。”仿生人的声音逐渐带上了点迟疑和困惑,“布鲁诺问我会不会双脚踩灯泡。”

……双脚踩灯泡。

康纳额角的Led闪了一下红光。不过警探型仿生人脸上的笑意丝毫未减,他只是露出了稍微有些意外的神色。“噢……”他的语气听上去有些飘忽,随后上下扫视了一下RK900,“虽然我知道你的性能比我更强,而且机体结构也比起我来更为坚固,但双脚踩灯泡这种事……”仿生人警探略微蹙眉,“虽说玻璃碎片无法对我们造成多少损伤,可我不认为我们具备相关模组,这应该只有专门表演杂技的仿生人能做到。”

“但实际上,我们的计算模组能够支持我们做这件事。”RK900回应道,“只不过根据我的计算,我双脚踩灯泡的失败率高达百分之九十三,所以只能回绝了他们。”

“噢。”

康纳轻声应着,略微偏头,额角的Led指示灯开始转起暖黄色的光。

布鲁诺是吧,在SWAT的布鲁诺。

“然后德里克问我能不能胸口碎大石。”军用型仿生人这下面上也透出困惑来,“我解释了一下胸口碎大石的原理并表示这个就算是人类也能完成,但是如果他们真的感兴趣的话我也不是做不到,不过我也很友善地提示了他们营地里的那些大号石头基本都有特殊用途,不能随便擅自挪用,所以我并不能在他们面前上演胸口碎大石。”他顿了顿,“我解释完之后他们脸上的表情都很奇怪,是那种想笑却又不好放声笑的样子。”

唔,还有个德里克。

“人类真的很奇怪。”RK900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乔前阵子一直在抱怨他和他女朋友的相处出了问题,甚至还来问我有什么建议。他们之间的争吵几乎都来自于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但通过那些信息进行分析,我的推论是他们并不适合待在一起。”仿生人说着,眉头微蹙,“乔听了我的分析后表情变得有些尴尬,旁边的尼克则是突然像是对我产生了兴趣。”说着,穿着黑衣的军用型仿生转头看向了身侧的前代机型,“尼克问我有没有女朋友,又或者是男朋友。”RK900的面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还问我是喜欢人类还是仿生人,对以后要一起共度余生的对象又有什么要求。”他顿了顿,“我说仿生人并没有荷尔蒙,所以并不会产生相应的性冲动,而且对于仿生人来说男性和女性都是一样的,因为仿生人并不会产生性快感,就算是WR型和HR型在性爱过程中产生的反应也都是程序设定。我喜欢人类,也喜欢仿生人,不过仿生人的寿命远比人类要长,有足足173年,所以我可能并不会选择人类,更不要说我本来就没有考虑过要寻找什么‘共度余生的对象’,因为我已经有了。”黑衣服的仿生人半垂下眼睑,“结果我说完这番话后,尼克和乔都直接瞪着眼看着我仿佛我像是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甚至旁边的其他人类也都盯着我看……可我觉得我的回答没什么问题?”银眼睛的仿生人忽然注意到身旁仿生人的状态似乎有些异常,“康纳?”他的声音里带上了点微不可查的关切,“你怎么了?”

“恩?”正在检索信息的仿生人转过头,从对方眼中的倒影里发现了自己面上略有些恐怖的表情,“噢,我没事。”仿生人扯了扯嘴角,试图加载出一个笑容来,“你的回答确实没什么问题。”他略有些惆怅地开口——笑容加载失败,“不过他们会对你所说的话感到惊讶也是正常的,虽说现在人类承认了我们仿生人也是智慧生命体,但是我们的构造终究不同,我们感知世界的方式也完全不同。”康纳轻声说道,“我想你队友的惊讶可能只是因为你说你已经有了能够一并共度余生的人……”康纳扯了扯嘴角,“虽然不知道那是哪个幸运儿,但是我想总有一天我会见到的?”仿生人警探略微偏头,对着身旁的同系列军用型仿生人眨了一下右眼,随后又一脸惆怅地叹了口气,“我应该早些问你关于你在SWAT时的生活而不是等你来问的……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或许愿意现在同我说说?”

“当然。”银眼黑衣的仿生人的眉头轻轻抖动了一下,语气似乎也带上了点小雀跃,“只要你有兴趣的话。”RK系列的军用型仿生人眨了下眼睛,“恩……”RK900额角的光圈闪烁了几下,“那就从我把小黄鸭带进更衣室被围观这件事开始说吧。”他的声音再度带上困惑,“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觉得那好笑。”

“……”康纳感觉自己的听觉组件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他进行了一下比较简略的系统自检,却发现听觉组件并无问题。于是仿生人警探略有些迷惑地看向身旁的军用型仿生人:“……小黄鸭?”

“就是人类泡澡时候会放的塑胶鸭子。”RK900说道,“我在家里也放了不少。”

哦对。仿生人警探回忆起车库房间角落堆着的一箩筐小黄鸭——他还以为又是60的什么奇怪爱好,还没想好要怎么开口问呢,闹半天原来是RK900的?

