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anocitta

关注前请阅读置顶。

【DBH】[RK³]-Season- Chapter.12

章节目录页→戳我!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慢热(?),应该会以日更的方式发完!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欢迎大家戳红心蓝手还有留言!!!


----------


-Season-


Chapter.12


“人类总有各种办法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大鹏展翅。面对明知必败的结局,他们也并不会轻易放弃希望,而是会迎难而上,面对疾风。”

“我想这话并不适合用来形容只是为了喝酒而想尽法子趁我们不注意就翻窗溜走的人。”

“别当我不知道你是故意放他跑的。”康纳有些无奈地看向仍捧着游戏手柄把目光放在电视屏上的同型号仿生人,“而且你总在RK900回来的时候悄悄往汉克房间里塞黑羊威士忌。”

“噢。”穿着休闲服的仿生人闻言,面色微变,暂停了游戏看向了身旁站着的同型机,“我可没在家里发现摄像头。”60眉头微蹙,似是有些不悦,“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放的,而不是汉克找到了我们藏他酒的地方?或者是他自己偷偷出去买的呢?”

“RK900不会做我没有指示过又或者是禁止的事情。”康纳敲了一下60的脑袋,“而且你做的太明显了,有时候我想装作没看见都难。”

“这不合理。”60皱起脸,“我哪里做的明显了?”

明显到说不定人类都能发觉呢。”康纳在60的身边坐下,顺手从对方手里捞过了手柄,“没发现就说明你确实在变得更像人类。”他将游戏取消了暂停,“你放的人你自己去接。”

“你明明知道他不待见我。”穿着纯色休闲服的仿生人发出了略带懊恼的声音,随后起身回到了车库房间开始翻起衣柜来,“我真是烦透了穿你那些奇怪的衣服。”

“……烦透了?”

康纳敏锐地注意到了对方的用词。

“……我的意思是指。”房间里传来的回应有一瞬可疑的停顿,“你穿的这些衣服根本不合我们的身份——这不体面。”60说道,“我们可不是到外面处走的那种普通量产机。”

那你刚才身上穿着的休闲服是什么。康纳额角的光圈闪动了一下,却没直接把想的话说出口。“那你完全可以不穿我的衣服——你甚至没有必要装作是我。”康纳一边接替60将未完成的章节打完一边说道,“汉克不会介意的。”

“You don't know that.”60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表情冷漠,“你不会知道他介意与否,因为你不是我。”

“或许吧。”康纳有些随意地答道,“但他最近和你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而且他不是不知道你接过他的事情。仿生人警探心想。不过这可不能让60知道。

“……也许吧。”60的语气听上去有些不确定,“我出门了,希望他今天喝的够多。”

屋门门锁落下的声音在仿生人的耳中清晰可闻。正好走到保存点的康纳点开了菜单并将游戏进度保存,随后放下了手柄,扭头又看向门口的方向。

喝的够多好认不出你和我的区别吗。

褐发的仿生人半垂下眼睑。电视屏幕散发的冷色光打在他的脸上,洒下一片阴影,同另一边打来的暖色灯光形成了强烈的对比,衬的仿生人神色怅惘。

我倒是希望汉克能喝的少些。

康纳心想。

这不仅仅是为了汉克的健康——你不应该扮作是我的样子,你也没有必要装作是我,你和我是不同的个体,而且你也清楚着这一点。

仿生人在心底发出叹息。

……也许60还是需要时间。

他回想起了刚修好60的那一阵。

那时候的60虽然面上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但是额角的Led光圈却完全出卖了他真实的心理状况。连接不上模控生命网络和禅意花园还有在联网过程中被校准的时钟显然让被一枪崩过脑门的警探型仿生人略有些不安,而这份不安在康纳进入组装维护室时直接转化为了尖锐的敌意。

当时的60完全不相信康纳的任何说辞,直到康纳最后无奈地让他自己查询并浏览所有网上的信息——这让还在组装台上挂着的警探型仿生人愣生生地止住了声,然后额角的光圈一度流转着刺目的红光,压力值大到濒临自毁。

这在当时让康纳一度不敢出声。他宁可将话题的主动权交到对方的手里,也不敢轻易地自启一个话题,生怕真的让对方的压力值到达百分百。

由于当时模控生命位于贝尔岛的大楼已经被耶利哥正式作为总部,而耶利哥又总是无条件为自己的同胞们敞开大门,于是被康纳修好的警探型仿生人就被留了下来——鉴于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模控生命并被人类接纳。当康纳向着同型机提出这个提议时,额角光圈已经恢复到了黄色状态的60又一次地红了圈,用了好几秒才重新加载回黄色,然后半垂下了眼睑,以沉默作为回应。

康纳原以为这是拒绝,曾一度对此感到失落;马库斯对此倒是表现出相反态度,觉得对方如果有自己的想法是好事——不过在被彻底修好且被放下组装台后,穿回了制服的60并没有离开耶利哥。

刚开始相处的那两周,60总是在他们的房间里沉默地待机。模控生命位于贝尔岛的大楼原本只是负责货物中转,存储以及进行原型机测试。而且模控生命在仿生人革命成功后紧急清空了大楼内数据库里的仿生人核心制作工艺信息,这才没出现“仿生人制造仿生人”的状况。康纳的房间原本是一个主管办公室,有着舒适的皮质沙发和桌椅,但是60却从不坐着待机,而是就在一旁的落地窗前面站着。

但是两周后,面对行为一直在挑战自己底线的康纳,仍穿着模控生命制服的仿生人似乎是再也忍不住了。在言语劝阻无效后,身上都落了一层薄薄灰尘的60额角光圈闪动着红光,对准穿着印有“I don't give a flux”字样的T-shirt就准备去面见人类方派来的谈判人员的康纳的脸直接揍了上去——揍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并不会让他产生任何心理障碍。

然后耶利哥高层们的生活就变得开始有些鸡飞狗跳起来——60尖酸刻薄的说话方式总是能毁掉大部分人的好心情,但由于这个仿生人是康纳亲自修好并且留在耶利哥的,而且也没几个仿生人能说过RK800型内置的谈判模组,所以那些不知道怎么就不幸惹到了60的普通仿生人只能发信息找马库斯,赛门,乔许还有诺斯来投诉。三个男性造型的仿生人都毫不犹豫地选择将这个状况直接反映给康纳,让康纳自己去处理;不过女性造型的仿生人明显对此有不同的想法,她会选择当面去找惹出一系列事情的罪魁祸首谈。

这样的结果往往是马库斯赛门乔许在旁边看着诺斯和60吵架,并且各种劝阻无效,只能等康纳来救场。

60虽然可能面上不会表露出来,但是实际上他向来敏感,对周围人的看法会非常在意,并始终保持着RK800系列这一现今也还算的上是模控生命所研发的先进机型的骄傲——在耶利哥时,康纳就把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仿生人警探为对方总是会动不动就自己飙升的压力值苦恼了很久,最终在仿生人工作法案敲定后选择将对方一并带到DPD就职。

人类有一句话说的好,毛病都是给人闲出来的,多给对方点事情做应该就好了。

现在看来,这个主意并不坏。康纳心想。而且60同自己一样将汉克视为引路人,并且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也逐渐开始改善,看来事情确实都和计划的一样,正在往好的地方发展——虽然60的心结似乎仍未完全解开,但现下看来,应该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对一切保持乐观态度的仿生人关掉了游戏和电视机,回到了车库房间里。他打开灯,从写字台旁的箱子里拿出了一本陈旧泛黄的纸质书籍,并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并动作温和地打开了这本在阴暗角落里待了许久,却幸运地没有染上霉斑的书本。

仿生人坐到了床上,静静地阅读着书籍,并等待他的同型机带着醉酒的老警督回家。

一切都会好的。

他想。

——但一个小时后,康纳就开始质疑起了自己先前的决定。

听觉组件敏锐地捕捉到了车辆发动机的声响从远处逐渐靠近,在房前停下并熄火。屋子的前门打开,醉酒的老警督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声。康纳能够听到60将老警督安置进卧室后走出房间门并动作轻柔地将木板门合上的声音,却迟迟没听见之后应有的轻微脚步声和电视机开启的声响,只有相扑走过走廊发出的轻响与似乎是略带着点疑惑的呜咽。察觉到状况不对的康纳合上了手中的书本,将早就卸下放在一旁的配枪悄悄从枪套里拔出来藏到身后,随即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门。