……以前在耶利哥的时候怎么就没发现RK900喜欢小黄鸭?

“是的,我看到你在家里放了整整一筐。”褐发的仿生人眨了眨蜜糖色的眼睛,“你真的很喜欢小黄鸭?”

“小黄鸭很可爱。”RK900一本正经地说道,“捏一下还会响。”

“……是很可爱。”接收到了照片的康纳感觉自己还是没理解RK900的思路,“所以你把它带进了更衣室?”

“是的,因为它很可爱。”军用型仿生人点了点头,“我还会把它带到任务行动中……直到艾伦队长后来明令禁止了这件事。”

[软体不稳定↑]

“可是小黄鸭碰一下就会响啊。”康纳敏锐地意识到了问题,“你把小黄鸭带到行动当中。”他略带试探地开口,“……那你平时?”

“偶尔训练的时候也会带着。”银眼睛的仿生人声音略沉下了些许,“我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甚至有人认为我和小黄鸭有什么‘特别的关系’。”RK900说着,略微偏头,“但是我只是觉得它可爱而已,艾伦队长为此找我谈过很多次,最后好像是忍无可忍,直接禁止在公共场所看到小黄鸭的存在,甚至还用职权禁止我在轮休的时候留在宿舍。”

“……原来是这样。”康纳有些了然地点了点头,“顺带也介绍一下你那些可爱的队友吧。”仿生人警探的嘴角再度绽放了微笑,他的周身就差没有飘起黑百合来,“我很好奇平时你都是怎么相处的。”

——于是第二天早上,当值夜班巡逻的仿生人回到家里,拿起自己用来看影视剧和刷论坛的平板时,意外发现了同型机曾经登陆访问过的记录。仍穿着警员制服的警探型仿生人有些纳闷地坐在沙发上,戳开了几乎从没使用过的文档软件。

「……康纳。」60忍不住给导入文件的那个仿生人发送了一条私讯,「你动过我平板了?」

「噢。」康纳的语气听上去很淡然,「不好意思,之前用你平板做表格——因为那样看上去更直观。」

「啊?」满脸疑惑的警探型仿生人坐到了沙发上,趁着家里没人,把脚丫子直接翘上了茶几,「你这是碰上了什么事居然要把表格做到平板里而不是直接在脑子里列个表……等等这个文件为什么这么大,居然有15个G不止???噢。」仿生人忽然皱起脸,「你还删了我7部电影。」

「那7部电影你不是早看过了吗。」康纳回应道,「而且我顺带看了一下你下载的其他东西——我无意窥探你的隐私,但是我当时真的需要空出你平板的部分空间,方便我导入数据。」仿生人警探说着,面对着面前的电脑屏,表情变得有些复杂,「不过我有一句说一句,你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管不着我。」60哼了一声,「我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反正大不了我不用平板看。」

「……这块平板不是因为你听汉克说‘如果想学着更像是人类的话,起码先学会用电子屏看东西而不是用脑袋联网’才买的吗。」康纳在私讯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如果你仍旧直接联网看影视作品,那你这个平板买了意义何在?要知道现在全家最会花钱的人就是你了。」仿生人忍不住抬起手指敲击起手底下的桌子来,「上星期你又买了多少游戏?」

「啧,要你管。」

这让康纳再次有些心累地叹了口气。

60这家伙似乎对人类的电子娱乐类项目特别感兴趣,自从老警督允许他在电视机上接游戏机玩儿之后,这个先前一直坚称自己一点都不异常的仿生人立刻就下单买了游戏机和好几个热门游戏,并将大部分的空余时间都花在了打游戏上——要么就是抱着平板和相扑蹲在沙发一角,在那儿看影视作品。

如果不是看他在遛相扑还有工作的时候积极性仍旧挺高,康纳真担心自己的同型机会就此变成一个游戏宅。

不过也是托了游戏的福,60的情绪看上去比一个月前稳定了许多,也不总再摆出一副机械的死板样,同汉克的关系也有不小的改善。仿生人警探有些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最后还是决定不就游戏的事情对同型机作任何说教。

「你问我往你平板里导的那个文件。」RK800-51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枚一美分的硬币,有一下没一下地抛接起来,不熟悉的重量让他忍不住想念起当初被汉克在Stratford Tower没收的那枚1994年的25美分硬币,「那个文件里是个名单列表,是欺负过RK900的SWAT成员名单以及他们的资料。」

诶,那枚硬币还在吗?