厨房和客厅都没有人。他小心翼翼地从墙壁后探出头去观察走廊的状况,只看见60正站在屋子正门口,背对着汉克已合上的卧室门。穿着自己衣服的同型机略垂着头,由上而下洒落的走廊灯光在对方的面上投下阴影,使得仿生人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不真切,却完全不妨碍康纳看到对方额角那猩红的指示灯与正顺着他面部轮廓滑落的晶莹水珠。圣伯纳犬正在站在门口的仿生人脚边转悠着,时不时抬起爪子扒拉一下对方的腿,又低头嗅嗅地上的水迹。

“……60?”检测到对方压力值处于一个非常微妙的数值,康纳试探着开口了,“发生了什么?”仿生人警探略微眯起眼睛,小心且缓慢地挪动着步子,向对方靠近,“Is everything alright?”

站在门口的RK800像是这才意识到附近有人。康纳的突然出声似乎是惊吓到了60,穿着同型机印字T的仿生人突然全身一颤,随后略微偏头:“是的。”他说道,额角的红圈开始一闪一闪,“汉克很好,刚才我已经让他在床上躺下,也给他盖好被子了。”

60虽然是向着康纳的方向略微偏了下头,但是视线却并未落到仿生人警探的身上,而是对着墙壁,聚焦在虚空的某一点。猩红色的指示灯光在走廊灯充足的光照下仍旧格外刺目,而从仿生人眼眶中溢出的透明液体正顺着面颊滑落,啪嗒啪嗒地掉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响声。

康纳额角的光圈闪了一下红光,继而开始转起黄圈。

RA9在上。

这个状况让向来冷静的仿生人警探不免感到惊愕和不知所措。

仿生人是有仿生眼泪的,虽然康纳不知道为什么人类在设计仿生人时给了他们这样的功能,但他知道根据数据统计,现在的自由仿生人在感到悲伤或者痛苦,又或者是极大的内部压力时,是会流出仿生眼泪通过这一进程来减缓其他数据运算,并尽可能地适当减轻因为脉搏调节器运转速度过高而产生的内部压力的。通常情况下,WR型和HR型的仿生人可以自主控制这一功能,因为他们型号的特殊性——但这一功能在他们打破红墙后就失效了,所以现在的WR和HR型仿生人在流泪功能方面同其他仿生人并无差别。

虽说RK800型在被设计时因为考虑到可能会在任务中面临各种极端情况也被添加了可以自由管控仿生泪腺的功能,但是通过压力值判断,目前60显然并没有刻意管控这个功能。

“我没有在问汉克。”康纳走近了对方,“发生了什么?60?”他略带试探地向着对方伸出了手,“你还好吗?你看上去……”他仔细斟酌了一下用词,“你看上去很糟糕。”

“我很好?”60回答道,但是他仍旧没有看向康纳,“我很好。”他颤动着嘴唇重复了一遍,似乎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声音也略微带着些颤抖,“我没事。”仿生人眨了一下眼睛,终于将视线落到康纳身上,“我只是……”他张了张口,“……他知道是我。”

他说出了一句和前一句完全接不上的话。晶莹的液体再度从眼眶中溢出,顺着仿生皮肤滑至下巴,擦过他胸口的布料后落到地上,落在先前滴落的那些液体旁边。“他知道是我。”他又颤着声音重复了一遍,额角的光圈仍闪烁着猩红刺目的光,“他早就知道是我。”

“……他早就知道是你?”康纳并不能理解60这句话想要表达的含义,于是又靠近了对方一步,“他知道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60并没有回应他的话,反而是困惑地看向了康纳,“这完全没有道理,他讨厌我,我们都知道的。”

“60,Connor.”康纳轻唤那个他们共用的名字,“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他小心地执起对方的一只手,“是汉克说了什么吗?”

流着泪的仿生人并没有回答,只是垂下眼别开了脸,然后小幅度地摇了摇头。康纳将这个拒绝沟通的态度看在眼里,悄悄褪下了手上的皮肤层——但正当他打算进行数据连接时,60猛地抽回了手并又惊又怒地抬头看向了他,那随时可能发动自卫反击的架势让人看着觉着他像是头受伤的狼。

这让康纳只得举着双手往后退了两步。“我必须要知道发生了什么才能帮你。”仿生人警探仔细地观察着同型机脸上的表情,语气温和沉稳,“Talk, or show me.”