康纳的目光悄悄扫向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老警督的桌子,在引起坐在对面的人的注意前,又将目光收回了面前的显示屏上。

……不管怎么算,它被老警督拿去买快餐或者是喝酒时候当零钱花掉的可能性都相当高……而且汉克会记得这件事吗?毕竟对人类来说,那只是微不足道的25美分……

仿生人警探额角的led指示灯不免闪了一下红光。

「…………哈?」远在家中的60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欺负RK900?」他的声音听上去就仿佛是听到了年度笑话一样,变得有点滑稽,「SWAT?」他的声音里满是不可至置信,「你说的是哪个RK900?」他问道,「是我们的那个RK900-87吗?」

「对,没错。」远在DPD写案情报告的仿生人警探淡定地回应道,「如果你想看的话可以看,要拷贝走也没关系。」

「有意思。」60挑了下眉,「我来看看是谁这么皮不要命。」坐在沙发上的仿生人将手里的平板先放到了腿上,搓了搓手,随后再将平板拿起,「哇塞,这个表还真不短。」他一边下拉着名单列表,一边浏览着旁边的标注,「……这群人是怎么回事?」仿生人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困惑起来,「‘把尖叫鸡放进RK900的被窝’……这都是什么玩意儿???」他一脸莫名其妙地继续下拉着列表,「……康纳,这到底是什么?」

「欺负RK900的人的名单列表呀。」

「你这语气可真恶心……」仰倒在沙发背上的仿生人扯了扯嘴角,「这群人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什么?」60的语气听上去有些纳闷,「和一个不苟言笑的军用型仿生人——一个战争兵器,开各种各样的玩笑?他们就不怕他脾气不好吗。」

「但显然现在他们大概觉得RK900的脾气好过头了。」

「……那你想做什么?」仍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啧了两声,仍旧下滑着那个名单,「你这都快把整个SWAT做成表了。」

「这有什么。」康纳的声音听上去就和往日一般温和,且还带上了点笑意,「我一个可以打十个。」

「……虽然他们都是人类,但是好歹好说还是特警。」60将平板上的界面重新调回主菜单,活动了一下脖颈又摸了摸相扑凑过来的脑袋,「而且,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营地里。」

「没关系啊。」康纳的回复仍旧风轻云淡,「只要杀掉所有人,就没有人会知道我潜入了。

「……康纳,你应该自检一下了。」60抚摸圣伯纳犬的动作一顿,额角的光圈转过一圈红色,「清醒点儿,你虽然是康纳,但是你不是那个康纳。」

「那我要怎么办?像是小学生的家长一样看到家里孩子被欺负了跑学校教导主任那儿投诉吗?」

「……我觉得你大概故障了。」60迟疑了一秒,随后起身,「你待在DPD别动,我一会儿带你进维护室检查一下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值过大导致软体出问题了。」仿生人的语气听上去竟略微有点崩溃,「要知道,就算你真的想做些什么也不应该在平板这种地方留下痕迹——你这简直是要丢我们RK800集体的脸,警探型仿生人犯罪不说还留下犯罪计划书?虽然只是一个名单……?但你在开玩笑吗?稍微有点脑子的人类都不会这么干。」

「我还真的是在开玩笑,没想到你还真把这当真了。」康纳有些无奈,「我当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也知道这是现实不是游戏,60。」倍感心累的仿生人警探回应道,「但是不能对他们做什么并不妨碍我把他们做成表。」

「噢。」60咋舌,却是又坐回了沙发里,「你这属性。」他沉吟了一会儿,垂下了眼,「让我想起了Amanda。」穿着警服的仿生人顿了顿,「……我有点想那个花园了。」

「……诶。」康纳一怔,看着在指尖跃动的一美分重新滑回掌心,「你这样一说。」他握紧了那枚硬币并垂下了眼,「我也有点想她了。」他的语气略沉重了些,「而且我也挺喜欢那个花园的。」

那你后悔吗?康纳?」60问道,「人类也不过是社会这个大机器里的齿轮。」仿生人在私讯中说道,「仿生人所追寻的自由真的有意义吗?

我相信是有意义的。」康纳答道,「并且我并不后悔——对于当初我选择了自由这件事。」他说道,「虽然我也想念Amanda,我也喜欢那个花园,但是。」褐发褐眼的仿生人警探默默地将手中的硬币放回了口袋,「为了我们同胞的自由,它们不能继续存在。」仿生人再度发出叹息,「而且服从命令的最终结果你也已经看到了,如果我们当真服从了一切命令,阻止了马库斯和耶利哥,那在这之后我们就会迅速被RK900系列取代。」

……但也许,作为一个完全服从的机器并不进行任何思考,对我们来说会更好呢?我们并不一定非要醒来。

「我想现今的你应该不会否认生命的美好,60——告诉我,活着的感觉怎么样?」

……也许你是对的,康纳。」与他完全一致的声音从电波的另外一头传来,听上去有些闷闷的,「但是。」那声音又带上了点微不可闻的倔强,「谁知道呢?

「是啊。」虽说对方仍旧对自己的话表现出了些许抗拒,但康纳却忍不住发出了轻笑,「谁知道呢?」他轻声说道,「人生中充满了变数。

「噢。」这下60的语气里确确实实地是带上了些厌烦,「你我都讨厌事情不在掌控之中,不要想否认这点,康纳,我了解你。」

「但偶尔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惊喜也不错,我想你也不会否认这点——说吧,前几天你打怪物猎人的时候汉克突然和你搭话你开心不开心?」

「干你的活儿去。」60并未正面回答康纳的话,「警局今天这么闲的吗,康纳警探?」仍穿着警员制服的仿生人哼了一声,「快办你的案去吧,我要玩游戏去了。」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107)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