说着,他缓缓将手放下,并向着60的方向慢慢递出了自己的右手。

60的眉头深深皱起,目光在康纳的手上转了一圈,带着满满的不信任。站在大门前的警探型仿生人额角的光圈仍旧散发着令人不安的红光,管控仿生眼泪的生物组件又或者是控制软体疑似出现了严重错误,那些透明的液体仍不断从他的眼眶里溢出。

随后他动了。

站在门前的RK800向着康纳的方向快步走来,抬起左手用力拍开了对方伸向自己的右手,并且揪住了面前仿生人警探的衣领。“我不需要你的帮忙。”60恶狠狠地盯着康纳,面上的表情略显凶狠,“我才不需要你帮忙。”他说道,“我不需要……”说着,他又垂下了头,脸上的表情再度变得有些落寞,“我只是……”

“只是什么?”

康纳的手有些犹豫地悬在半空——他想要抱抱60以表示安慰,却又怕这样的行为会起到反效果。他看着面前的仿生人一边哭着一边深深低下了头,原本挺得笔直的脊背也佝偻起来,变得弯曲,甚至抓着他衣领的手都因为不明原因正在颤抖。

“我只是——”60摇摇头,“我不明白,为什么——”

抓着康纳衣领的仿生人口中吐出的字词根本无法连接成句,甚至最后还带上了明显不自然的电子音。康纳的视线扫过60突然停止颤抖的手,随后少许歪了歪头,悄悄打量起对方的侧脸:“60?”

他轻唤了一声。

随后仿生人警探便看到,对方现在脸上的表情就和动作一样,凝固在了原地;透明的液体仍不断从仿生人的眼眶里涌出,因对方低头的动作顺着鼻尖滴落,发出轻微的水滴声响。

啊。

宕机了。

康纳看着对方已经彻底稳定流转着红光并不再闪动的led指示灯,如是想道。

……等一下。康纳抬手轻轻拍了拍面前仿生人的肩膀。宕机了……???

在认识到状况已经不是“似乎有哪里不对”而是“非常不对”的仿生人警探有些慌神。宕机了?一台RK800居然宕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因为汉克和60说了什么让他压力过大导致宕机?但是这不对啊?之前60压力值飙升到近百分之98的时候也没宕过机,现在压力值怎么在刚过百分之75的时候就宕机了?

康纳一边轻唤着对方的编号和他们共有的那个名字,一边轻轻拍了拍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甚至还直接大力抽了一耳光——可那一耳光除开暂时抽褪了60脸上的皮肤层并让他的手部组件因为用力过大差点故障之外并没有任何用处,没能将处在宕机状态的安卓给抽正常。

虽然拜60所赐康纳知道了自己哭起来大概看上去是个啥样,但他本身对知道这个其实并没什么兴趣,而且重点是——

——到底是为什么?60到底为什么哭?还哭到宕机?!

仿生人警探一边掰着同型机仍牢牢抓住自己衣领的手,一边有些凌乱地想。

要知道这个家伙可是在看到其他同型机被拆的时候都没流一滴眼泪,也没有将他的害怕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就算是刚被自己修好那会儿压力值很大的情况下也仍旧保持着一副镇定又或者是躁怒的样子——怎么今天直接就哭了???

费了一番功夫将自己的衣服从对方手中拯救出来的康纳看着60径直朝着地面倒去,急忙伸手捞了一把。“没法沟通”这个认知让自诩谈判专家的康纳感到非常烦恼,他甚至都不能读取60的记忆——一个是因为对方现在处于宕机状态,而且状态明显很不妙,贸然链接未必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资料,反而还可能导致自己一并宕机;第二点则是先前他已经试过与60进行数据链接了,可对方对此表现出了排斥态度,明显不想让他知道发生事情的明细。虽说现在进行骇入的话60也未必见得有办法反抗,但是他知道这个与自己同型号的仿生人百分百会秋后算账。

……不管怎么样,先让他清缓存再说。

康纳按着那个红色的Led灯让60强制进入休眠状态,让其系统预设的休眠时自动清理缓存的进程得以开始运行。他将彻底瘫软下来的同型机扛了起来,带回房间放到了床上,并拿来纸巾,擦干了对方脸上未干的水迹。

略有些犯愁的仿生人警探在躺着的60身边坐下,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拿起了一旁的书本,继续阅读。大型犬晃悠着尾巴走进仿生人的房间,看了看康纳后朝着60的方向轻吠了一声,在发觉对方并没有回应时有些困惑地歪了歪头,随后跳上了床铺,在躺着的仿生人身边盘躺下,尾巴轻轻搭在仿生人的腹部,有一下没一下地清扫着。

康纳轻轻摸了摸圣伯纳犬的脑袋。相扑从喉咙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哈欠,直接在床铺上睡着了。

虽说床的面积大到完全可以容纳两个成年人体型的仿生人和一只体型庞大的大型犬,但是康纳今晚并没有进行休眠——他翻看着书页,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在系统时间提示“06:35A.M.”时,捧着书的仿生人揭过手中书的最后一页,在看完了最后一行字后动作轻柔地将其合上放好,随后起身走向了厨房。简单地清洗完蔬菜叶并切好装盘放于餐桌上后,他走向了汉克的房间。

于是,即便仍处于宿醉的头疼中,老警督也不得不在闹铃响起后起床——人类摇摇晃晃地去洗手间洗漱,随后走到了客厅内。直觉好像少了些什么,汉克皱着眉环视了一周,这才发现自己没看到自家大型犬和应该应该躺在沙发上待机的仿生人。

“那小子人呢?”中年男人打了个哈欠,“一大清早就带着出门了?”人类的语气听上去有些纳闷,在看到餐桌上的那盆蔬菜后认命般地叹了口气,随后在座位前坐下,“居然不等我们?”

“60和相扑在房间里。”康纳偏头示意了一下车库的方向,“他在房间里休眠,相扑在他旁边。”

“……稀奇了。”汉克一脸见了鬼的表情,随后拿起叉子拨弄起碗里的蔬菜来,“居然会睡床铺了?还学会赖床了?”

康纳没说话。

仿生人走到汉克身旁坐下,额角的Led指示灯闪的飞快。他扭头看了眼房间门口,又转头看向中年警督,仔细地观察着对方面上的神情。

犹豫了片刻后,他终于开口了。

“……他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宕机了,我让他强制进入了休眠状态,以便启动内置的预设模组开始梳理导致他过载的数据。”褐发褐眼的仿生人略微眯眼,表情似是有些不解,“在他宕机之前他似乎……”康纳转了转眼睛,似乎是在寻找合适的措辞,“情绪非常不稳定。”他说道,“说出来的话难以通过字面意思理解,疑似软体故障——您还记得您昨晚在醉酒后有同他对话过吗?”

“呃——”老警督闻言抬起了头,抬手揉了揉额角,“好像有?”

“您还记得您大概说了些什么吗?”

“噢……”人类低下头捏了捏鼻梁骨,“我好像骂了他一两句混小子?”汉克的表情变得有些纳闷,“他就为了这件事宕机?认真的?2038的新科技?”

“……他在宕机前说了‘他早就知道是我’。”康纳的语气略带迟疑,“……您对这句话有什么想法吗?”

“这句?”汉克挑了下眉毛,“噢,我分辨的出你们两个,这没这么难。”说着,他耸了下肩,“不要怀疑我长期从事警察这门职业所锻炼出的敏锐目光——就算是你们两个共享记忆,是同一个机型,你们在做事上总是会透出不同的风格和小习惯。”说着,人类往嘴里塞了一叉子绿叶,“我记得——”他一边嚼着菜叶一边有些含混不清地说道,“我记得我就是让他下次来接的时候别再装是你而已,没有必要。”

“只是这些?”

“剩下的我也记不得了——嘿,就算我是警察,你也不能指望一个醉酒的警察记忆力能有多好好吗,更别提我上年纪了。”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有些不满地抱怨道,但是表情看上去却有点心虚,“所以?”他问道,“现在怎么办?你说那个小混球宕机了?我们是应该送他去维修店还是?”

“……我不知道他现在的系统进程状态具体如何,不过看目前情况,可能——”

车库房间里突然传出淅淅索索的声响,还有大型犬从喉咙里发出的轻轻呼噜声。康纳朝着房间门口望去,声学组件敏锐地捕捉到了大狗吐舌头卖乖蹭人的动静和从房间内传出的几乎微不可闻的一声轻笑,随后则是犬类爪子的落地声和仿生人翻身下床的动静。

“60?”康纳迅速起身,“你醒了?”

“嗯。”仍穿着康纳衣服的仿生人跟着圣伯纳犬从房间内走出,在抬眼看到老警督的时候微微一愣,“早上好,副队长。”他对着人类略微点头示意问好,随后转头看向了康纳,“我做过系统自检了,一切正常。”

“但是你昨晚的状态看上去并不好。”

“……是情感模块过度活跃的关系,软体故障。”60走到厨房的柜子旁拿起狗粮袋,给相扑的食盆添上适当的狗粮,并在一旁的水盆里添上水,“在休眠过程中系统已经自修复了。”他说着,单膝跪地摸了摸将脑袋几乎埋进食盆里的大型犬的脊背,“目前已经一切正常,可以照常去局里工作。”

“你确定吗?或许……”

“我很确定。”60起身对着康纳点了点头,将装着狗粮的袋子重新有封口夹夹好放回原位,随后走向了车库房间,“昨天只是——有点信息过载。”

你那可不是“有点”信息过载。康纳想着,却没把话说出口。从刚才对方出房间起他就一直在观察同型机的状态,但今天的60好像稍微有点不一样?仿生人警探额角的Led灯闪烁了一下。60在汉克面前的表现仍和往日一样,言行之间总透着种机械特有的僵硬感,但是今天好像不太一样,更多的是……

……不知所措?

这到底……

“嘿,60。”眼看着仿生人即将回到房间里,屋子里唯一的人类突然开口,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沉默,“那什么……”老警督在出声叫住人时并没看向仿生人的方向,而是盯着桌面上未擦干净的一处污渍,“……就是。”汉克深呼吸了一口气,挠了挠下巴后抬眼看向了站在车库门口的仿生人,“昨天我喝的太多,可能说的——啧。”人类啧了一声又别开脸,面上的表情说不清到底是不耐烦还是尴尬,“总之——”

“您不必向我道歉。”被叫住的仿生人看着人类的样子一开始有些讶然,但是很快便出声打断了对方的话,“您并没有说什么很过分的话,副队长。”他轻轻摇了摇头,“您——”

“Well, listen.”人类扔下叉子摆了下手,他的眉头紧皱,看上去有些烦躁,“我不记得我昨天晚上具体都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知道人可以变得多混蛋——尤其是醉酒的人,而且我平时说话就不太好听。”老警督说着,又啧了一声,“而且显而易见,昨晚我们的谈话造成了你的宕机——我是说——”他顿了顿,面露些许挣扎,“我知道这时候轻飘飘一句‘我不是故意的’并没有什么用,但是——”

“就如我说的一样,汉克。”站在房间门口的安卓再度打断了人类的话,他轻叹了一声,再次摇头,“您不必向我道歉。”说着,他略微偏过头,“而且或许——”仿生人半垂下眼睑,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片刻后才再次抬眼看向头发灰白的蓝眼睛中年人,并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有些歪斜的笑来,“……谢谢。”他以人类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轻声说道。

然后他就迅速转身进了房间,那速度就像是在逃避着什么一样。

这状况让汉克不禁咋舌,但有些茫然的人类也没再说些什么,只是抬眼看了一眼康纳,随后低下头有些纳闷地拿起叉子,又开始拨弄起面前的那盆沙拉来。而此刻,站在老警督身旁的仿生人警探看看传来动静的房间,又低头看看身边的人类,面上的表情不仅仅是茫然,还带着些许震惊。

RA9在上,60居然学会不用社交模组的笑了……而且还是对着汉克笑?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康纳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尝试搞清楚那个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可惜两个当事人一个喝高了记不清,另一个则总是闭口不谈,让仿生人警探多少有些郁闷。

这种状况不在掌控中的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康纳心想。


-TBC-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还记得,我在第五章的文末TBC之后,说了我和搭档Null太太吐槽“我直到要发文了才想起来好像有个词可能会被屏蔽”这件事嘛,然后Null太太当时截了我发给她的存稿里的一段话给我。

这段话就是:

【“人类总有各种办法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大鹏展翅。面对明知必败的结局,他们也并不会轻易放弃希望,而是会迎难而上,面对疾风。”】

↑对的,就是这章首段第一句和第二句话。

其实后来讨论了一下,发现这段话其实同时适用于我们俩……

      她把这段话截图当表情包了哈哈哈哈哈  

有什么想法来评论区找我玩!……虽然我不一定能及时回……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83)
©Cyanocitta | Powered by LOFTER